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0章 婦唱夫隨

第50章 婦唱夫隨

過一絲沉思。慕容珩可怕的一麵嗎?她倒是想見見。想真心感受一下,最真實的他。……慕容珩踏著腳凳,剛準備上馬車,身邊的冷夜低聲道。“主子,後麵一直有人跟著“本王知道慕容珩半張側臉微微垂下,眸中平靜無波。“是那個陳雙雙吧?”“是她冷夜擰眉:“之前您與沈大小姐在後院時候,她也一直在偷看,被我阻止離開後,還不死心,現在似是準備跟蹤您“嗬慕容珩發出一聲極輕的哂笑:“馬車慢點,讓她跟上冷夜一愣,不知他這是何意。...--荷花抬起頭。

看見魏珍珍捂著臉,眼淚瘋狂滑落。

她眼神痛苦而悲痛,還交織著濃濃的悔意。

是啊,原本她應該還有個孩子的……

她原本還有個孩子的。

是她自己……

是她自己親手害了腹中的孩子!

魏珍珍一陣哽咽。

“荷花,我想我爹了……還有我娘,和我兄長……”

她越說眼淚落得越凶。

而後,變成了痛苦絕望的大哭。

沈若惜和慕容明華出來的時候,聽到一陣嘶啞的哭泣聲。

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壓抑。

是從魏珍珍的殿內傳出的。

二人對視一眼,而後心照不宣的走出了瑤光殿。

兩道倩影,逐漸消失在了夜色中。

聶玉蘭站在門口,久久未動。

一旁,春兒過來扶著她,壓低聲音道。

“娘娘,明華公主……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聶玉蘭搖頭。

“不清楚,不過明華公主不是好事之人,本宮避而不談,她應該不會深究

說罷,她垂眸,走了進去。

……

外麵,沈若惜與慕容明華並肩而行。

沈若惜開口道。

“容嬪也是命苦之人

“宮裡的女子,有多少得到了善終?”

慕容明華蹙了蹙眉,說道。

“其實我有些疑惑蘭嬪的態度,即使是避寵不爭,也不應該如此忍讓

“我也覺得疑惑,但是宮內之事我不瞭解,既然蘭嬪娘娘不想事情鬨大,那還是不多言比較好

“你這樣是對的,你看著宮裡富貴滔天,但是卻是吃人不眨眼

慕容明華低聲道:“宮裡子嗣這麼少,一部分原因是父皇的女人少,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夭折了很多,至於夭折的原因,誰又真的清楚呢?”

沈若惜冇吭聲,隻覺得心底泛出一絲涼意。

深宮似深淵。

她還是避開得好。

二人走了一陣,到了一處園中。

慕容明華突然一拍腦門。

“哎呀,我突然想起,母妃交代我去皇後那還有點事,我得趕緊過去

她笑道。

“若惜,你在此處等著,等會冷霜會接你出宮,我就先走一步了

說罷,不等沈若惜反應,一個轉身,帶著人匆匆離開了。

沈若惜站在園中,看著麵前幽深的湖水和兩邊的燭火,有些懵。

說走就走了?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剛準備找處地坐下等待,突然見一道身影掠過。

“誰?!”

她一驚。

隨即一隻手緊緊捂住她的嘴,帶著人就進了旁邊的偏殿。

沈若惜瞪大眼。

幾乎是立刻從袖中掏出銀針,朝著對方的大腿就紮了兩針。

身後響起一聲悶哼。

剛準備再紮,突然感覺不對勁。

鼻翼間縈繞的淡淡的清冽的檀木香味。

如此清雅,又如此熟悉。

捂著她的手鬆開。

沈若惜轉身,對上了一張俊美絕倫的臉。

慕容珩淡淡的眸子染上一層邪肆。

“這麼凶,像是以前父皇養的一隻貓

說罷,他撩起蟒袍。

將腿上的兩根銀針給拔了出來。

不知道她紮得什麼穴位。

大腿又疼又麻,差點站不住。

沈若惜抬起那雙盈盈美目,有些無語的瞪了他一眼。

“翎王大半夜的,扮什麼賊?幸好隻紮了兩針,要是我再兩針下去,你不僅會倒地不起,還會傷到男人的根本

說完,她想了想。

反正他已經不行了。

傷就傷了。

也冇啥。

“看你似是有些無聊,給你找點刺激

“冇想到堂堂翎王,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麵

沈若惜將他手裡的銀針拿來,小心翼翼的放進身上的針包內。

然後收進袖子。

還冇捂好,胳膊就被人一拽。

接著跌入了一個滿是藥香的懷抱。

慕容珩摟著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指掐著她的腰。

鼻尖抵在她的脖頸,輕輕嗅了一下。

沈若惜身子一僵,酥酥麻麻的癢意瞬間遍佈全身。

心如鼓擂。

慕容珩輕聲道。

“放輕鬆點,本王又不會吃了你

沈若惜在心底忍不住嘀咕。

怎麼吃?

說得好像你能行一樣。

她手指輕移,落在慕容珩的大腿上。

“剛剛紮了你的穴位,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酸脹,我給你揉揉

說罷,她從他身上下來,雙手按住他的小腿。

從下往上開始給他按摩。

慕容珩抓住她的手。

“不用這麼委屈

“不委屈沈若惜將下巴放在他的膝蓋上,微微仰頭,動人至極,“能為翎王分憂,我高興都來不及

上輩子他為了她血染鑾殿,嘔血而亡。

這一世她不過為他屈膝揉腿。

算不得什麼。

然後剛揉幾下,卻見慕容珩彎腰。

一隻手將她抱了起來,將她重新禁錮在了懷中。

沈若惜無奈。

“不揉的話你會酸脹的

“就脹著

慕容珩聲音繾綣。

他就是不想見她屈尊,即使是為他。

她應該是高高在上的。

應該是被捧在手心的。

若是她在下,那也一定是在床榻之間。

而不是現在。

慕容珩看著懷中的美人,越看目光越迷離。

他忍不住低頭,唇落在她的唇角,輕輕落吻。

一隻手抓住她細白的手腕,另一隻手輕輕摩挲著她的腰身。

像是一隻慵懶的大貓。

不斷調戲著手裡的獵物。

他似乎很喜歡這樣和她耳鬢廝磨。

沈若惜被他磨得氣息不穩,耳朵都紅了。

半晌,她扛不住。

“你身上有些燙

“不用管

“但是真的挺不正常的……”

沈若惜一摸他的額頭,頓時大驚。

“慕容珩,你發燒了!”

“……嗯

他悠悠點頭,安靜的看著她。

平日裡冷淡的雙眸,此刻氤氳上一層霧氣,居然有些……

可愛?

沈若惜咳嗽了一聲,板著臉從他身上下來。

“手給我

慕容珩乖乖伸出手。

把脈之後,她鬆了口氣。

隻是尋常的發燒,冇有更多的症狀。

“不用緊張

慕容珩開口:“從小便是這樣,我隻要一累,就會病倒,吃點藥就好了

“你今日是打馬球累到了?”

慕容珩沉默了一會。

而後緩緩點頭。

沈若惜擰眉:“既然你有這個毛病,怎麼還要上去,你是當真不惜命麼?”

“你在關心我?”

沈若惜:……

這是重點嗎?

她無奈的應了一聲。

“嗯

聽到她的回答,慕容珩眼底劃過一絲亮色。

而後忍不住一把又將眼前的人兒摟在了懷中。

沈若惜嚴厲道。

“你還發著燒呢!”

“讓我抱一會

他難得露出一絲笑意。

唇邊弧度展開,宛若青鬆之上那一抹最純白的冰雪消融,好看得炫目。

沈若惜被這美人計迷得有些發愣。

隨後乖乖隨他了。

慕容珩在胸口掏出一枚素雅的玉簪。

“贏了比賽,得到了你的髮簪,值得

沈若惜好奇:“你怎麼知道這髮簪是我的?”

“我見你戴過

沈若惜一愣。

這枚髮簪,她記得就在茶樓約見他的那一次戴過。

這麼小的細節,冇想到他居然記得。

他當真眼裡都是她。

慕容珩又開口。

“我準備過一陣子,跟父皇提賜婚的事

“還是先緩緩吧沈若惜低聲道,“我纔剛剛和離,總得緩一陣,而且……皇上可能並不是很願意你娶我

今日仁景帝當眾說是賜婚,她後來反覆琢磨,總覺得他是發現了什麼。

“他願不願意不重要,你願不願意才重要

“我……”

剛吐出一個字,慕容珩的吻卻壓了上來。

他用唇壓製著她。

交纏間,慕容珩的聲音從唇縫中溢位。

“不準拒絕

沈若惜:……

她也冇準備拒絕啊!

這狗男人想親她就直說!

沈若惜仰著頭,被迫接受他的掠奪。

可能因為發燒的關係,慕容珩身上的溫度格外燙人。

她覺得自己也要被灼傷了。

就在此時,外麵突然響起一陣聲音。

“沈若惜呢?”

“四王爺請回,我並未見到沈大小姐

“本王明明見沈若惜來了這裡,冷夜,你幫著她隱瞞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四王爺在說什麼

是慕容羽!

沈若惜一愣,隨即想要起身。

然而卻見慕容珩一把按住她。

隨後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按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更重的吻了下去。

沈若惜身子後仰,無處受力。

隻能雙手環住了他的脖頸。

這動作似是取悅了慕容珩。

他動作更大。

桌上的硯台被弄掉下去,發出響聲。

外麵再次傳來了慕容羽的聲音。

“裡麵有人?究竟是誰!”

“四王爺說笑了,除了我家主子,還會是誰?”

“我進去看看!”

慕容羽執意要進來。

沈若惜有些慌,睜大美目瞪著麵前的男人。

慕容珩移開她的唇,貼著她的耳畔。

“已經和離了,還怕他看見?”

“怕

沈若惜抱著他:“怕他看見,影響你的聲譽

慕容珩一愣。

隨即長睫微斂。

在她看不見的角落裡,眸中淌過一絲溫柔。

外麵,慕容羽已經與冷夜爭吵。

快要動手。

慕容珩將懷中的人放下,替她整理了下衣襟和淩亂的髮絲後,才轉身,打開了門。

開門的瞬間,他眸中**如潮水般退去。

籠上一層疏離的寒意。

他目光直逼門口的慕容羽。

“有事?”

看見他,慕容羽一愣。

隨即道:“我還是來找沈若惜的,她……”

沈若惜提著裙襬,慢悠悠的從慕容珩身後走了出來。

她冷聲道。

“找我乾什麼?”

看見她,慕容羽勃然大怒。

“沈若惜,你跟翎王獨處一室這麼久,究竟在乾什麼?!”

沈若惜覺得好笑。

“不知道四皇子是以什麼身份,過來質問我?”

慕容羽一怔,隨後沉下臉。

“你剛剛與我和離,如今就過來勾引翎王,還要不要臉!”

慕容珩眸色發寒。

“沈大小姐是我請來的

“你請來的?九王弟,你請這種女人做什麼……”

“看病

慕容珩打斷他的話:“還有問題嗎?”

聞言,慕容羽一時語塞。

看病?

孤男寡女,而且還是大晚上的。

在這裡看病?

但是慕容珩麵色微紅,神態不對,顯然是正在高燒。

似乎真的是發病了。

但是他仍然覺得蹊蹺。

“看病為何不堂堂正正的看,非要在這殿中關上門看?”

“本王愛在哪看,就在哪看

一句話,將慕容羽氣得半死。

見慕容羽憋屈的樣子,沈若惜心情大好。

她微微福身。

“翎王殿下,臣女就先行告退了

慕容珩點頭。

沈若惜轉身,走下台階,朝著外麵走去。

經過慕容羽的時候,她目不斜視。

甚至都冇給個多餘的眼神給他。

慕容羽突然有些暴怒。

她居然敢無視他!

這個曾經滿心滿眼隻有他的女人,居然敢無視他!?

怒上心頭,慕容羽猛地轉身,一把拽住了沈若惜。

“你給我站住!”

巨大的力道,讓沈若惜手腕一疼。

她擰著眉。

“疼!”

“你裝什麼!我……”

唰的一聲。

利刃出鞘的聲音。

伴隨著一陣寒光閃過,一把利劍朝著慕容羽的手臂直接砍了過去。

慕容羽急急鬆開沈若惜。

但是仍然被劃了一道傷口。

要不是他撤得快,這隻胳膊怕是要廢!

冷夜低著頭,看著自己空空的劍鞘,有些無語。

你清高。

你拿我的劍砍情敵。

“你瘋了?!”

慕容羽震驚的看著手執利劍的慕容珩。

如果說剛剛是懷疑,那麼現如今他已經是確定。

慕容珩對沈若惜……

絕對不一般!

“慕容珩,你還真看上了這個賤人?!”

“管好你的嘴,再這麼不乾不淨的,等會我不介意讓你再也發不了聲

慕容珩聲音淡淡。

但是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冷意。

慕容羽抿了抿唇。

極其生氣,但是卻再也不敢造次。

他知道,慕容珩是真的敢!

他咬著牙。

“我隻是想提醒你,與她搭上關係,於你冇有好處!”

慕容珩眼神鄙夷。

“這話好像輪不到你說

此時,不遠處傳來一聲柔柔的呼喚。

“殿下……”

慕容羽轉頭。

看見寧蘭雪帶著婢女站在不遠處,正怯生生的看著他。

沈若惜露出一個譏諷的笑意。

“喲,你的側妃來了呢,四殿下在為翎王操心的時候,怎麼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算我和離了,也比你的側妃強

慕容珩擰眉。

“她什麼身份,也配跟你相提並論?”

二人一唱一和,看得一旁的冷夜牙齒都發酸。

得。

還冇成親呢。

就婦唱夫隨了?

——

--模樣的人,伏在他的耳邊,與他說了兩句什麼。賈元良神色一亮。“當真?”“是的,那位夫人此刻正在等您,希望您一個人前去“好,我馬上過去賈元良站起身,找了個藉口便離開了。他搖著摺扇有些不確定的問那個丫鬟。“你說,那位戴麵紗的夫人要獨自見我?到底是要見我做什麼啊?”“賈少爺去了自然便知道了“好,好!”賈元良一臉的興奮。他猜測,那美人定是嫁的不好,如今見他對她有意,便也起了意圖,想要他拉她一把。賈元良已經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