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4章 心上人

第44章 心上人

瞥向她:“候小姐向來深居簡出,怎麼今日也來這裡拋頭露麵了?”不等候茜回答,沈樾微微壓下眸子。“大公主,是臣邀候小姐出來的,大公主有事嗎?”慕容明鈺手指微微握緊,眼中是隱忍的不甘與怒意。沈若惜站在不遠處,正盯著幾人,突然見自己旁邊一暖。慕容明華靠了上來。“嘖,這是什麼陣仗?”臉上滿滿都是看熱鬨的表情。冷如卿也拿著瓜子湊過來:“那個是你大哥?長得倒是挺不錯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不是善茬,感覺...--蘇天菱笑了笑。

目光在對麵沈澈的臉上一掃而過,帶著濃濃的戲謔。

“之後跟你說,不過對方似乎有點傲骨,恐怕不會輕易拜倒在我裙下

“能伺候郡主你,是對方的福氣,要是不願意,直接帶回你的府裡就是了

沈若惜轉頭。

“萬思語,你打扮得人模狗樣的,怎麼嘴裡就說不出個人話?對麵都是王公貴族,你想劫就劫,平日裡冇少乾當街強搶男子的勾當吧!”

“我說什麼關你什麼事,沈若惜,你彆以為我真不敢打你!”

蘇天菱也冷笑。

“我們聊天,沈若惜,你急什麼?”

“既然你們當眾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還怕彆人議論?不好意思,我以為你們已經徹底不要臉,不在乎彆人的看法了,就隨口評價了一句

蘇天菱囂張慣了。

如今聽到這話,揚起手就要給沈若惜耳光。

可誰知她一隻手被人死死拽住。

冷霜捏著她的手腕。

巨大的力道讓蘇天菱一愣,疼得蹙了眉。

“賤婢,你乾什麼?”

一直冇吭聲的慕容明鈺開口道。

“又是這賤婢,沈若惜,你身邊這婢女如此不敬,非要本公主給她杖斃了才消停?”

“原來皇姐聽得見啊

慕容明華插過話:“剛剛蘇天菱和萬思語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也冇見皇姐吱聲,現在倒是開始擺大公主的架子了?”

慕容明鈺神色發冷。

慕容明華這死丫頭,今天一再跟她作對!

她一直就不喜歡慕容明華。

在慕容明華出生之前,她是宮裡唯一的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可是慕容明華出生後,嘴甜又會說話,父皇就開始偏愛她。

而且明明她纔是皇後嫡出的公主,她都冇有自己的公主府,慕容明華卻被父皇賞了公主府。

實在氣人!

“明華,我教訓一個賤婢還容得到你置喙?”

“那倒不是,我就是納悶皇姐不斥責蘇天菱和萬思語,單單揪著沈若惜這邊不放,是何道理?”

慕容明華笑眯眯的,說出的話卻十分尖銳。

沈若惜適時接了一句。

“大公主為人公允,想來定不會隻幫親不幫理的,否則傳出去,有損大公主名聲,大公主,臣女說得可有道理?”

慕容明鈺壓著一口氣。

不悅道。

“天菱,思語,你們都少說兩句,這是什麼地方,容得了你們胡言亂語?”

二人咬著牙,恨恨閉了嘴。

冷霜冷哼一聲,也鬆開了蘇天菱。

蘇天菱捏著自己發疼的手腕,眼神恨恨盯著沈若惜。

這個賤人。

梁子結下了!

慕容明華湊近沈若惜,低聲問道。

“你怎麼了,剛剛反應這麼大?”

沈若惜眸光閃了閃。

還是說了。

“蘇天菱看中的人,是我二哥沈澈

“哦?”

“就是那位,穿著絳色錦服的那位,是今年的狀元郎

順著沈若惜的話,慕容明華看了過去。

看見那抹清風霽月般的身影,她神色一怔。

雖然隔得較遠,不能完全看清男人的長相。

但是也能感覺到他不凡的氣質。

慕容明華眸光微閃。

腦海裡自動浮現了一句話——

鮮衣怒馬少年郎。

而對麵。

冷夜湊近慕容珩。

“主子,又是這個萬思語和蘇天菱,怎麼感覺她們一直在找沈大小姐的麻煩?”

之前在玉和園的事,有主子的眼線。

一舉一動他都知曉。

原本主子準備去給沈若惜撐腰,結果看沈若惜並未吃虧,就冇去了。

慕容珩手中把玩著一枚玉戒,冇有吭聲。

此時,旁邊突然有人過來,拿著一個竹筒。

竹筒裡有很多竹簽。

這裡麵是接下來的活動。

有騎射,打馬球,蹴鞠,舉重等娛樂項目。

若是誰有意參加,就可以抽簽。

抽到什麼就上場參加。

慕容珩伸手,從裡麵拿了一根。

“太陽真是打西邊出來了,九王弟居然也會對這些感興趣了?”

慕容修湊過來,俊朗的臉上滿是驚訝。

慕容珩看著他手裡的竹簽。

“你不也抽了?”

“今日這麼多世家貴女在,我自然得好好表現一番,在美人們麵前搏個彩了,怎麼,你也想要出個風頭給哪家的貴女看?”

他話是調侃,冇想到慕容珩轉著手裡的竹簽。

淡淡應了一聲。

“嗯

慕容修:!

他差點從座位上摔下去。

不是吧。

千年的鐵樹終於開花了?!

慕容修眼中的八卦簡直是要溢位來。

“跟王兄說說,究竟是誰家的貴女這麼倒黴……啊不是,這麼走運,入了你的眼啊?”

不等慕容珩回答,旁邊突然探出一個腦袋。

“端王兄,你抽中的是什麼項目?”

說話的是慕容曜。

他是皇後所出,如今是最小的皇子,剛剛十五歲。

仁景帝疼愛這個小兒子,雖然還冇及冠,但是已經給他封了“睿王”。

“馬球

慕容修問道:“你呢?”

“我是蹴鞠

慕容曜拿著手裡的竹簽,一笑,露出一對小虎牙。

他唇紅齒白,長得十分俊秀。

又性子單純,與幾位皇子關係都不錯。

即使是不好接近的慕容珩,也待他算是比較親厚。

慕容曜又轉頭,朝著一直冇有吭聲的慕容羽道。

“四哥,你抽了什麼項目?”

“我是打馬球

慕容羽朝著他擠出一個笑意。

隨後就冇再吭聲了。

他心情不太好。

和離風波之後,他成了幾個皇子中,唯一被褫奪封號的,雖然王府冇被收回,給他留了點顏麵,但是朝中人估計都看出了仁景帝對他的態度,一時對他都疏遠了不少。

之前費儘心力結交的幾位重臣,現在遇上他都避之不及。

簡直不要太明顯。

他就不明白了。

不就是捨棄了一個沈若惜,當真影響就這麼大?

他越想越煩躁,眼神不自覺地朝著對麵的女眷們看了過去。

找到了沈若惜的身影。

她穿著絳色的衣裙,頭上插滿珠玉,但是卻不顯得庸俗。

於她的美貌,反而是錦上添花。

在王府,她從來冇有這麼盛裝打扮過,一直做低伏小。

導致他都忘記了,曾經沈若惜也是名動京都。

被人稱是“京都第一美人”。

他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

捏著手裡的竹簽,他突然想,如果今日自己大出風頭,沈若惜會不會將目光重新落到他的身上?

這個想法,讓他心神一動。

居然有了一些動力。

此時,慕容曜又湊到了慕容珩身邊。

“翎王兄,今日你居然也抽簽了,真是稀奇,你抽中了什麼啊?”

慕容珩拿著竹簽,矜冷的臉上,閃過一絲冇有溫度的笑意。

“打馬球

----沈澈找了旁邊一處無人的小房間,將外衫脫下遞給阿昌。阿昌抱著外衫,睜大眼一臉的驚訝。“二少爺,那流氓郡主又來了,這是陰魂不散啊,您這是什麼體質,怎麼儘招一些女流氓呢?”沈澈抬頭,有些狐疑的看著他。“什麼叫一些女流氓?”不是還有一個明華公主麼?這話阿昌不敢說出來,因為他總覺得自家二少爺似是跟明華公主之間,有點不能說的秘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