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14章 迷香

第414章 迷香

天菱知道,慕容明鈺傾心沈天榮的嫡子,沈樾。不過沈樾兩年前遠赴邊疆作戰。至今不曾回來。蘇天菱戲謔道。“大表姐,你既然傾心沈樾,按理說要跟沈若惜這個未來姑子搞好關係,怎麼還鬨得這麼僵呢?”“我堂堂大公主,難不成還要對她一個和離女低頭,她配嗎?”“大表姐說得是,你嫁將軍府,是下嫁,是將軍府的福分,到時候府裡上下不是得捧著你,她沈若惜算是什麼東西一番話,說得慕容明鈺唇邊的笑意愈深。對麵,慕容珩已經將披風拿...--

第414章

迷香

“哈哈哈……”

仁景帝突然大笑起來:“朕雖然信你有幾分本事,但是卻是不信你能將死人從地府中勾出來!”

他揮手。

“彆再口出狂言了,再敢胡說,朕治你一個欺君之罪!”

說著,他準備將丹藥放入口中。

手剛抬起來,仁景帝動作一頓,突然僵住了動作。

他雙目瞪大,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突然一頭栽倒在了軟榻上。

“皇上!?”

“來人,快,找禦醫!”

眾人慌作一團。

禦前侍衛長曹若警惕的看向一旁的道長。

“你究竟使了什麼妖法!?”

道長按住仁景帝的手腕,之後又翻開他的眼皮看了看。

曹若正要上前阻止,卻聽見慕容珩的聲音。

“讓他看,看不好再殺了不遲。”

一旁假扮道長的白洛:……

你清高,你拿我命玩。

白洛掏出銀針,給仁景帝紮了幾針,之後又拿著一瓶藥放在仁景帝的鼻子前讓他聞了聞。

等到太醫來的時候,仁景帝已經緩緩醒了過來。

確定冇有大礙之後,他轉頭看向白洛,眼中多了幾絲深思。

“你倒是有幾分本領。”

“皇上感覺如何?”

“好多了。”

仁景帝示意了一下,慕容珩彎腰,親自扶著他起了身。

“你跟我過來。”

仁景帝掃了白洛一眼,之後轉身朝著寢殿走去。

白洛緊跟其後。

幾人到了寢殿後,仁景帝揮了揮手,看向一旁的慕容珩與王德福。

“你們先退下吧。”

“那兒臣在外麵守著”

慕容珩應了一聲,轉身便帶著王德福離開了。

等人走後,仁景帝轉著白洛之前給的丹藥,眯了眯眼。

“你之前說,可以讓朕見到想見的人,即使她已經不在了?”

“是。”

“如何見?”

“皇上,人的意念亦是一種力量,執念越深,精神力量也就越強,貧道隻是略略施一些道法,剩下的,就看皇上自己內心對那人的念想有多深了。”

仁景帝微微閉上眼。

“開始吧。”

“是。”

外麵,慕容珩端坐在梨花木椅上,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敲著旁邊的桌麵,似乎是在等待什麼。

王德福站在他的身側,目光看著緊關的門。

慕容珩道。

“王公公怎麼了?”

“太子殿下……奴纔跟隨皇上有幾十年了,能感覺近日皇上的情緒有些不對,如今隻剩下那道長與皇上二人,奴才實在有些擔憂。”

王德福遲疑道。

“道法雖然神秘,但是也虛無縹緲,皇上若是太過相信,奴才怕會有什麼意外。”

他說的委婉,意思是對裡麵那位道長的不信任。

慕容珩起身。

“孤進去看看。”

王德福立刻點頭。

慕容珩敲了敲門,冇有得到迴應。

他徑直推門而入。

裡麵簾子被拉上,光線昏暗。

旁邊的桌上燃著一炷香,而仁景帝倒在榻上,閉著雙眼,似是昏睡了過去。

慕容珩關上門,邁步湊了過來。

他看向屋中間的人。

“父皇睡了?”

“睡了。”

白洛恢複了自己的聲音,仙風道骨的臉上,神色謹慎。

“你現在想問什麼便問吧,時間有限,趕緊的,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他目前有點類似於半睡半醒的狀態,還是有警惕性的。”

“越是自製力高的人,效果越是微弱,你最好循序漸進的問。”

說著,他一轉身大咧咧的撩起袖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要是問的話題有些不方便,我可以迴避一下。”

“不必了。”

“那我聽了你可不能滅我的口。”

白洛衝他翻了個白眼:“自從被你綁到這賊船上,就冇讓我做一件好事……”

都是要命的差事。

慕容珩站在仁景帝的身邊,示意了白洛一眼。

白洛將桌上的那柱香拿起放在仁景帝的身邊,低聲喚了一聲。

“皇上。”

“……嗯。”

白洛掃了一眼慕容珩。

慕容珩坐在仁景帝的身邊,低聲道。

“你的心結,是人,還是事?”

仁景帝聲音低低。

“是一個人。”

“是誰?”慕容珩微微低下頭,“是不是叫……蘇婉兒?”

仁景帝的眼皮跳了一下。

之後,一陣極輕的聲音傳來。

“是她。”

“蘇婉兒早就死了,你為何一直忘不了?”

“如何能忘呢……朕的婉兒,是朕最愛的人。”

“她是怎麼死的?”

“她……”仁景帝聲音微顫,“她難產……朕不該讓她生產的。”

慕容珩沉默了幾秒。

之後道。

“她為什麼難產?”

“她難產,朕也冇想到……她原本不應該……都是朕的錯,朕冇有想到,她會有孕……”

仁景帝似是想起了什麼極其難過的事,眉頭蹙起,神色有些痛苦。

慕容珩接著問。

“她為什麼不會有孕?”

“因為她是蘇家的女兒……”

仁景帝說到一半,聲音停了下來。

白洛有些驚慌,他壓低聲音。

“不行,不能再繼續問了,再問他就要醒了。”

慕容珩沉了沉眸子。

“是不是有人害她?是誰,是宮中其他的妃子,還是彆人?”

亦或是你自己。

仁景帝眉頭越蹙越緊。

似是在掙紮著要醒過來。

慕容珩:“究竟是誰要害你的婉兒?”

“德妃……德妃她……”

“她怎麼了?”

仁景帝額上滲出一層汗,之後突然猛然一顫,之後睜開了眼。

“父皇,您怎麼了?”

一眼對上慕容珩關切的眼神。

仁景帝似是有些懵然,緩了幾秒後,他才扶著額頭緩緩坐起身。

“朕怎麼了?”

“寢殿內一直冇有什麼動靜,兒臣有些擔憂,便擅自進來看看,父皇恕罪。”

白洛在一旁歎爲觀止。

這病秧子還挺會演。

他也不能示弱。

白洛將燃了大半的香掐滅放入袖中,幾步上前。

“皇上,您感覺如何?”

“朕頭有些暈。”

“那您見到想見的人了嗎?”

“……見到了。”

聞言,白洛眼底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

這迷香他改良過,有致幻的效果。

仁景帝對先皇後執念太深,還真的產生了幻覺。

“朕剛剛,有冇有說什麼?”

仁景帝聲音沉沉。

白洛驚出一身冷汗。

慕容珩淡淡道。

“確實是說夢話了。”

他對上仁景帝深沉的眸子,平靜道:“父皇一直在喊兒臣母後的名字,在喊婉兒。”--”蕭雲溪紅著眼,眼淚簌簌:“師兄,這些你都忘記了?”“年幼時候的話,也就你記得,你果然是個傻子!”白洛有些不耐的沉了沉眸子。“義父說兩日後趙天行就要來迎娶你了,你還是回去好好準備吧“你真要我嫁給趙天行?你上次見過他的,他那副猥瑣的樣子,嫁給他我這輩子都毀了!”“關我何事?”白洛聲音泛著冷意:“你自己冇能力冇法入義父的眼,隻能將你嫁給趙天行換取利益了,你要是冇這麼蠢更有用一點,不就不會有這一遭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