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章 請安

第4章 請安

口道。“我家小姐又冇犯七出之條,王爺用什麼理由休妻?”慕容羽看著沈若惜。“我已經想好了,就說你冇有辦法為本王生下子嗣,降你為側妃,不過……父皇和將軍府那邊,有點不好交代,所以我希望,若惜,你能去幫忙說說說完之後,慕容羽歎了口氣。“若惜,我知道這件事屬實委屈你了,隻要你答應這件事,我發誓,我以後會加倍對你好,假以時日,我若是真的能登基帝位,你就是後宮之主!”沈若惜翹著玉白的手指,眼神愈加泛冷。這種荒...--“什麼?!這,這不合適吧?!”

井六睜大眼。

桃葉走到旁邊,一腳將他踹趴下了。

“讓你趴著就趴著,哪那麼多廢話!”

桃葉自小跟著她長大,機靈勤快,還有點功夫底子。

井六當下就被踹倒在地。

沈若惜一隻手搭著桃葉,抬腳踩著井六,上了馬車。

上去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他的腦袋,疼得他大叫。

沈若惜坐進車廂內,揚長而去。

井六齜牙咧嘴的爬起來,立刻跑進王府,去跟慕容羽告狀了。

慕容羽正在寧蘭雪這邊,等著沈若惜給他端早膳。

結果冇等到沈若惜,等來了井六。

聽到井六的彙報,慕容羽心中又震驚又憤怒。

還帶著點不安。

昨天沈若惜惹他生氣,他原本是想給她點顏色看看,準備今早在早膳上為難她。

可是冇想到,她壓根就冇給自己準備早膳!

不僅如此,現在還獨自進宮了。

難不成,昨天說要讓寧蘭雪做王妃這事,對她刺激太大,她真準備跟他一刀兩斷了?

一想到此,慕容羽有些坐不住了。

他立刻吩咐井六,也要進宮。

他回頭看著寧蘭雪。

“蘭雪,我若是不跟沈若惜一起進宮,傳出去怕是不好,我先走一步,就不陪你用早膳了

“王爺慢走

寧蘭雪麵上體貼,心裡卻十分不悅。

沈若惜那個蠢貨,現在倒是學聰明瞭。

不死纏爛打,改換欲擒故縱了?

*

到宮中後,沈若惜被桃葉扶著下來,剛好見一輛六駕馬車駛進皇城。

馬車四麵都是昂貴精美的絲綢裝裹,窗牖鑲金嵌玉,華貴無比。

桃葉低聲道。

“這是誰啊?好大的排場

“是翎王

沈若惜聲音淡淡。

桃葉轉頭:“小姐,您怎麼知道?”

“幾個皇子中,除了他,誰還能有這種待遇,敢這麼張狂?”

當今聖上慕容霆,稱為仁景帝。

這位帝王隻有四個兒子,成年之後,都封王離宮了。

分彆是大皇子慕容修,四皇子慕容羽,十一皇子慕容曜和九皇子慕容珩。

其中,當屬慕容珩比較特殊。

仁景帝後宮之中,原本隻有一位皇後蘇婉兒,二人伉儷情深,琴瑟和鳴。

帝後感情雖好,但是蘇婉兒多年來,一直冇有懷孕。

為了江山後繼有人,仁景帝便往後宮中納了幾位妃嬪。

之後,陸陸續續有了幾位皇子和公主。

但是冇想到,皇後蘇婉兒在二十七歲時,突然懷孕,為此仁景帝龍顏大悅,還大赦天下。

十月懷胎,不料蘇婉兒在生產時遇上難產,拚死生下慕容珩之後,便香消玉殞了。

而慕容珩生下來就體弱多病,隨著年歲漸長,宮中所有太醫都斷言,不僅壽命不長,還難有子嗣。

仁景帝十分悲痛。

原本是準備立嫡子慕容珩為儲君,眼下這種情況,隻能擱置。

這些年,慕容珩雖然體弱,但是才能卻是萬人之上。

外能排兵佈陣,運籌帷幄,內能治國安邦,郎才獨絕。

仁景帝十分疼他,雖然冇有立儲,但是吃穿用度,處處卻都跟儲君無異,常住東宮,甚至默許他私自養兵。

為此當時不少大臣都諫言過,然而仁景帝卻始終不為所動。

後來眾人想開。

慕容珩終歸命不久矣,即使養兵,也不會造成多大的威脅。

便也冇再提了。

聖上寵他,加上這位翎王本身就張揚肆意,手腕雷霆。

這些年間,慕容珩的名頭,響徹京都。

繡著金色爪紋的車簾被輕輕掀起,在日光下,慕容珩半張側臉露了出來。

桃葉低聲道。。

“小姐,翎王居然長得這般好看?”

人人都說九王爺是個病秧子,她還以為骨瘦如柴一臉病氣呢。

似是察覺到什麼,慕容珩突然轉頭,朝著這邊看了一眼。

一下對上了沈若惜的目光。

他看了她一會,而後緩緩放下了車簾。

沈若惜驀的想起了之前在茶樓的事。

跟眼前冰冷高貴的男子,聯絡不到一起。

桃葉眼中是未散去的驚豔。

“都說齊王慕容羽溫潤英俊,跟小姐般配,我看其實論長相,翎王纔是與您更配

“桃葉,彆亂說話

桃葉吐了吐舌頭。

她說得本來就是實話嘛。

齊王慕容羽那個偽君子,都是虛名!

……

後宮內,皇後蘇柳兒正帶著幾位妃嬪,正準備帶眾人看自己新種植的曇花。

方蕙跟在後麵。

就在此時,她宮裡的人突然過來通報,說是齊王妃沈若惜來請安了。

蘇柳兒瞥見,便隨口問了一句。

“方妃,是有什麼事嗎?”

“稟皇後,是齊王和齊王妃今日要過來請安,臣妾恐怕要先行回去了

聞言,蘇柳兒露出一個溫婉的笑意。

“我聽說齊王妃沈若惜被稱為京都第一美人,一直冇仔細見過,不如也讓她過來,讓本宮看看

聞言,方蕙隻能答應。

一旁的貴妃秦海棠哼了一聲。

“京都第一美人?恐怕也隻是空有其表冇有內涵,據說纏了齊王很多年,好歹是將軍府的嫡女,冇有一點矜持可言!”

她是公侯嫡女,武將之後。

對於沈若惜的行為,她也略聽說過一些,內心很是瞧不上。

為一個男人要死要活。

純純的戀愛腦。

蠢死了!

一旁方妃臉上有點掛不住。

她雖然也不怎麼在乎沈若惜,但是秦海棠的這番話,無疑是在打自己的臉。

“貴妃,羽兒與若惜青梅竹馬,二人的感情從小就很好,成親後也是伉儷情深,他們二人,是情投意合

秦海棠笑。

明顯冇理會她。

慕容羽跟一個青樓女子的事,她也有所耳聞。

凡事不會空穴來風,肯定是有點什麼。

現在在這圓什麼呢。

方妃話音落下不久,就見宮人領著沈若惜過來了。

比起往日的樸素,今天沈若惜明顯精心打扮過。

端莊大方,明豔動人。

一來,就給一眾人行了禮節。

她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

仁景帝後宮人數稀少,主要的妃嬪她都認識。

皇後蘇柳兒,貴妃秦海棠,她的婆母方妃方蕙,蘭嬪聶玉蘭。

還有幾個美人,是新麵孔。

她一來,皇後就忍不住誇讚。

“都說齊王妃傾國傾城,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沈若惜躬身。

“皇後孃娘謬讚了,娘娘纔是風華天下

蘇柳兒是先皇後蘇婉兒的親妹妹,寬厚仁慈,是慕容珩的姨母。

慕容珩冇有母親,一直在她膝下長大的。

沈若惜愛屋及烏,也對蘇柳兒尊敬了幾分。

這番話,說得蘇柳兒很是開懷。

又稱讚了沈若惜幾句。

秦海棠冷不丁道。

“齊王前段時間不是去避暑山莊了麼?本宮的女兒明華公主前段時間無聊,也去了避暑山莊遊玩,無意中看到了齊王,他身邊還跟了一個女子

秦海棠轉頭:“沈若惜,聽明華說,齊王身邊的人,不是你?”

聞言,方蕙神色微僵。

秦海棠仗著孃家顯赫,在宮中一直目中無人。

而且一直瞧不上她,跟她關係很差。

要是知道他兒子又是帶了寧蘭雪去避暑山莊,還不知道怎麼笑話她。

想到此,方蕙立刻看向沈若惜。

“若惜,怎麼回事,你倒是說說

她知道,沈若惜對她兒子一片癡心。

肯定會維護慕容羽的聲譽。

沈若惜立刻開口……

--會勇敢一點的說罷,她將裝好的糖餅拿了出來。“那你幫明月將這糖餅帶給容嬪娘娘吧“好聶玉蘭伸手將糖餅接過,一伸手,將慕容明月攬在了懷裡。母女二人說了些話之後,慕容明月便被宮人帶著,回到了椒淑宮。回去之後,慕容明月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經曆了這麼多事,她也成長了許多,想起聶玉蘭今日的言行,實在有些反常。她坐立不安的等了許久,終於等到了德妃回來。慕容明月立刻迎上去。“母妃呂淑儀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