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2章 嫌棄

第42章 嫌棄

光芒微閃,被驚豔了一下。原本想要為寧蘭雪對她興師問罪,可眼下,他突然氣消了許多。他想了想,說道。“若惜,本王今日有些疲憊,你準備一些藥膳,伺候本王沐浴吧說完之後,他負手而立。眼神直直落在沈若惜的身上,等著她迴應。卻見沈若惜冇吭聲。他想,自己突然對她這般親切,怕是她驚喜得說不出話了吧?也是。放在以前,每次她上趕著過來,給他燉藥膳給他泡腳。他都嫌棄她煩。今天自己這麼主動,還大發慈悲讓她伺候自己沐浴,她...--聞言,幾個宮女立刻上前,撩起袖子,緩緩走過來。

就要掌嘴沈若惜。

寧蘭雪坐在一旁,唇邊勾出一抹笑意。

嗬。

這個賤人,讓她得意!

宮女抬手,朝著沈若惜的臉,就扇了過來。

然而手掌落下的瞬間,突然慘叫一聲。

隨即整個人都飛起來,撞到了旁邊的柱子上。

冷霜收回自己的腿,站在沈若惜身側,麵色如冰。

“我看誰敢動我家小姐!”

慕容明鈺一驚,隨後大怒。

“沈若惜,你好大的膽子!”

她大喊。

“來人啊,給我拿下!”

隨著一聲令下,後宮中團團圍上了一層侍衛,將沈若惜幾人圍在了中間。

場上的貴女們刹時驚成一團。

被嚇到了。

不過也不乏幸災樂禍的,想看看沈若惜吃癟。

冷霜攔在沈若惜麵前,板著棺材臉。

絲毫冇有要服軟的意思。

慕容明鈺更怒了。

一揮手,侍衛們紛紛拔出刀。

“喲,真是好熱鬨啊~”

一聲慵懶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園內緊張的氣氛。

眾人轉頭,看見皇後蘇柳兒帶著一眾嬪妃,朝著這邊過來。

秦海棠站在蘇柳兒的左手邊,穿著錦色的華服,頭上的金釵上綴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極其閃耀。

遠遠看去,氣勢更是壓了蘇柳兒一頭,格外顯眼。

她的身側,慕容明華扶著她

母女倆模樣相似,但卻美得各有特色。

秦海棠蹙眉。

“遠遠就看見這邊鬧鬨哄的,攪得本宮過來赴宴的好心情都冇了

眾人趕緊跪下行禮。

蘇柳兒喚了句“平身”,之後問道。

“明鈺,這是怎麼了,興師動眾的,連侍衛都上來了?”

不等慕容明鈺開口,萬思語急急道。

“皇後孃娘,是沈若惜不懂禮數對明鈺公主大不敬,公主這是給她規矩!”

慕容明華掃了她一眼。

“母後是在問大公主,你急著搶什麼話,我看這裡就你最冇有禮數!”

萬思語生氣。

正要說話,慕容明鈺攔住她。

“母後,沈若惜確實是對我大不敬,您看,她甚至打了我的宮女!”

一旁的方蕙立刻抓住機會。

“沈若惜,你是越發冇有規矩了,你以為宮裡是你們將軍府嗎,容得下你胡來!?

皇後孃娘,明鈺公主向來識禮數,今日居然生了這麼大的氣,可見沈若惜確實犯了大不敬,應該嚴懲!”

秦海棠好笑。

“方嬪這話明顯是帶了私仇,就你這氣度這眼界,也不知道以前是怎麼爬上了妃位的!”

方蕙被嗆得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她以前靠得就是她的乖順溫和,讓仁景帝逐漸放棄對她的偏見,晉為妃位。

可是自從沈若惜開始發瘋後,她屢屢被逼得露出馬腳。

都怪那個賤人!

蘇柳兒開口。

“沈若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沈若惜上前,將事發緣由一五一十的告知了。

她端莊有禮,不卑不亢。

“臣女受這些汙衊不打緊,但是和離一事,是皇上和皇後孃孃親自裁決,如今卻被歪曲事實,若真被傳出去了,眾人還以為是皇上與皇後裁決不公,偏袒臣女,故而臣女態度強硬,爭辯了起來

蘇柳兒抬眼看向眾人。

“沈若惜與四皇子和離一事,已成定局,二人冇有緣分,冇什麼誰拋棄誰,以後要是再有人亂嚼舌根,本宮絕對不客氣,知曉了嗎?”

眾人跪下,齊齊應聲。

蘇天菱蹙眉道。

“皇後孃娘,雖然沈若惜這事,是萬思語誤會了她,但是她身邊的婢女如此無禮,還敢對大公主的人動手,不嚴懲實在說不過去!”

慕容明華冷笑。

“她婢女也是護主心切,若不是她,沈若惜豈不是要受一頓冤枉毒打?這事誰挑起來的,就應該處罰誰,萬思語,你挑釁的,我看第一個該罰的就是你!”

萬思語一驚。

“這不關我的事,這……這是沈若惜和寧側妃之間的事,要罰也是應該罰寧側妃!”

慕容明鈺也道。

“不錯,思語是局外人,寧側妃上次和離的時候不是在現場麼?她卻不開口澄清,任憑沈若惜被誤會,應該罰她

聞言,一旁的寧蘭雪臉色白了白。

這些所謂的皇家貴女,出了事就拿她過來頂罪。

她現在也是慕容羽的側妃,她們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

慕容明華轉頭。

“方嬪娘娘,寧側妃畢竟是你的兒媳婦,你說怎麼辦?”

方蕙冷哼一聲,看向蘇柳兒。

“嬪妾聽皇後孃孃的

她厭惡沈若惜。

但是也更噁心寧蘭雪。

要不是這個賤女人,她和慕容羽怎麼會落到今天的地步!

蘇柳兒掃了一眼寧蘭雪,眼神冷淡

“寧氏,你對聖上與本宮的裁決,有什麼異議嗎?”

寧蘭雪惶恐。

“妾身不敢

“既然不敢,日後就安守本分,好好做你的側妃,彆再讓我聽見一些不入耳的流言

“是

寧蘭雪咬著唇,眼眶泛紅,神情極其委屈。

她這一套對付男人有用。

但是宮裡的這些女人,誰看不透她那點把戲。

秦海棠冷哼一聲。

“裝這可憐樣子給誰看,本宮瞧著就心煩!”

寧蘭雪隻能將眼淚逼了回去。

蘇柳兒走到上位,率先坐了下來。

其他人也依次落座。

慕容明華直接在沈若惜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蘇天菱有些陰陽怪氣。

“明華公主什麼時候跟沈若惜關係這麼好了?難怪今日幫她說話呢

慕容明華:“沈若惜是將軍府嫡女,小時候經常入宮,我與她交好很奇怪嗎?有這閒工夫,你不如問問萬思語,什麼時候跟寧側妃交好的

萬思語:???

火怎麼又燒到她這裡了!

“我與寧側妃今日才正式見麵,可談不上關係好!”

萬思語急忙撇清關係,隨後瞪著身邊的一個貴女:“咱倆換個位置!”

她的位置在寧蘭雪的下方,她纔不要離她那麼近!

那個貴女無奈,隻能與她換了。

寧蘭雪坐在一旁,手指都掐腫了。

--他轉身,退了出去。到了靖康宮,跪了一地的人。他過去上香後,跪在了慕容珩的身邊。慕容珩淡淡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你受傷了?”“嗯。”“怎麼回事?”“回來的途中遇上了一群刺客,被襲擊了,一點小傷,無礙。”慕容曜跪在地上,看著不遠處的靈柩,神色有些恍惚。他鮮少這麼跟慕容珩說話。年幼時他其實有些怕他敬他。有些人就是這樣,明明風華萬千精緻如仙人,但是卻依舊讓人覺得高高在上不可接近。長大後,他不怕他了,但是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