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17章 忠心

第417章 忠心

蘇晟的身上。他雙手負在身後,笑道。“是朕來得不巧了,打擾了你們姐弟之間的敘話蘇柳兒盈盈一笑。“皇上說笑了,這後宮是您的後宮,您什麼時候來都是合適的這番話似是說得仁景帝很是愉悅。他上前去,輕輕握住蘇柳兒的手:“皇後溫婉賢淑,是朕的福分,朕前些日子忙於朝廷的事,都冇怎麼來皇後這,實在冷落了皇後“皇上當以國事為重,臣妾不打緊的仁景帝握著她的手更加緊了緊。他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今天是十五,朕理應也應宿在...--

聞言,冷泓心中有些複雜。

但還是拒絕了。

“不了,我入京時候皇上已經給我安排了府邸,這幾日我去那邊住。”

“嶽父大人為何不願留在這?”

冷泓轉頭,看見慕容曜眼神清澈,俊逸非凡的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疑惑。

他想了想,之後道。

“睿王,你之前是有事要跟我說嗎?”

“是,嶽父大人要與我聊聊嗎?”

“好。”

聞言,慕容曜伸手,示意隨從退下,之後與冷泓一起在後院的小道上漫步。

夜色清冷,湖邊樹影婆娑。

慕容曜一隻手負在身後,問道。

“嶽父大人這次準備在京城住多久?”

“大概三四天吧。”

“這麼快便走?”

“聽說滄瀾國那邊又有些不太平,漢陽離邊疆不遠,我最好還是時刻待在漢陽,萬一到時候需要我去邊疆作戰,我豈不是耽誤了大事。”

說著,他轉頭看嚮慕容曜。

“睿王,你如今是我女婿,有些話,我便直言了。”

“嶽父大人請說。”

“圍獵場一事我已經聽說了……你實話跟我說,此事,你與拓跋燁有冇有牽扯?”

“冇有。”

“當真冇有?”

“嶽父大人不信我?”慕容曜轉頭,俊美的臉上眉頭微蹙,“與外敵勾結可是叛國的死罪,我瘋了才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舅舅從小便教育我,要忠於大衍國,這是底線。”

冷泓沉默了幾秒。

“既然你是無辜的,那為何你被禁足在王府?”

“那得要問太子了。”

慕容曜垂眸:“此事交於太子處理,太子壓根冇有關鍵的證據能證明我與拓跋燁勾結,卻還是強硬的將我關在王府。”

“父皇信任他遠遠更甚於我,可能……是因為我背後有蘇家吧。”

夜色中,他半邊臉掩在夜色中,是說不出的落寞。

半晌,才低低歎息一聲。

“嶽父大人,您說,若是太子登基的那一天,我還能安心做我的睿王嗎?而如卿……她還有我們的孩子,到時候又不知會是何種處境。”

冷泓神色微凝,站住腳步。

“如卿是我最疼愛的小女兒,我此生最大的心願,不是能有多大的豐功偉績,而是想要她過得好。”

慕容曜心情一下愉悅了起來。

“我與嶽父大人一樣,都希望她能幸福。”

“那麼,你便安心做好你的睿王。”

冷泓的話,給慕容曜迎頭澆了一盆冷水:“若是你安分守己,太子登基皇位,念及手足之情,即使你之前有過冒犯應當也不會多加追究。”

“但是若你真有什麼不該有的念頭,那害了自己不說,還會害瞭如卿和孩子!”

慕容曜聲音冷了下來。

“嶽父大人想的太過理想化,自古新帝登基,首要之事都是除去所有的威脅,太子又怎麼會例外。”

“我也曾在邊疆與太子並肩作戰過一陣子,他雖然看起來麵冷不好接近,但是卻是極有原則重情義之人,我相信他會是一個好皇帝。”

“所以若是我真與太子鬨翻了,您會忠於太子?”

“我隻忠於你父皇!”

冷泓神色冷冽:“為臣者,牢記心中的一點便是忠國忠君!你父皇健在,我自然隻忠於你父皇,他選定了慕容珩做太子,那若有一日他不在了,我便會忠於新帝!”

他目光緊緊鎖住慕容曜。

“你也是臣,睿王,你應當要明白自己的身份,更何況你與如卿已經有了孩子,若是你真的在乎她,也不應該捲入腥風血雨之中!”

說著,他稍稍平複情緒,沉沉看嚮慕容曜。

“我該說的話已經說了,天色晚了,我也該回去了。”

話音落下,冷泓緩緩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慕容曜隻覺得夜風驟然冷了下來。

半晌,他扶著額頭,露出一個狂傲嘲諷的笑容。

“隻忠於父皇?”

那麼若是他的君王與他的女兒站在了對立麵,他會選擇哪個呢?

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個局麵了。

……

今夜東宮有些不太平。

寢殿內,沈若惜麵容不安。

“驗屍結果居然是這樣……那也應當要查仔細,蘇天菱為什麼冇有得到及時的救治?父皇就冇想過其中有貓膩嗎?”

“父皇近日的狀態有些萎靡,壓根不會理會這些細節的,要找的話我們隻能自己找。”

慕容珩神色帶著深思。

“蘇晟藏著秘密,父皇也藏著秘密,我總覺得,這些秘密之間,都有關聯。”

沈若惜想起什麼。

“今日你讓白洛催眠父皇,有冇有問出點什麼?”

“德妃。”

慕容珩掀起眸子:“德妃應當是知曉真相的人之一,可以讓她鬆口。”

“她不會說。”

“她當然不會說,所以要逼她說。”

聞言,沈若惜稍稍冷靜了一會,絕豔的臉上,閃過一絲沉思。

“德妃這邊,我有辦法逼她一把。”

“你有什麼辦法?”

“這個之後跟你說,如今我比較擔心我大哥。”

沈若惜眉目糾結。

“這事比較棘手,蘇晟又抓著不放,怕是難以有轉機了。”

慕容珩伸手抓住她玉白的手腕,將人撈到懷裡:“你大哥的事就交給我,我說過保他冇事,就一定會做到。”

不過如今沈樾皮肉之苦怕是難以避免了。

他皮糙肉厚的,挨幾頓毒打想來也不是什麼難以忍受的事吧?

慕容珩輕輕蹭著懷中人的唇,手指正要順著她的衣襟往裡,外麵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慕容珩不悅。

“有事?”--一會。而後她收回眼神,瞥向地上的方蕙,忽然開口道。“本宮記得,你懷上慕容羽的那一夜,也是這樣一個天寒地凍的時候吧,皇上與先皇後吵架,當時多飲了幾杯,你一個擦腳的婢女,膽大包天,趁著皇上酣醉的時候,熄燈爬上了龍床方蕙一愣,有些不明白蘇柳兒為什麼提到了這麼久遠的事情。那一夜,是她榮華富貴的根源,亦是她的恥辱。方蕙眸光閃爍。“皇後孃娘……”“你知道,那一夜,姐姐在做什麼嗎?”蘇柳兒開口,打斷了她的話。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