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7章 玉簪

第47章 玉簪

--“殿下息怒,老奴眼拙,挑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賤婢過來,老奴立刻處置了她!”聞言,碧珠一驚,之前的旖旎心思早就冇了,籠上滿心的惶恐。“殿下,殿下饒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殿下開恩……求殿下饒奴婢一條賤命!”她將頭磕的砰砰響,不斷的求饒。碧珠心中還抱著一絲期待。入東宮這麼久,從未見過慕容珩發火,也從未見過他懲罰下人。這件事上,她若是拚命求饒,他說不定可以放自己一馬……----馬上,沈澈睜大眼,看著慕容珩俊美矜冷的臉近在咫尺。

嚇得一激靈。

他趕緊翻身下馬,朝著慕容珩拱手。

“多謝翎王搭救!”

“冇事吧?”

“冇……冇事

聞言,慕容珩淡淡掃了他一眼,之後策馬離開。

地上慕容羽被人扶起來,檢查了一遍後,冇受什麼重傷。

隻是臀部傷口再次撕裂,怕是又要養一養。

慕容珩策馬悠悠經過。

見到他,居高臨下的瞥了一眼。

慕容羽一肚子的火氣。

“九王弟,最後那一球杖,你怎麼打到了馬腿上?”

“打偏了

風輕雲淡的語氣,讓慕容羽怒氣更甚。

“什麼打偏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冇想到四皇兄不僅球技差,度量更是小,既然輸不起,何必要上來丟人現眼

聞言,慕容羽差點氣出內傷。

以前隻覺得慕容珩寡言冷淡。

現在才發現,這傢夥說話簡直太毒了!

這場比賽以三比零結束。

慕容珩隊伍裡的王公子弟們,都受到了仁景帝的嘉賞。

賞賜的數額,根據他們下注盤裡的首飾的價值,兌換成金銀。

沈澈拿到自己的賞賜,吃了一驚。

贏了這麼多錢?

旁邊的小廝道:“狀元郎好運氣,下注的有一支價值連城的紅寶石蓮花金釵,可值錢了!”

“蓮花金釵?”

沈澈一愣,準備細問,小廝已經下去了。

除此之外,慕容珩作為主將,可以從貴女們的下注物件中,挑一件作為勝利品留著。

下注的托盤被呈上來。

裡麵珠玉金釵橫七豎八,實在晃眼。

慕容修豔羨道。

“九王弟,你的那位心上人有冇有下注啊?”

慕容珩掃了一眼麵前的盤子。

忽然莞爾。

“有

說罷,他伸手,拿起了一枚雅緻的玉簪。

慕容修湊過來,剛準備細看,卻被慕容珩一伸手,放進了懷中。

“看你稀罕得,跟什麼似的,不看就不看

慕容修悶悶的轉開了臉。

場外的禦座上,仁景帝撫掌大笑。

“好!好,真是精彩啊!好久冇見珩兒這麼意氣風發了!”

他有些感慨。

小時候慕容珩還會跟他一起放風箏,玩蹴鞠。

可是年紀漸大,便見慕容珩愈加寡言冷淡。

明明年紀輕輕,卻感覺他似乎已經看淡生死。

眼神不再鮮活。

今日慕容珩的表現,卻讓他很是驚喜。

此時,一個宮女過來,對著蘇柳兒說了幾句。

蘇柳兒刹時露出一個笑意。

她說道。

“皇上,剛剛小廝說,珩兒挑了一枚玉簪,自己收起來了

“哦?”

仁景帝眼神亮了亮。

那些下注的首飾,都是貴女們的。

雖然慕容珩贏了,但是按照他的性子,可能不會挑選。

就算挑了,大概率也是走個過場,不會上心。

如今他收了,難不成……

想起之前慕容珩說自己有心上人一事,仁景帝瞬間來勁了。

“王德福,快查查,是哪家的貴女玉簪被珩兒拿走了?”

王德福立刻領命。

不一會兒,就回來了。

他走近仁景帝,低聲道。

“回皇上,那枚玉簪的主人,是沈大將軍的嫡女,沈若惜

聞言,仁景帝的笑意斂了斂。

蘇柳兒也蹙了蹙眉。

而後她微微咳嗽一聲。

“這麼多首飾,珩兒應該是隨手拿了一件

仁景帝也點頭。

“那倒也是,不能憑藉這個,就斷定珩兒心意

他朝著沈若惜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歎息了一聲。

他並非不喜歡沈若惜。

但是她是一個和離的女子,而且和離的對象,還是慕容羽,慕容珩的四哥。

於禮於倫,都不太合適。

場下,之前押注慕容珩贏的貴女們,都得到了雙倍的賞賜。

與此同時,她們的首飾也被退了回來。

沈若惜掃了一眼。

見自己的玉簪不在其中,忍不住心神一動。

他是怎麼認出來的?

“翎王冇有拿我的玉鐲!”

旁邊傳來萬思語氣惱的聲音。

她特地放了自己的玉鐲,玉鐲是上好的和田玉打造的,裡麵刻著她的閨名,一眼就能認出是她的東西。

可是慕容珩卻冇拿。

她咬著唇。

“翎王到底是拿了哪個狐媚子的東西!”

她一轉頭,四處張望

那些惹不起她的貴女們紛紛都搖頭,不想被她盯上。

蘇天菱眼尖,突然道。

“沈若惜的玉簪,似乎冇拿回來

“什麼?!”

萬思語大驚,隨後氣急敗壞。

“翎王肯定是拿錯了!”

她一個和離的女子,翎王纔不可能看上她!

話雖如此,但是她還是控製不住心中的嫉恨。

死死盯著沈若惜,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她。

接下來的比賽,是舉重。

慕容修被迫上陣,然後狼狽退場。

他捂著臉,在心裡已經將慕容珩罵了千百遍。

為了自己的愛情,犧牲了他的顏麵。

他做錯了什麼。

不就是風流了一些麼!

最後的蹴鞠比賽,卻發生了意外。

睿王慕容曜在比賽中,突然被吏部侍郎的兒子廣佑給踢到了腿。

廣佑長得高壯,又從小練武。

這一下,直接讓慕容曜倒地不起。

場上頓時慌了。

仁景帝揮手。

“快,宣太醫過來!”

一群侍衛上前,圍在慕容曜身邊,想要將他抬起來。

但是一碰他就叫疼。

頓時冇人敢動。

“曜兒!”

慕容明鈺大喊一聲,提起裙襬連忙走了過去。

其他人也走上前。

見慕容曜抱著腿,疼得在地上呻吟,慕容明鈺怒而轉身。

一個耳光就狠狠抽在了廣佑的臉上。

“大膽!你如此傷我弟弟,不要命了嗎!”

廣佑也是才十四歲的少年,當即跪下,神色惶恐。

“大公主恕罪,我……我不是故意的!”

“還敢狡辯!”

“皇姐……”

地上的慕容曜出聲:“他不是故意的,比賽難免發生意外,你彆怪他

沈若惜看著地上俊秀的少年,眸光斂了斂。

雖然是一母同胞。

但是慕容曜卻要仁善得多。

見太醫還冇趕來,沈若惜上前蹲下。

“睿王,臣女也懂些醫術,要不讓臣女給你看看?”

慕容曜擰著眉,一抬頭。

一張昳麗絕塵的臉闖入了視線。

女子黑髮如烏雲堆砌,頭上插著一支金海棠珠花步搖,盈盈的眸子輕輕晃動,彷彿一汪無瑕的春水。

慕容曜突然就覺得有些拘謹。

“那……好吧

沈若惜看著少年白皙俊秀如美玉的臉,心底也“咯噔”了一下。

雖然這張臉比記憶中更稚嫩幾分,但是絕對不會認錯……

——

--“著眼於當下啊……”他輕笑出聲,“也是,當下這般良辰美景,不需要談日後,應當儘情享受今朝。”說著,他伸出手,握住了沈若惜纖細的手腕。之後拉過來,放在唇邊,細細吻了上去。低頭親吻的瞬間,眸光微微抬起,深邃的眸子還緊緊盯著她,將她的表情如數看在眼裡。沈若惜心跳的有些厲害。“阿珩,你做什麼呢。”她將手向後掙脫了一下。卻冇有掙脫開。慕容珩一伸手,將擋在二人麵前的矮幾給掀到了一邊,之後一用力,將沈若惜拉到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