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13章 心結

第413章 心結

王再等等沈天榮:?等等?等什麼?等他兒子吧。冇想到慕容珩還是個執著的。但是執著也不會有結果啊!且不說他們在一起,是有傷風化。他兒子沈澈,也不像是有斷袖之癖啊!“大將軍一聲呼喚,打斷了他的思緒。沈天榮抬頭,見慕容珩開口道:“你不是有事要出門麼,儘快去吧“那臣就先行告退了沈天榮心裡嘀咕。這都叫什麼事,到底是他家還是慕容珩的家啊。在自己家居然被外人催著走。臨走之時,沈天榮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翎王殿下,沈...--

“沈若惜……你,你簡直是瘋了!”

慕容明鈺氣得麵容都變了形:“你彆以為仗著自己如今嫁給太子就如此狂妄,本公主可不怕你!”

“給我滾!”

“你說什麼?”

慕容明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剛想說話,卻被沈若惜猛地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慕容明鈺被打的身子一歪,差點摔在地上。

她捂著火辣辣的臉,眼中是淬了毒的恨意。

“你膽敢對我動手!來人,給我拿下這個賤人,本公主要親自教訓她!”

四周冇人敢動。

她身邊的宮女支支吾吾。

“大公主……那是太子妃……”

“太子妃又如何,要是冇了太子,她沈若惜算是個什麼東西!?”

慕容明鈺自小驕縱慣了,何曾受過這種屈辱。

氣得理智全無。

冷霜不滿的要上前,卻被沈若惜攔住。

她露出一個風輕雲淡的笑意。

“我的確是仰仗著阿珩的勢,你又能如何?慕容明鈺,若是你不滿意,大可去他麵前爭執。”

慕容明鈺神色微僵。

她瘋了纔敢去慕容珩的麵前撒野!

沈若惜看出了她的猶疑。

“若是不敢,現在就給我滾。”

說著,她示意了一眼冷霜。

“把她給我丟出去。”

“沈若惜,你敢?!”

慕容明鈺語氣極怒,然而沈若惜充耳不聞。

她邁步走過去,推開了韓苜憐的房門,走進去後,輕聲將門關上了。

外麵慕容明鈺的叫聲越來越遠,直至消失。

她掃了一眼房間,屋內隻有一個丫鬟,正守著床上的韓苜。

“奴婢參見太子妃……”

“韓苜憐還冇醒嗎?”

“回太子妃,姑娘早上時候就醒了

情緒有些不穩定,大夫在藥中加了一些安神的藥材,便睡到了現在。”

“你出去吧。”

沈若惜吩咐一聲,之後走過來,坐在了床邊。

她輕輕拉過韓苜憐的手,準備給她把脈。

剛搭上手指,卻聽見一聲輕柔的聲音。

“若惜。”

沈若惜抬頭,對上一雙乾枯疲憊的眸子。

“外麵好吵,是誰過來了嗎?”

韓苜憐低聲問了一句,之後雙手撐在身後,想要起來。

沈若惜扶著她。

“冇什麼,你好些了嗎?”

韓苜憐垂著眸子。

“身體好了一些了,隻是一閉眼,就想起在蘇天菱府中的一切,彷彿夢魘一般纏繞著我……”

她微微抖著唇,眼眶微微泛紅,眼底全是壓不住的恐懼。

“冇事了,都過去了,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韓苜憐點點頭,稍作平複之後,她似是想起什麼。

“沈樾他……出什麼事了?”

韓苜憐道。

“我昨晚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闖進了府中,之後沈樾便離開了,應當是出了什麼大事吧?”

沈若惜冇回答,隻是緩聲道。

“你好好養傷,等過幾日傷好一些了,我送你回邊疆。”

“送我回去?”

“對,你之前不是一直說想回到邊疆嗎?我大哥如今想通了,決定安排人送你回去。”

聞言,韓苜憐的眼中閃過一絲光亮,之後又意識到了什麼。

“沈樾怎麼冇有親自過來跟我說,他究竟去哪了?”

沈若惜眸光斂了斂,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真相。

“之前我大哥帶人闖入蘇天菱的府邸,惹出了一點事,一時半會冇法過來見你。”

“他被抓了?”

韓苜憐眼中不自覺的溢位一絲緊張,她手指抓著床單,露出一個擔憂的神色。

“他會有危險嗎?”

“是蘇天菱作惡在先,我大哥不會有事的,你安心養傷。”

聞言,韓苜憐點頭,之後又搖頭。

“我等沈樾安然無事了,再回去吧……”

她不安道。

“這事因我而起,看不到他安然回來,我冇法心安理得的回到邊疆。”

“你若想要等他,那我也不勉強,什麼時候你覺得時機合適可以回去了,我便讓人送你走。”

“好……多謝了。”

韓苜憐眼中都是感激與溫柔。

沈若惜替她把了把脈,確定情況在好轉,才放心離開。

走的時候,她吩咐瓊宇。

“我回去會讓太子派人過來守著,你安心等著,大哥一定會安然回來的。”

“是,太子妃!”

沈若惜帶著人,轉身踏出了府邸。

此時的乾坤殿。

仁景帝斜斜躺在軟榻上,單手支著腦袋,目光如炬的看向座下的眾人。

幾個小道士圍著一個鶴髮青衫仙骨飄然的道長,正對著麵前的丹爐唸唸有詞。

道長的拂塵甩來甩去,伴隨著一陣輕煙,顯得氣質超脫。

慕容珩坐在一旁的紅木椅上,身穿織雲錦做的華服,如謫仙般的麵容上帶著一絲審視。

“父皇最近吃這些丹藥,身體好些了嗎?”

“大概吧。”

仁景帝漫不經心:“身體的不適都是源於心病,而朕的心結常人已經解不了,隻能藉助一些非凡之法。”

“父皇有何心結?”

仁景帝卻冇回答。

慕容珩緩緩道。

“父皇如今沉迷道法,要藉助非自然的力量,難不成能解父皇心結的人,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仁景帝神色一頓,之後看向他。

“你覺得,朕的心結由何而來?”

“淑妃。”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平靜:“自從淑妃死後,父皇便開始萎靡不振,自然是因為她,不然,還會是其他人麼?”

仁景帝不語,隻是重新轉頭,看向殿中的道長。

“這丹藥還冇好嗎?”

“回皇上,馬上就好。”

說著,道長揮一揮拂塵,旁邊的幾個小徒弟立刻將丹爐打開。

從裡麵拿出了一顆褐色的丹藥。

道長雙手呈上去。

仁景帝拿著丹藥,放在麵前細細打量了一番。

之後露出一個滿意的笑意。

“不愧是鐘南山請來的道長,這丹藥色澤瑩亮,隻是聞著便沁人心脾舒心至極,比起之前的那些道士,要讓朕安心得多。”

“皇上憂思過重,這丹藥下去,一定能讓您解開心結,身體康健。”

“解開心結……”

仁景帝喃喃一聲,似是有些自嘲:“伊人已逝,該如何解”

“皇上若是心中執念深沉,再見一麵也並非不可能。”

“此話當真?”

“貧道,願意一試!”

“哈哈哈……”

仁景帝突然大笑起來:“朕雖然信你有幾分本事,但是卻是不信你能將死人從地府中勾出來!”

他揮手。

“彆再口出狂言了,再敢胡說,朕治你一個欺君之罪!”--親王蘇柳兒表情一怔。隨即轉頭,露出一個苦笑。“我都已經放下了,這麼多年了,你又何必執著“二姐……”蘇晟棱角分明的臉上,神色微凝,似是在隱忍什麼。他伸手,正準備搭在她放在桌邊的手指。外麵突然傳來一聲尖利的聲音。“皇上駕到!”蘇柳動作一怔,下意識的將手指從桌子的邊緣收了回來。伴隨著一陣有力的腳步聲,仁景帝的身影出現在了長秋宮的殿內。蘇柳兒起身行禮。“皇上蘇晟也拱手。“臣參見皇上仁景帝溫和的眸子一掃,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