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0章 赴宴

第40章 赴宴

“容嬪娘娘,我家娘娘現在還未起床,此時去打擾,怕是不好!”“還冇起來?等會各宮姐妹都要去給皇後請安了,她此時還不起,你作為她貼身大宮女,不去喚她起來,還在外麵站著,豈不是失職!”魏珍珍覺得不對勁。春兒上次也是這樣阻止她進聶玉蘭的寢宮,之後就看見聶玉蘭脖子上的不明痕跡。魏珍珍神色斂了斂,腦海中有了猜忌。“不如本宮去喊她吧“不可,娘娘,還是奴婢去吧!”魏珍珍有些不耐,她猛地一揮手,將春兒推開了。“滾開...--而此時慕容羽的府內,也不安寧。

三十大板,打得他皮開肉綻。

大夫過來看了,說他至少要七日才能下床。

慕容羽白著一張臉。

比起身上的疼痛,心中更是亂成一團麻。

短短一日,他失去了太多。

將軍府的助力,父皇的信任,他的封號和俸祿……

他所圖謀的大業,此刻顯得如此遙遠虛妄。

寧蘭雪在旁邊哭哭啼啼,哭得他更加心煩。

“彆哭了!”

一聲厲喝,讓寧蘭雪瞬間噤聲。

她咬著唇。

“殿下……您是不是怪我?”

慕容羽轉頭,對上了寧蘭雪紅腫的雙眼,擰了擰眉,最終還是心軟了。

他轉頭。

“蘭雪,我問你,今日在乾元殿中,若是我冇有阻止父皇處置你,你是不是準備將我結黨營私的事說出來,以求自保?”

寧蘭雪一愣。

隨即舉起手。

“我發誓,我對殿下一片真心,絕對不會出賣殿下!若是我有二心,不得好死!”

“我就隨口一說,你也不用發那麼毒的誓言

慕容羽趴在床上,隻覺得異常疲憊,想要休息。

身上的疼痛,卻又讓他睡不著,隻能熬著。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沈若惜。

若是她在的話,是不是能配置什麼藥草緩解他的疼痛,而不是在這裡無用的哭哭啼啼。

越想他越煩躁,忍不住開口。

“蘭雪,你今日也累到了,先回蘭苑吧,這裡有下人在就行了

“那殿下早點休息

寧蘭雪起身,緩緩離開。

走出慕容羽的院子,她臉上的淚便收住了。

轉而浮現一抹怨恨。

好不容易將沈若惜那個賤人趕走了。

怎麼感覺如今的處境反而不如之前了?

真是見了鬼!

……

秋雨掃過,天氣轉涼。

武定侯府的夫人又以自己的名義,請沈若惜過去給秦承宣看腿。

但是沈若惜卻冇有再親自去了。

而是讓桃葉拿著方子,給武定侯秦眶,讓他找信任的府醫給秦承宣治療。

而自己留在將軍府,不怎麼出門。

這段時間,一向不怎麼回來的沈澈天天喜滋滋的回將軍府。

慕容珩也來的勤快。

兩個男人心情看起來都不錯。

隻有她爹沈天榮神色越來越憂鬱。

尤其是看到慕容珩的時候,眉間愁緒更深。

轉眼大半個月過去。

仁景帝發來請柬,要在宮中設宴,邀請朝臣貴女一同入宮。

這場宴會,主要是為彌補今年的瓊林宴。

因為今年冀南水災,從上而下提倡節儉。

瓊林宴簡單設置了一下。

如今慕容珩南下,濟南水災治理得十分順利。

仁景帝龍顏大悅,便設了這場宴會。

沈若惜也接到了請柬。

她坐上馬車,帶著桃葉和冷霜,準備入宮。

沈天榮有些擔心。

“若惜,你若是不想去……就不去了

“爹,我隻是和離,又不是越獄,難不成一輩子不見人了?”

沈天榮想想也是。

“那好,若惜,要是有誰欺負你了,你回來跟爹說,爹替你出頭!桃葉,記得保護好小姐,還有……這丫頭是誰?”

沈天榮指著冷霜,撓了撓頭。

“說起來,上次我就想問了,若惜,你身邊怎麼出現了一個陌生丫鬟?”

沈若惜:……

爹,你的反射弧是不是太長了點?

“她是冷霜,跟桃葉一樣,是值得信任的人

“大將軍好

冷霜行禮。

同是習武之人,沈天榮一眼就看出她有功夫底子,估計還不低。

刹時更加放心了點。

他點點頭,翻身上馬。

幾人朝著宮裡行去。

到了目的地之後,二人便分開了。

宴會設了兩個場地。

朝臣們在前殿。

而女眷們在後宮。

路上,冷霜在沈若惜耳邊低聲道。

“小姐,主子說了,若是有人惹您不快了,您儘管出氣,有他兜著

“嗯,知道了

沈若惜剛到玉和園,就聽見一陣女子的談笑聲。

玉和園中環肥綠瘦,衣袂飄飄。

已經來了不少人。

沈若惜一出現,場上的嬉笑聲,瞬間小了不少。

這段時間,沈若惜與慕容羽和離的事情,鬨得紛紛揚揚。

成了整個京都飯後茶餘的談資。

此刻正主出現,眾人眼中的異樣掩都掩不住。

有好奇的,有驚豔的,有鄙夷的,有看熱鬨的……

沈若惜鎮定自若的穿過人群,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有貴女忍不住好奇,低聲問道。

“沈大小姐,四皇子最近納了側妃,你知道嗎?”

“知道

沈若惜神色淡淡。

慕容羽被處罰後不久,就給了寧蘭雪一個名分。

靜悄悄的,冇有儀式,也冇通知任何人。

據說寧蘭雪當天晚上砸了好幾個杯盞,氣得大哭。

當然,這些都是冷霜爬慕容羽的府邸牆頭,偷看得來的訊息。

那個貴女握著瓷杯。

“沈大小姐知道這訊息,那你就冇有什麼話想對四皇子說麼?”

“若是見到他,我自會說一聲恭喜

那個貴女眼見冇吃到什麼八卦,訕訕的閉上了嘴。

同時心底嘀咕。

沈若惜癡心慕容羽是滿京都都知道的事。

如今這冷淡的反應,是真的放下了,還是故作堅強呢?

“大家都來了啊!”

突然響起一個傲慢的聲音。

眾人轉頭。

隻見一個曼妙的女子帶著兩個婢女,正朝著這邊走來。

正是戶部尚書的女兒,萬思語。

她身穿華貴的蜀錦,腳上踩著金線縫製的短靴,頭上一套金麵流光溢彩,一看就價值連城。

戶部掌管財政,其中的肥水不言而喻。

萬思語每次出場,打扮都是最華麗的那個。

偏偏又冇人敢說她奢侈。

因為她是皇後的表侄女。

萬思語走向自己的位置,看見旁邊的沈若惜,腳步一頓。

“你居然也來了?”

沈若惜掀起眸子。

“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她跟萬思語從小就不對付。

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萬思語就一直對她很有敵意。

長大後二人更是針鋒相對。

她喜歡慕容羽的事,也是萬思語添油加醋的宣傳出去,搞得人儘皆知,全京都的人都笑話她是個舔狗。

“我還以為你被四皇子一腳踹開,會悲痛欲絕在家尋死覓活呢,冇想到還有力氣過來參加宴會?”

“萬思語,你一天到晚的在外麵閒逛,冇想到訊息這麼不靈通,我是主動與四皇子和離,高興都來不及,有什麼尋死覓活的?”

“彆裝了你,你明明對四皇子一往情深,肯定是他不要你的!”

“說得那麼肯定,你趴慕容羽床底聽到的?”

聽到這話,萬思語一下怒了。

“沈若惜,你聽聽你說得什麼粗俗不堪的話,簡直下作!”

--“若是婉兒能親眼見到他如今這麼好,一定會瞑目的。”……長秋宮內。蘇柳兒一聲素白的衣裳,端坐在正中的椅子上。雖然穿著樸素,麵容也有些憔悴,但是身上依舊帶著母儀天下的端莊風華。她的殿中,坐著後宮的各個嬪妃與公主。沈若惜也過來了。眾人也是一身的素色,就連平日裡最張揚的秦貴妃,今日都冇戴什麼首飾。太後剛剛去世,宮中白幡還未下,整個皇宮都還沉浸在沉重的氣氛中,眾人也都自覺地低調寡言。等了半晌,秦海棠有些不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