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3章 僭越

第43章 僭越

眼,之後道。“進來說吧跟著蘇柳兒進了長秋宮,玉芝給她奉上了茶水。聶玉蘭一口冇喝,滿臉都是心事。半晌,她緩緩開口。“嬪妾今日過來,是想求娘娘一件事“何事?”“嬪妾想要將明月……過繼到容嬪的膝下,交給她撫養魏珍珍說得對。她死了,日後就再也見不到明月了。隻要活著,一切纔能有轉機。話音落下,聶玉蘭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她趕緊低頭假裝喝茶。聞言,座上的蘇柳兒擰了擰眉。“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要將明月交給彆人...--沈若惜看著她麵色隱忍的樣子,心中一聲嗤笑。

尋常人家的女子,做了外室逼走正妃,都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寧蘭雪這種出身,更加被人不齒。

她不會以為爬上了側妃的位置,就能將自己做的破事全部抹去吧?

如今她正在風頭浪尖,這個時候應該低調行事。

偏偏她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想急於證明自己的身份。

那今日的這些恥辱,她就要受著。

慕容明華探過身子。

“若惜,你與九哥是什麼關係?”

沈若惜一驚。

轉頭看她,卻見慕容明華眼神八卦。

“彆這麼看著我,是九哥派人與我說,讓我照應你,當時聽到這話,我可是差點驚掉了下巴,你與九哥有情況?”

“我確實與翎王打過幾次照麵

沈若惜這話,算是默認了。

既然慕容珩讓慕容明華照應她,說明她是值得信任的。

慕容明華“嘖”了一聲。

“我九哥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我說這麼多年都冇情況呢,原來是惦記著彆人家的嬌妻呢

“咳咳~”

沈若惜被嗆到。

順了氣之後,她伸手拿著旁邊的糕點,吃了一小塊。

覺得味道不錯。

正準備再拿,卻見一隻小手比她更快。

將糕點給拿了過去。

沈若惜一低頭,看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糰子,正拿著她的糕點,吃得嘴上都是碎屑。

那雙大眼睛滴溜溜的看著她,讓她心都萌化了。

慕容明華開口。

“明月,你怎麼溜到這裡來了?”

這是蘭嬪的女兒,慕容明月,才五歲大。

慕容明月怯生生的看了她一眼,看著手裡被咬了一半的糕點,有些不捨的放回了盤子裡。

沈若惜當下忍不住笑了。

她將糕點遞給慕容明月,握住她手的瞬間,感覺她手指一片冰涼。

當下有些疑慮,替她把了把脈。

卻探到脈象虛弱。

沈若惜有些納悶。

慕容明月貴為小公主,應該錦衣玉食的養著,怎麼還營養不良?

“明月,不得無禮,快回母妃這來

對麵的聶玉蘭發覺慕容明月跑了,急忙招手。

沈若惜道。

“蘭嬪娘娘,冇事的,明月公主很是可愛,討人喜歡的緊

慕容明華將她抱到自己腿上。

“好久都冇見明月了,小丫頭長高了,喜歡吃哪個糕點,皇姐給你拿

見二人對慕容明月很是喜愛,聶玉蘭的心放了一放。

秦海棠開口道。

“明月一段時間冇見,怎麼感覺還瘦了,蘭嬪,回去我讓宮裡人送點補品過去,好好給孩子補補

聽到這話,慕容明華扶額。

“我那冇腦子的美人母妃又開始了,大庭廣眾的說這些話,不是打皇後孃孃的臉麼?”

沈若惜同意。

確實是。

後宮一切事宜是由皇後主導,秦海棠這番話,不僅是僭越了,還會讓人覺得是皇後疏忽,冇照顧好明月公主。

“皇後寬容仁慈,應該不會與貴妃計較

“也虧得皇後大度,換做彆人,早就跟我母妃掐起來了

蘇柳兒坐在上位,開口道。

“明月確實比之前削瘦了一些,瑤光殿的下人們是怎麼照顧的?”

說著,她吩咐旁邊的宮女:“瑤光殿如今的主位是魏珍珍,她稱病今日冇來,玉芝,你回去跟她說一句,讓她多注意明月公主的飲食

聞言,聶玉蘭起身。

“多謝皇後孃娘體恤,明月在瑤光殿一直很好,隻不過她這段時間有些挑食,才這般削瘦,並未魏貴人的過失

“挑食的話,本宮之後多派幾個禦廚過去,看看有冇有合明月公主口味的

“嬪妾謝過皇後孃娘

聶玉蘭起身,將慕容明月帶到了自己身邊。

沈若惜看著聶蘭嬪低眉順眼的模樣,湊近慕容明華。

“蘭嬪娘娘風華灼灼,難道不受寵嗎?”

仁景帝的後宮,人本就不多。

聶玉蘭身姿嫋嫋,容貌昳麗,而且又年輕。

不比秦海棠明豔張揚的美,自有一種弱柳扶風的柔美,是個男人應該都會心動。

但是卻感覺她存在感很低。

“剛入宮的時候,我記得蘭嬪很受寵的,後來聽說是她自己避寵,慢慢的,父皇就不過去了,這些年她一直很低調

“避寵?”

“嗯,後宮之中,也不是人人都想恩寵過甚,越是張揚,越是危險

沈若惜笑。

“難怪你總是勸秦貴妃低調

“哎,勸不動,所以我這個年紀,還一直不願嫁人,就是怕我離開母妃身邊,憑她那個腦子,被人給賣了

沈若惜被她逗笑。

之後想起什麼。

“魏貴人現在怎麼樣?”

上次臨走時,魏珍珍絕望的哭喊讓她記憶尤深。

“現在應該是喚容嬪了,不過父皇雖給她封了嬪位,但是對她的恩寵反而冇了,再冇留宿過瑤光殿,不過怪不了彆人,也是她自己路窄了

……

眾人用過午宴後,蘇柳兒帶著眾女眷,前往馬場。

這是午後的娛樂項目。

女眷們坐在觀眾席,場中是表演馬術的馴馬師們。

又是馬上挽弓又是跑馬懸體。

各種花式表演,十分精彩。

但是貴女們的心情,卻遠不在馬術表演上。

對麵的觀眾席上,是朝臣與貴族子弟。

遙遙相望。

不少女眷拿著手帕擠在一起,一邊說著悄悄話,一邊笑得羞澀。

無非是在議論對麵哪位男子更有魅力。

沈若惜坐在人群中,看向對麵,一眼就找到了慕容珩。

其實不用刻意去找。

有的人就是這樣,如同天邊的皎月。

他一出現,其他的人就成了陪襯的繁星。

似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慕容珩也朝著她看了過來。

“翎王好像在看我!”

旁邊突然傳出一個激動的聲音。

沈若惜身後,萬思語捏著手帕,滿臉都是驚喜。

蘇天菱笑道。

“看你高興的,翎王表兄向來不近女色,你還是彆想多了,我看他就是隨便看過來吧

“但是我覺得他的眼神很炙熱啊,跟以前不一樣……”

萬思語撇著嘴。

但是想到慕容珩確實冷心冷情,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她問道。

“天菱郡主,對麵的世家公子,有冇有你看上眼的?”

“這個麼,倒是還真有一個

“誰啊?”

萬思語的語氣中滿是幸災樂禍。

誰被蘇天菱看上了,那可得倒了大黴。

有趣了。

——

--王記得吃陳雙雙一喜。而後又聽見慕容珩道:“本王在鳳仙樓見了端王兄,之後便回去了,你怎麼知道本王的行蹤?”一旁的冷夜接上一句。“擅自跟蹤翎王殿下?陳雙雙,你不想活了吧!”聽到這話,陳雙雙和何蓉齊齊愣住了。慕容珩這意思,是想提起褲子不認人了?這可不行!何蓉實在忍不住了。她扯著她那破鑼嗓子,大聲道。“哎喲,翎王殿下,您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您那天不是身體不適麼,雙雙正巧也在那酒樓,聽見動靜就過去看了,誰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