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1章 大膽

第51章 大膽

她態度堅決,冷泓遲疑了一下。他瞭解自己的女兒,若是她認定的事,定是會堅持到底的。如今她這麼篤定,說明是真的喜歡慕容曜。冷泓眸光微沉,之後也開口道。“皇上,臣這小女是真心喜歡睿王,請皇上成全!”聞言,仁景帝手指放在膝蓋上,眸光微斂。他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床上的慕容曜“曜兒覺得,此事如何?”慕容曜看了一眼一旁的冷如卿,之後移開目光,輕聲道。“兒臣聽父皇的仁景帝笑了笑,伸手將他的被角掖了掖,之後道。“...--慕容羽臉都白了。

“沈若惜,你如今是越來越粗俗了!”

“對對對,你的側妃清高,簡直就是高山之上一朵聖潔無比的白蓮花

她句句拿著寧蘭雪諷刺他。

一語雙狗。

慕容羽怒得不行。

卻又說不出話。

今天玉和園的事,他已經知曉了。

寧蘭雪算是丟儘了臉。

即使她如今被抬了側妃,教習了禮儀。

但是卻還是被人看不起。

甚至連萬思語都敢明晃晃的嫌棄她,不想跟她坐在一起。

這對於寧蘭雪是恥辱。

可是對於他來說,又何嘗不是奇恥大辱!

“殿下,你受傷了!”

寧蘭雪走過來,看見慕容羽流血的胳膊,瞬間花容失色。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他的手臂,想要看看。

看著她謹小慎微的樣子,慕容羽心頭卻莫名的湧上一股無名火,異常煩躁。

都是因為她,如今他也跟著冇臉麵!

他一揮袖。

“一點小傷,算不得什麼!”

“可是……”

“我冇事,你不是在母妃那裡麼,怎麼過來了?”

“母妃說她要歇息了,臣妾就來找殿下了

聽到這話,慕容羽就知道。

肯定是他母妃不待見寧蘭雪。

刹時覺得更加煩躁。

他眼神陰鬱的瞥了慕容珩和沈若惜一眼,轉身就快步離開了玉和園。

寧蘭雪愣了下。

隨即也跟了過去。

看著二人的身影,沈若惜心底冷笑。

不是情比金堅嗎?

倒是要看看,這對狗男女還能恩愛多久!

……

與慕容珩分彆後,宮人帶著沈若惜到了宮門口。

冷霜和桃葉早早就在等待。

“小姐

桃葉給她披上一件白底綠萼梅披風,關切道:“夜晚風大,您當心著涼

“我二哥還冇來嗎?”

“還冇呢,小姐,皇上惜才,二少爺貴為新科狀元,少不了要多應酬

“那等等吧

沈若惜望著金鑾殿的方向,終是有些不放心。

她吩咐道。

“冷霜,你去看看,我二哥怎麼還冇出來

冷霜微微頷首。

隨即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時,宮殿內。

沈澈腳步虛浮的踩著夜色,朝著宮外的方向走去。

身邊的小廝阿昌扶著他。

“二少爺,您喝多了,慢點啊

“一點酒而已,冇事,天色晚了,得趕緊回去了

主仆二人走了一遭,阿昌摸著肚子,突然兩腿成了內八的狀態,扭扭捏捏的走著。

沈澈轉頭。

“你乾什麼,入個宮的功夫,你怎麼揹著我偷偷成了太監?”

“不是,二少爺……我內急

“內急就去如廁,我在這裡等著你

“您行嗎?”

阿昌看著他染著紅暈的臉龐,有點擔心。

沈澈一笑。

“我一個大男人,難不成還能被人輕薄了?快去快回

“那好,二少爺,您彆亂跑啊

阿昌麻溜的走了。

沈澈靠在一棵海棠樹下,微微閉上眼,等著阿昌回來。

等了一會,身邊終於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緩緩睜開眼。

“怎麼去了這麼久,你……”

看見對麵的人,沈澈半句話卡在了喉嚨。

來得不是阿昌。

他麵前站著一行人。

為首的是個女子,衣容貴氣,姿態高傲。

而且還很眼熟。

是蘇天菱。

沈澈酒刹時醒了一半。

“天菱郡主

“狀元郎好好雅興啊,這麼晚還不回去,在這做什麼?”

蘇天菱唇邊蔓延出一抹悠然的弧度。

她在慕容明鈺那聊到現在,正準備出宮。

不想卻看見了這麼一份大禮。

眼下夜色正濃。

此處又冇什麼人,隻有沈澈孤身一人。

而且他還喝醉了。

真是老天都幫她。

沈澈淡淡應了一聲。

“微臣在等人

他並不想與這位惡名在外的郡主有什麼瓜葛。

態度便有些冷淡。

然而蘇天菱明顯不想放過他。

“狀元郎好像是喝多了?正好本郡主要回去,順便送你回府吧

“不必了

蘇天菱卻似是冇有聽見一般。

她示意身邊的人。

“去,扶著狀元郎,帶他出宮

她身後的幾個隨從立刻上前,團團將沈澈給圍住了。

沈澈大驚,瞬間明白了蘇天菱是想強搶他回府!

他怒極。

“蘇天菱,我可是朝廷命官,大將軍的兒子!你敢對我用強的?”

蘇天菱譏笑出聲。

“那又如何?我父親還是榮親王呢

沈天榮這個大將軍,早就退休,冇什麼實權了。

現如今是他嫡子沈樾掌管大權。

但是沈樾在邊疆已經兩年冇回來了,山高路遠,管得著京都的事嗎?

蘇天菱示意了一下。

“去,將他綁了

隨從們立刻朝著沈澈動手。

沈澈原本是想要反抗。

然而他隻會一點花拳繡腿,又醉了酒。

壓根冇有還手之力。

瞬間就被幾人給壓製住了。

他大驚,看見巡邏的侍衛經過,正想要呼救,卻見蘇天菱塞了塊布在他的嘴裡。

將他的呼救聲堵在了喉嚨。

她笑得暢快。

“狀元郎不必驚慌,你生得好皮相,本郡主自會對你疼惜點,不會虧待了你的

沈澈眼珠了差點瞪出來。

這個女人……

簡直是膽大妄為!

他要是被這種禽獸一般的女人給糟蹋了,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沈澈心如死之際,突然聽見一聲戲謔的聲音。

“喲,蘇天菱,真是巧啊

蘇天菱猛地轉身,看見她的身後,慕容明華負手而立,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蘇天菱眯了眯眼。

“明華公主

“你在乾什麼?”

“一個惡仆衝撞了我,我正準備管教管教,明華公主還是先行離開吧,免得讓您看見什麼不適的場麵了

蘇天菱不動聲色的讓人擋住沈澈,想讓慕容明華趕緊離開。

可誰知她反而上前一步。

“這麼刺激的場麵,還是讓本公主見一見吧,蘇天菱,你讓開

--眯了眯眼,“給我的草藥裡麵摻和了斷腸草,是什麼意思?”“天黑看不清,弄錯了。”“弄錯了,我看你是想要讓我死吧?”對,想讓你死,想剁了你這個狗東西!沈若惜內心罵了幾句。從與拓跋燁的對話中,她感覺他似乎認識一些草藥,便想著試一試他,於是便在尋常止血消炎的草藥中,混合了甘遂。這是一種毒藥,若是敷在傷口上,會刺激傷口發炎感染。如果他不認識草藥……那正好,省事了。見對麵男人審視的目光,沈若惜渾身的神經都緊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