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49章 衝突

第49章 衝突

意究竟是怎麼回事,陰魂不散!她看也冇看慕容羽一眼,轉身就要走。慕容羽追上來。“沈若惜,你給我站住!”他滿臉怒意:“你真是可以的啊!剛剛在宮裡勾引翎王,現在出來了又立刻私會秦承宣,我就說你一心要要與我和離,原來外麵早就有了人!”沈澈上前。“我在這裡,世子那邊也帶著下人,坦坦蕩蕩的見麵,怎麼就是私會了?”沈若惜道。“二哥,他眼瞎,你跟他解釋什麼,咱們回家“你站住!你說,你到底什麼時候勾搭上他二人的?”...--聞言,眾人神色大驚。

沈若惜更是神色微變。

她正準備開口,一旁沈澈上前。

“皇上,若惜和離不久,如今突然賜婚,實在有些不妥

沈天榮連連點頭。

“是啊是啊

沈澈:“再說微臣與父親也十分不捨她馬上嫁人,想要她在家久留一些

沈天榮:“是的是的

沈澈:“還請皇上收回成命,換成其他的嘉賞

沈天榮:“是是是

仁景帝笑道。

“沈愛卿不必如此惶恐,朕說笑呢,來人呐,賜沈若惜金鑲玉瑪瑙一對,以嘉獎她救治睿王有功!”

聞言,沈若惜才鬆了口氣。

“謝皇上

仁景帝笑了笑,微微轉身。

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旁邊的慕容珩,見他眸光眸光淡淡,看不出情緒。

仁景帝蹙眉。

猜錯了?

還是說這小子藏得深?

所有的娛樂項目結束後,天色已經暗了,眾人散去。

沈澈與今年的榜眼和探花郎被留下,與仁景帝一起共進晚宴。

沈若惜在慕容明華的盛情邀請下,也留了下來。

在秦海棠的小廚房用過膳後,她挑了些比較精緻的吃食和補品,讓二人帶過去瑤光殿給明月公主。

月光皎皎,空氣留香。

沈若惜與慕容明華走在小徑上。

沈若惜突然想起什麼。

“對了,關於睿王殿下,你能跟我說說嗎?”

“十一皇弟麼?”

慕容明華揹著手,笑了笑:“睿王是皇後所出,其實我與他不熟,但是他自小就性格純良,很是溫厚,宮裡的人都很喜歡他,包括父皇

“睿王殿下……這麼單純嗎?”

“你懷疑什麼嗎?”

“冇有

沈若惜笑了笑。

隻是上一世的慕容曜,與如今的慕容曜。

差的太多了。

上一世他登基的時候,是十八歲。

短短三年,當真會讓一個人改變這麼大嗎?

二人剛靠近瑤光殿,門口的太監立刻前來行禮。

“明華公主千歲!公主怎麼突然造訪了,奴才這就去稟告裡麵的二位主子!”

他話音剛落,突然聽見裡麵傳來一陣摔東西的聲音。

還有孩子的哭聲。

慕容明華神色微變。

“不必了,我們自己進去

說著,她帶著沈若惜和身後的奴才,快步走了進去。

聲音是聶蘭嬪的屋內發出來的。

二人一走進去,便看見地上撒了一地的糕。

魏珍珍披散著頭髮站在桌邊,麵色陰沉。

而對麵的聶蘭嬪則是護著明月公主在懷裡,神色驚慌。

慕容明月似是被嚇到,正在嚎哭。

“遠遠就聽見瑤光殿內好熱鬨,這是怎麼了?”

慕容明華聲音微冷,邁步上前。

聽見動靜,聶玉蘭和魏珍珍齊齊轉頭。

看見她,二人先是愣了一下。

隨即魏珍珍神色更加陰沉。

她的目光落在慕容明華身上,閃過一絲怨恨。

看到她身邊的沈若惜,刹時更加生氣了。

“你們……你們果然是一夥的!”

沈若惜福身。

“容嬪娘娘,蘭嬪娘娘

魏珍珍冷聲道。

“你不用這麼假惺惺,賤人,我上次就知道,你跟秦貴妃是一夥的!你們謀害我……”

“容嬪娘娘慎言

慕容明華冷冷打斷她的話:“父皇可憐魏家隻剩你一人,又看你上次失去了孩子,給你抬了嬪位讓你成為瑤光殿的主位,你若還不識好歹,真叫他徹底寒心!”

“用不著你假惺惺!”

“我用不著假惺惺,我隻是覺得你愚蠢!

魏家犯了大錯你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你如今活著,就該好好為自己的將來謀劃謀劃,而不是做出上次那等蠢事!”

聞言,魏珍珍臉色一白。

她抿了抿唇,拂袖而去。

慕容明華轉頭,示意了一下身後的宮女們。

眾人趕緊將手裡的糕點和補品放置下來。

“蘭嬪娘娘,這是母妃送給明月的

“嬪妾謝過貴妃娘娘了

聶玉蘭笑了笑,轉頭看向她旁邊的宮女。

“春兒,你帶明月去旁邊吃糕點,我有話要與明華公主說

“是

等春兒將慕容明月帶下去後,聶玉蘭便主動道。

“今日讓明華公主與沈大小姐見笑了

慕容明華問道。

“蘭嬪娘娘,究竟怎麼回事?”

“容嬪今日來我殿中吃晚飯,可能是糕點不合她胃口,她發了點火,一點小事

“你與她同為嬪位,雖然她如今是瑤光殿主位,但是也不應這麼欺你

聶玉蘭看著門外的夜色,淡淡道。

“無妨,隻要明月能平安健康長大,這些小事我都無所謂

她歎氣。

“況且容嬪前不久失去了家人,又失去了腹中的孩子,打擊這麼大,她心裡有些不痛快也是正常的,我讓讓她也冇什麼

話已至此,慕容明華要是再自作主張給她出頭。

那就是多管閒事了。

便也冇再說話。

沈若惜開口。

“蘭嬪娘娘,今日我看明月公主,有些營養不良,等會我給您幾個藥膳的方子,平日裡您可以燉給她吃,味道好,而且還補血益氣

“是麼?那謝過沈大小姐了

“客氣了

幾人坐下,開始日常的寒暄。

而魏珍珍回到自己殿內,又是怒氣沖沖的一揮袖。

將桌上的果盤都打翻了。

宮女上來收,卻被魏珍珍給罵了下去。

荷花走過來,替她披上一件披風。

“娘娘,您彆再發火了,一點小事,您何故這麼動怒,實在傷身

“小事?蘭嬪明明知道我剛失去孩子不久,卻在我麵前哄著明月公主,做一副母女情深的模樣,就是刺激我!”

荷花歎氣。

“娘娘,蘭嬪娘娘是宮中唯一願意跟您說話的人了,您再這樣,就真的冇人跟您聊天了

“我也不樂意跟她們打交道!”

魏珍珍一雙嚴重儘是恨意:“之前我盛寵的時候,一個個巴結,現在我失寵,一個個的見到我,都跟見到了鬼一樣,都是一群勢利眼的東西!”

“娘娘彆胡說,誰敢這麼形容您,奴婢去掌她的嘴!”

聞言,魏珍珍諷刺的笑了一聲。

“荷花,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下麵的人怎麼說我麼?我雖然不怎麼出瑤光殿,但是也不聾,她們都說我是……瘋子

話畢,魏珍珍突然一行清淚落下來。

“娘娘……”

荷花也紅了眼眶。

她是魏珍珍的陪嫁婢女,與蓮香一起。

走得時候,老爺和夫人讓她們好好侍奉魏珍珍,說進宮之後,不僅是主仆,更是姐妹。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誰知纔不過一年多的時間,魏家家破人亡,魏珍珍也淪為了這不人不鬼的樣子。

蓮香死了。

魏珍珍肚子裡的孩子……

都冇了。

盯著魏珍珍的小腹,荷花抿了抿唇。

“娘娘……我們上次……是不是做錯了?否則,您至少還有個孩子……”

她做好了魏珍珍要掌摑她的準備。

可是卻等來了一陣低低的嗚咽。

——

--辦。此時此刻他們隻慶幸,沈樾帶的人少,十來個禦林軍,他們還是能突圍出去的。采風與采蓮一邊護著拓跋燁,一邊強行突圍。而阿仫和阿矸拚命抵擋著沈樾。二人招招致死,是不要命的打法。沈樾隻能儘全力抵擋,被逼的後退。他眸中暗芒閃動。二人這種打法,極其耗費體力,不是明確的做法,恐怕是要為采風和采蓮爭取時間。果然,在兄弟二人纏住他的時候,他瞥見采風與采蓮帶著拓跋燁,正在衝出包圍圈。。沈樾目光一沉。圍獵場事件之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