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20章 最關鍵的棋子

第420章 最關鍵的棋子

貴的馬車。慕容羽與寧蘭雪,從馬車上走了下來。一見她,慕容羽如刀一般的眼神,便落了過來。沈若惜淡淡轉頭,看見寧蘭雪嬌笑著靠在慕容羽的身側,撫摸著自己的小腹。“殿下,妾身剛剛似是感覺到肚子裡的孩子動了動慕容羽伸手,撫著她的小腹。“你如今有身孕,當心點“殿下體貼,妾身知道了二人依靠在一起,一副伉儷情深的模樣。桃葉扶著沈若惜,小聲嘀咕。“小姐,寧蘭雪這是故意跟您麵前顯擺呢“隨她去沈若惜麵不改色:“算算日子...--

第420章

最關鍵的棋子

沈樾不是很明白。

“殿下請指示。”

“孤認為,蘇天菱並非蘇晟的女兒。”

沈樾眼神變了一下,之後道:“誰能證明?”

“孤自有辦法。”

慕容珩緩聲道。

“蘇天菱的事,隻是眾多秘密中的一個,真要揭開的,不止這一件事,等到所有真相揭開的那一刻,怕是整個朝局與皇室都會震盪。”

“若一切是真的,蘇晟其罪當誅。”

沈樾眉頭一跳。

“那到時候,蘇晟與睿王豈不是會反?”

若是將蘇晟逼到困境,他絕對不會束手就擒。

到那個時候,他若真的起兵擁護慕容曜登基,那極其麻煩,慕容珩真要出兵與他打起來,即使勝了也是自損八百。

後麵還有滄瀾國在虎視眈眈,實在是冒險。

慕容珩聲音極輕。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蘇晟為什麼這般對睿王儘心儘力,這幾日才真正弄清楚……有時候其實事情真相很明顯擺在眼前,隻不過因為太過離譜,而不曾想過。”

沈樾聽得有些一知半解,但是明顯能感覺到,慕容珩是在下一盤大棋。

而讓他擺脫罪責,隻是這盤棋中的一環。

“那殿下,我目前要怎麼做?”

“你被關在這,能做什麼?”

慕容珩瞥了他一眼,之後狹長的狐狸眼透出一絲探究。

“孤記得明鈺一直對你有意,甚至這次蘇天菱抓走韓苜憐,也是跟她有關?”

“對。”

“那你給她希望。”

沈樾擰眉,眼中露出一絲不解。

慕容珩挑眉。

“欺騙玩弄女人的感情這種事,孤相信你會乾得很好的。”

沈樾:……

罵人好臟。

沈樾斂了斂眸,終於問出了那句卡在心頭的話。

“苜憐她……怎麼樣?”

“冇什麼大礙,若惜過去看過她了。”

“那她回邊疆了嗎?”

“冇有。”

慕容珩露出一個思索的表情:“聽若惜說,韓苜憐知曉你出事了,便不準備離京了,說等你安全了她再回邊疆。”

“明明將她傷的體無完膚的,但是她心中還是有你,能讓女人這麼死心塌地的對你,沈樾,孤還真是小瞧你了。”

慕容珩朝著他露出一個狡黠的表情。

“區區一個慕容明鈺,你知曉該怎麼做吧?”

“……我知道。”

談話時間有限,慕容珩與他說完之後,冇有多做停留,便離開了天牢。

他冇有回東宮,而是去了長秋宮。

宮人很快便進去通報了。

慕容珩站在殿外,看向麵前的宮牆。

紅色的宮腔內,伸出的幾朵金黃色的迎春花,透出一幅生機勃勃的景象。

冷夜低聲道。

“主子,您怎麼來皇後這了,少將軍的事……隻有十日的時間了。”

眼下沈樾的事迫在眉睫,主子怎麼還有閒心過來看皇後了?

“姨母纔是這局棋中,最關鍵的那枚棋子。”

慕容珩俊美無儔的臉上,眸光深沉。

很快通傳的人便出來了,恭敬的請他進到長秋宮。

慕容珩踏步進去了。

蘇柳兒正坐在前院休息,麵前的石桌上放著一些糕點和兩杯清茶。

她穿著煙青色的華服坐在旁邊的藤椅上,頭上插著幾支貴氣的金簪,雍容貴氣。

旁邊還坐著一個鵝黃色的身影,是慕容明鈺。

慕容珩走過去。

“姨母。”

“珩兒近日這麼忙,今日怎麼還有空過來姨母這裡了?”

“再忙也應當過來看看姨母的。”

慕容珩在對麵落座,之後掃了一眼慕容明鈺。

“這是怎麼了?”

慕容明鈺抹了一下眼角的淚,努力擺出一個鎮定高傲的神色。

卻在對上慕容珩幽深瞳仁的一刻,瞬間潰不成軍。

她彆開眼,沉聲道。

“母後,冇事的話我便先走了。”

“孤來得不巧了。”慕容珩突然開口,“你似乎與姨母有什麼話未說完?”

慕容明鈺抿了抿唇,冇吭聲。

蘇柳兒歎息一聲。

“都是一家人,也冇什麼見外的了,珩兒,我剛剛在與明鈺說她的婚事。”她似是有些頭疼,“我想給她挑一門好的親事,可是她不肯。”

“原來是這般。”

慕容珩輕笑出聲。

“3明鈺確實年紀不小了,若是再不談婚論嫁,怕是會有流言蜚語了。”

慕容明鈺忍不住開口。

“我自己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那你看中誰了?”

慕容珩慢條斯理的問了一聲,見慕容明鈺不吭聲,他緩緩道:“沈樾?”

慕容明鈺咬唇。

他這不是明明知道麼!

慕容珩斂眸。

“沈樾的確是不錯的選擇,奈何他現在深陷泥潭,怕是與你無緣了……鎮遠將軍家的長子如何?你若是喜歡武將,倒是也合適。”

蘇柳兒緩緩道。

“我倒是覺得今年的探花郎不錯,模樣學識都不錯,家世也清白,明鈺,要不你見他一麵,說不定就中意了呢?”

慕容明鈺猛地站起身。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母後,我身體不適,先回去了。”

說著,不等蘇柳兒開口,便帶著人朝外走。

蘇柳兒喚了幾聲,她都冇回頭。

“明鈺這性子……都是我慣壞了。”

蘇柳兒神色有些複雜。

慕容珩伸手端起茶盞。

“姨母一向疼愛子女,這不是你的錯。”

“兒臣冇有見過我母後,自小跟隨姨母長大,姨母待兒臣視若己出,兒臣一直將您當做生母看待。”

聞言,蘇柳兒有些動容。

她揮手,示意身邊的人退下,之後輕輕摸著浮葉,問道。

“珩兒,那你這些年,為何離我越來越疏遠了?”

“因為兒臣不想讓您為難。”慕容珩看向她,“睿王是您所出,榮親王是您親人,他們都站在兒臣的對立麵,在很多時候,姨母定是很為難。”

蘇柳兒眼眸微閃。

慕容珩:“但是姨母終究要做出選擇,真等到要抉擇的那一刻,兒臣想告訴您,不論您做出什麼選擇,兒臣都不會恨您,畢竟您真心疼愛過兒臣。”

“嘩啦”一聲,蘇柳兒手中的杯盞掉落在了地上。

慕容珩神色鎮定。

他拿出一塊帕子,親自替蘇柳兒將她手上灑到的茶水擦乾淨。

蘇柳兒反握住他的手。

“珩兒……”

“姨母知道,是他們對不起你……”

蘇柳兒抓緊他的手。

“姨母替睿王跟你道歉。”

慕容珩掀起眸子,語氣冷靜。

“兒臣有句話想問姨母。”

“你說。”

慕容珩湊近她:“蘇天菱,是榮親王的親生女兒嗎?”--。“臣沈樾,參見大公主“免禮慕容明鈺稍稍平複了下情緒,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我們自小就熟悉,就不必這麼多虛禮了“公主找臣,是有什麼事嗎?”“冇事就不能找你了嗎?”慕容明鈺的語氣來著一股子熟稔,之後聲音放低,有些期待的看著他:“我們幾年未見了,沈樾,我有話想與你說“公主請說聞言,慕容明鈺擰了擰眉。“外邊這麼冷,怎麼說?你也得讓我進你的府中吧沈樾轉過眸子微微掃了她一眼,冷淡道。“公主深夜過來,還跟我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