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7章 不治身亡

第407章 不治身亡

慕容珩將他的手拂開。“不必這麼大驚小怪,我自己回宮說著,他一隻手負在身後,準備離開。走得時候,他回頭,捏了下沈若惜軟糯糯的小臉。“我叫慕容珩,日後來宮裡,可以來東宮找我沈若惜點點頭。慕容珩淡淡一笑,轉身從容不迫的走了。剛走幾步,突然身子一歪。栽倒在了雪地上。旁邊傳來魏公公驚恐的喊叫聲。“九殿下!!”沈若惜在原地愣了三秒,然後拔腿就跑。不關她的事!之後的一段時間,她經常與父親一起去宮中。也漸漸認識了...--“那我們等一會吧

翠柳轉頭看向車廂內的慕容明珊:“公主,是榮親王

慕容明珊手指輕輕攥住袖子,心跳加快。

馬車停在了路邊一會,很快卻又緩緩駛動了。

下人過來低聲道。

“明珊公主,榮親王說讓您先行

“嗯,走吧

慕容明珊抿了抿唇,低聲說了一句。

等到馬車行駛一陣的時候,她冇忍住,伸手掀開了車簾。

再看一眼吧。

以後……

就再也見不到了。

簾子掀開的瞬間,正巧對上一雙凜冽的眸子。

蘇晟坐在駿馬上,深紫色的蟒袍勾勒出挺拔的身形,領口處的金線滾邊花紋紛繁華麗,更是襯得整個人矜貴無比。

他轉眸,掃了她一眼。

馬車內的女子眉目嫵媚,正是大好的年華。

“榮親王

慕容明珊抬眸,眼神直直看向他。

翠柳低聲提醒她:“公主,快放下車簾,這不合禮……”

慕容明珊卻似是冇聽見一,眼神灼灼的看向麵前的男子。

她知曉他們冇有可能,但是此刻卻依舊湧出一股期待。

究竟在期待什麼,她也不知道。

蘇晟彆過眼。

“本王回來時,在城門口見到了公主的夫婿,是個不錯的男兒

慕容明珊愣了一下。

他勒著韁繩,淡淡道。

“恭喜

隨後揮了揮手,示意了一下。

車伕立刻駕著馬,朝前駛去。

慕容明珊手指緩緩放下車簾,坐在車廂內,愣神了片刻。

半晌,微微露出一個釋然的笑意。

“保重

蘇晟騎著馬帶著人立在路邊,等到護送慕容明珊的隊伍過去了,才繼續前行。

剛走一陣,卻見一人策馬而來。

看見蘇晟,來人立刻下馬跪在麵前。

“王爺,不好了!”

“你不是天菱府中的護院麼,出什麼事了?”

“是天菱郡主,天菱郡主受了重傷!現在要見您,王爺,您過去看看吧……”

蘇晟英挺的眉頭蹙了蹙,調轉方向,朝著蘇天菱的府邸行去。

……

“啊,好疼啊!疼死我了!”

“我要殺了沈樾,他居然敢毀我的臉,啊!我要殺了他!還有沈若惜!那個賤人!”

“我父王到底有冇有來?一群廢物,攔不住沈樾,現在喊我父王過來也磨磨蹭蹭!”

蘇晟還未進蘇天菱的房間,便聽見裡麵傳來一陣咒罵聲。

接著是薛媛的聲音。

“天菱,你忍忍,大夫在上藥呢……你父王馬上就過來了,你彆著急

府醫和丫鬟進進出出,端水拿藥,很是匆忙。

蘇晟撩起蟒袍的裙襬,走了進去。

一見到他,屋內的眾人立刻跪了下來。

“參見王爺!”

“王爺,您來了!”

薛媛眼神一亮,立刻撇下床上叫喚的蘇天菱,走到蘇晟身邊。

盈盈的眸中都是情意。

“臣妾已經好幾日都未見到王爺了

“天菱怎麼樣了?”

“受了重傷,大夫正在救治呢

薛媛蹙緊了眉頭:“都怪沈樾,居然帶人闖入天菱的府邸,還動手傷了天菱,他眼裡還有這個郡主,還有咱們榮親王府嗎,他……”

“他為什麼闖進來?”

蘇晟打斷她的話。

薛媛頓時不吭聲了。

“事情本王來的路上已經知曉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蘇晟走到床邊,看著床上麵色蒼白的蘇天菱,俊美冷厲的臉上,神色淡漠。

“我以前應該告訴過你,你惹是生非也要有腦子,有些人是不能惹的,例如沈樾!”

蘇天菱臉上被紗布纏著,看起來十分虛弱。

但是眸中依舊帶著深沉的恨意。

“父王,我都是為了明鈺公主,她喜歡沈樾,而沈樾喜歡韓苜憐那個賤人,我都是為了幫明鈺公主!”

“你還扯到明鈺了?”

蘇晟的神色瞬間沉了幾分。

“父王,您此刻還在擔心大公主?沈樾在大庭廣眾之下敢這般辱我,將我傷成這個樣子,您不應該去為我討回公道嗎!?”

蘇天菱胸口起伏,硬生生吐出一口血。

府醫著急的給她擦著嘴角的血。

“王爺……郡主受傷太重,若是情緒太過激動,會有生命危險的!”

“滾開!一群廢物,廢物!”

蘇天菱重重咳嗽兩聲,嘴角又溢位了血。

府醫十分慌張。

“郡主,您不能再激動了,否則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蘇晟問道。

“她傷的如何?”

“回王爺,郡主右胳膊粉碎性骨折,後背肩胛骨也斷了,臉上的傷口很深,日後怕是要留下疤痕,還有胸口……”

府醫感慨道:“這一劍十分凶險,離心臟就差一點,若是再歪一點,就真的無力迴天了,這般重傷,得好好養一段時間了

蘇晟眸子眯了眯,問屋內的下人。

“當時都看見是沈樾動的手?”

“是,都看見了,他走得時候還說,今日的事是他一人所為,似乎是想要全部攬過責任

“嗬,愚蠢!”

蘇晟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

冇想到沈樾居然會做出這種蠢事。

正愁抓不住他的把柄,如今他自己送上門了。

若是沈樾折了……

對慕容珩來說,損失巨大。

蘇晟看著床上的蘇天菱,眼神逐漸變得冷漠下來。

他掃了一眼府醫。

“你下去吧

“可是郡主的傷……”

“滾下去!”

“是

府醫隻能停止給蘇天菱止血,快步退了下去。

蘇天菱捂著胸口,對上蘇晟毫無溫情的目光,突然湧上一層莫名的不安。

“父王,您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你實在愚蠢,縱容你頂著榮親王府的名頭,在外麵狂傲恣意了這麼多年,如今也到了你該為本王創造價值的時候了

“您這話……什麼意思?”

蘇天菱睜大眼,愣愣的看著他。

直到蘇晟薄唇輕啟,看向屋內的下人們。

“你們也下去

下人們麵麵相覷,隨後退下了。

屋內頓時隻剩下薛媛。

她站在原地,絞著手裡的帕子。

“王爺,您這是要做什麼?”

蘇晟隻是冷漠的看著床上的蘇天菱。

“等會我會吩咐下去,說你重傷不治,不幸身亡了,你有什麼遺言,現在說吧

“父王,您在胡說什麼!”

蘇天菱瞳孔瞪大,尖叫出聲。

隨著她的動作,她臉上的傷口也滲出了鮮紅。

但是她全然顧不上了。

“父王,府醫不是說了我能治,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您想要我我死?!”

蘇晟冷靜異常。

“這就是你的遺言?”

“什麼遺言!我還好好地活著,大夫說我不至於致命,我能活!我能……咳咳……”

又是劇烈的幾聲咳嗽,蘇天菱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天菱……”

薛媛上前一步。

蘇天菱猛地抬手,一把死死抓住她的手,眼中燃著火光。

“母妃,你快跟父王說說……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她指甲緊緊摳著薛媛的手背:“我可是你們的親生女兒啊!”

聞言,薛媛眼神閃爍。

“母妃,你說話啊!”

一聲帶著戲謔的聲音,從頭頂響起。

“你當真以為,你是我女兒?”

蘇天菱震驚的抬起頭,看見蘇晟英俊冷冽的臉上,神色鄙夷。

“你不過是薛媛跟彆人生的野種,你本來就不該留,如今多活了這麼多年,你應當感到慶幸!”

蘇天菱不敢置信。

她茫然的看向薛媛:“母妃,是真的嗎……你說啊!!”

半晌,薛媛緩緩點頭。

隨後她看向蘇晟,神色中帶著不甘。

“王爺,當初是您讓我這般做的……若是可以,臣妾何嘗不想跟您生個屬於您的孩子!”

蘇天菱懵了。

“母妃?”

此時此刻,薛媛不是應該為她求情護著她麼?

為什麼她會說出這麼卑微遺憾的話?

蘇天菱怔怔的看著二人。

目光最後落在了蘇晟身上,忍不住開口。

“你既然不喜歡我母妃,為什麼娶她?娶了她,又為什麼允許她跟彆人生孩子……”

蘇晟冇說話,隻是冷漠的瞥了她一眼。

“既然你冇什麼要交代的,那便算了

說著,轉身欲走。

他轉身的瞬間,蘇天菱腦海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什麼。

“因為皇後,是不是?”

——

這幾天有些事耽誤了更新,明天恢複。

書閱屋

--樾問道。“她怎麼會知道候茜的事?”瓊宇低聲道。“大概……是府裡的下人私下聊天的時候,被韓姑娘聽到了“後院的下人,全都給打發走,換幾個嘴嚴心細的過來!”“是沈樾轉身離開了後院,臉色沉得厲害,想起剛剛韓苜憐在床上那副可憐樣子,更是一股說不出的無名火。瓊宇跟在後麵,欲言又止。“其實……”沈樾轉過頭。瓊宇大著膽子道:“其實……韓姑娘就是希望能被您看重,少將軍若是喜歡她,不妨考慮考慮娶她……也免得你們關係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