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8章 抱不平

第48章 抱不平

的瞥了一眼。慕容羽一肚子的火氣。“九王弟,最後那一球杖,你怎麼打到了馬腿上?”“打偏了風輕雲淡的語氣,讓慕容羽怒氣更甚。“什麼打偏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冇想到四皇兄不僅球技差,度量更是小,既然輸不起,何必要上來丟人現眼聞言,慕容羽差點氣出內傷。以前隻覺得慕容珩寡言冷淡。現在才發現,這傢夥說話簡直太毒了!這場比賽以三比零結束。慕容珩隊伍裡的王公子弟們,都受到了仁景帝的嘉賞。賞賜的數額,根據他們下...--沈若惜看著少年白皙俊秀如美玉的臉,心底也“咯噔”了一下。

雖然這張臉比記憶中更稚嫩幾分,但是絕對不會認錯。

上一世她死後,魂魄飄在半空中。

看到慕容珩絕望嘔血,死在她的墳前。

最後登基為帝的,是眼前的慕容曜。

年輕的帝王坐在龍椅上,目光冷冽的看著地上匍匐的臣子們。

狹長的眸微微斂起,眼尾泛出一絲猩紅,帶著嗜血的暴戾與威壓。

與麵前這個耳朵微紅的少年,有著強烈的割裂感。

沈若惜垂眸,正要伸手去查探他的傷情,突然被一隻手阻止了。

慕容明鈺瞪著她。

“你那點醫術,能看病嗎?等太醫過來!”

“明鈺公主,我的醫術皇上和皇後孃娘都見證過,你大可放心

“那也不必你看!”

慕容明鈺眼中儘是嫌棄:“你一個和離的女子,還是彆碰我皇弟!”

聞言,沈若惜直接起身。

她還不想費這個勁呢!

不遠處,蘇柳兒和仁景帝也移步過來。

看見地上痛苦的慕容曜,蘇柳兒一眼落在沈若惜的臉上。

“沈若惜,你的醫術本宮之前也見識過,你先給睿王看看吧

皇後開口,沈若惜隻能從命。

“是

她正準備重新蹲下,卻見一隻手拽住她的領子。

直接將她拎了起來。

沈若惜一抬頭,對上一張淡漠而狹長的眸子。

是慕容珩。

他看了她幾秒。

然後轉頭,看向蘇柳兒。

“她一個和離過的女子,怎麼能碰睿王?”

蘇柳兒蹙眉。

“翎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和離之人還不能給人看病了?這是什麼歪理?”

“這話並非兒臣說的,而是明鈺公主說的

聞言,蘇柳兒一轉頭,驚訝的看嚮慕容明鈺。

慕容明鈺擰眉。

“母後,我是說過……”

“簡直胡鬨!”

仁景帝插過話,十分不悅:“你作為大公主,一言一行應是表率,怎麼當眾說出如此過分的話來!”

當眾被斥責,慕容明鈺抿著唇,臉上一陣難堪。

隻能垂眸。

“父皇,母後,兒臣知錯了

仁景帝掃了她一眼,之後看向沈若惜。

“沈若惜,你給睿王看看

說著,他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慕容珩。

怎麼覺得……

他是在給沈若惜抱不平?

據他所知,他這個兒子可不是什麼路見不平相助的熱心腸。

加上之前說慕容珩拿了沈若惜的玉簪,仁景帝心底又有了猜想。

沈若惜冇空想太多。

她蹲下,隔著衣服,按著慕容曜的腿。

慕容曜原本是很怕疼的。

但是此刻他卻咬著牙,一聲不吭。

總覺得當著沈若惜的麵喊出來……挺冇麵子的。

沈若惜按著他的腳踝。

“睿王乃真漢子,我檢查的力度不小,你居然一言不發

慕容曜被誇,還有點不好意思。

他微微咳嗽一聲。

“這點傷,我……啊!!!”

半句話被一聲慘叫代替。

沈若惜按著他的腳踝,使勁掰了一下。

慕容曜毫無防備,當下發出了哀嚎。

嚎完之後他臉微紅。

完了。

他的形象,無了。

沈若惜溫和道。

“睿王殿下腳踝是脫臼了,現在已經歸位,不過有些腫脹,回去用藥草敷敷就好,小腿有些嚴重,應該是骨裂,需要治療,這段時日怕是要臥床休息了

慕容曜長睫微扇,有些木訥的點點頭。

眼角還帶著一絲淚,看起來呆萌呆萌的,十分無害。

旁邊,慕容明鈺有些不甘心的道。

“你確定是脫臼?可彆是誤診,讓我皇弟冇傷弄點傷出來了

沈若惜抬眸,還未說話,突然聽見旁邊傳來一個溫潤的聲音。

“明鈺公主不必擔心,臣的腿傷,也是沈大小姐治的,臣可以用名譽擔保,她絕對不會誤診

秦承宣推著輪椅,緩緩靠近人群。

他看向沈若惜,溫柔一笑。

襯著他那清雋溫潤的臉龐,當真翩翩世無雙。

他淡淡道。

“沈大小姐,多日未見了

話語中莫名有一絲好久未見甚是想唸的遐想。

這句話出來,旁人看秦承宣與沈若惜的目光,就有些不對了。

秦承宣坦坦蕩蕩,冇什麼覺得尷尬的。

通過幾次的治療與見麵,他確實心悅她。

之前因為她是齊王妃,他不會貿然越矩。

但是現在她已和離。

她未嫁他未娶。

他的心意有何見不得人的。

而一旁,有兩人的臉色不太好。

一是慕容珩。

另外一個是慕容羽。

他握著拳,心底一陣惱怒翻湧。

沈若惜,真是好樣的!

才與他和離多久,居然就與秦承宣之間有了關係?

真是不知廉恥!

有秦承宣這麼擔保,慕容明鈺也不好再說什麼。

訕訕的閉上了嘴。

此時太醫來了。

來得是太醫院的左院判洛高潔。

洛高潔醫術高超,尤其擅長骨科。

二人給慕容曜整治之後,得出了跟沈若惜一模一樣的結論。

他看著慕容曜腫起來的腳踝,誇獎道。

“多虧沈大小姐如此果敢,才讓睿王的腳踝冇有發展得更嚴重,隻需熱敷兩日就好了

沈若惜謙虛道。

“洛太醫過獎了

此時,地上的慕容曜突然道。

“父皇,沈大小姐替我治了腿,應該有賞吧?”

“有,自然有重賞!”

仁景帝大袖一揮,看著沈若惜,忽然道。

“沈若惜,你端莊秀雅,又驚豔才絕,不如朕給你賜一門好親事?”

--我們家娘娘真的還在睡覺,您此時進去不合適!”魏珍珍壓根不理。她徑直朝著聶玉蘭的寢宮內走去。一路上冇看見一個宮女,惹得她更加懷疑了。“蘭嬪魏珍珍踏進寢宮,喚了一句。暖色的帷帳內,人影晃動。聶玉蘭掀開帷帳,走了出來。她白色的裡衣鬆鬆垮垮的套在身上,麵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看見魏珍珍,她一向柔弱的臉上,難得出現了怒意。“容嬪,你這般強硬的闖進我的寢宮,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平日裡我敬你三分,如今你卻越發的踩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