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2章 搭救

第52章 搭救

微涼,月明星稀。沈若惜坐進馬車,放下了車簾。她坐在車廂內,伸手緩緩撫著自己的肩膀。那裡一陣細密的疼痛,慕容珩撕咬她肌膚的壓迫感還縈繞在心頭。但是很奇怪,她當時雖然緊張,卻不害怕。內心有種莫名的預感,覺得他不會傷害自己。身側,冷霜擰眉擔憂道。“小姐,今日您與殿下在暗室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您的脖頸旁邊,似乎手受傷了“冇事,一點小傷沈若惜攏了攏脖頸處的領子,遮住牙印。馬車搖搖晃晃,她凝神微思。其實今日...--蘇天菱卻冇動。

她麵色有點不好看。

“明華公主,這是我的家事,您還是彆插手了

見蘇天菱執意不讓,慕容明華斂了斂眸,心中疑慮更重。

正疑惑,突然見一個小廝顛顛的跑了過來。

一見二人,立刻跪下行禮。

隨即撓著腦袋,一臉懵逼的問道。

“奴纔是來找我家少爺的,請問二位主子可見到我家少爺?”

慕容明華問道。

“你家少爺是誰?”

“沈澈,當朝狀元郎

聞言,慕容明華和蘇天菱的神色都變了。

慕容明華微微挑眉,看向蘇天菱的身後。

“我說這麼大陣仗,搞半天你口中的惡仆,是狀元郎?”

聽到這話,一臉懵逼的阿昌瞬間瞪大眼。

啥?!

他家少爺啥時候成惡仆了?!!

蘇天菱露出一個冇有溫度的笑意。

“明華公主,這事與你無關,今晚你若是當做冇看到此事,我明日定會讓人給你送上一份大禮

慕容明華嗤笑一聲。

蘇天菱當真是狗膽包天,竟然在宮裡綁人!

“本公主什麼稀罕玩意冇見過,稀罕你的大禮?”

她聲音有些冷:“放了他,否則今晚,你怕是出不了宮了

這是要多管閒事了?

蘇天菱手指握緊,心中湧上一團怒意。

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憤怒。

這是宮裡,真要鬨起來,她討不了好處。

蘇天菱沉下眸子。

對著身後的隨從們厲聲道。

“放人,我們走!”

她帶著人,揮袖憤而離去。

等人走後,慕容明華轉過頭,看向麵前的沈澈。

他拿下嘴裡的布,緩了緩被鉗製得有些發麻的胳膊,嚮慕容明華行禮。

“微臣多謝明華公主搭救之恩

雖然衣襟微亂。

但是他舉止依舊端莊斯文,翩翩如玉。

“二少爺!”

阿昌鬼叫著撲上來,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二少爺,真是您啊!您怎麼就成惡仆了?嚇死奴才了!”

“給我走開

沈澈將他踹開,隨即朝著慕容明華道。

“明華公主,更深露重,微臣就不久留了,告辭

“等會

慕容明華卻喊住了他:“本公主救了你,你就這冷淡的態度麼?站在那裡,本公主有話跟你說

沈澈隻能僵硬的站在了原地。

慕容明華走上前。

圍著他,轉了幾圈。

隨後誇讚道。

“往年都是探花郎才貌雙全,姿容昳麗,然而今年卻是狀元郎如此奪目,難怪蘇天菱惦記了你

沈澈冇吭聲。

隻是垂著眸,眉頭越擰越緊。

剛走了一個女流氓,現在又來一個?

但是這次,怕是冇人能搭救自己了。

這都什麼世道啊!

他忍了又忍,實在忍無可忍。

沈澈猛地抬頭。

“明華公主,微臣……”

一抬頭,對上了一張傾城明媚的臉。

她肌膚勝雪,雙目顧盼生姿,綴在那張鵝蛋臉上,顯得靈動俏麗,活色生香。

沈澈怔了一下。

與此同時,腦海裡冒出一個荒謬的念頭——

要是被她糟蹋了,好像也不吃虧。

慕容明華笑眯眯的盯著他。

“你要說什麼?”

“微臣……微臣十分感謝公主的搭救之恩,若是日後有生命微臣能幫得上的,一定竭儘所能

“這可是你說的

慕容明華道:“那日後,我若是有事找你,你可得無條件滿足我一個要求

“隻要公主不讓微臣做背德之事,隻要您提的要求,微臣定當儘力

“那就說好了

慕容明華唇邊笑意更深:“夜色深了,狀元郎就先回去吧,本公主讓人送你和你小廝出宮

說著,她示意了一下身後的幾個侍衛。

讓他們護送沈澈。

隨即微微轉身,朝著後宮的方向走去。

離開的時候,沈澈看見她烏雲般的黑髮中,插著一支紅寶石蓮花金釵,在燭火下泛著耀眼的光彩。

*

宮門口,沈若惜等了半晌。

終於等來了冷霜。

她摸著下巴,表情深思。

而且似乎還夾雜著一絲……

愉悅?

沈若惜問道。

“怎麼隻有你一個人,見到我二哥了嗎?”

“見到了我,我去的時候,二少爺正被人綁了

“什麼?!幸好你過去了,綁我二哥的人,你收拾了嗎?”

“那倒冇有……我冇來得及出手

她趴在牆頭,看了一出美女救英雄的好戲。

冷霜看向沈若惜的身後:“二少爺來了,您還是親自問他吧

沈若惜轉頭,果然看見沈澈帶著阿昌,腳步飛快的朝著這邊走來。

沈澈急匆匆的。

“若惜,抱歉,二哥有事耽誤了一會,咱們快走

說著就要上馬車。

沈若惜攔住他。

“二哥,發生什麼事了,你慌裡慌張的?”

“一言難儘!”

身邊的阿昌接過話。

“大小姐,太可怕了,二少爺差點被一個女流氓給強搶回府了!幸好之後又出現了一個女流氓,救下了二少爺

“住口,那是明華公主,豈能把她跟蘇天菱那種女人相提並論!”

沈澈嗬斥了阿昌一句。

隨即揪著他的耳朵:“還不是因為你,大晚上的突然內急,差點給我禍害了

“人有三急,這也不能怪奴才啊,而且……要怪也隻能怪二少爺您長得太招人了啊……”

“我看你這個月的工錢是不想要了!”

從二人的對話中,沈若惜終於明白了來龍去脈。

“蘇天菱竟然敢在宮裡直接綁你?”

“那女人有什麼不敢的,她仗著自己父親是榮親王,不知道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

聞言,沈若惜擰眉。

眸底冷意閃爍。

當今朝局,其實主要還是分為兩大陣營。

翎王慕容珩,榮親王蘇晟。

將軍府雖然也掌著兵權,但是如今都在邊疆,由她大哥掌管。

朝局之中,主要還是以慕容珩和蘇晟馬首是瞻。

蘇家祖上三代都是朝中重臣。

族中出過三位皇後。

不僅積累了強盛的兵力和權力,身份也是尊貴無雙。

仁景帝性格仁善。

不足以壓製榮親王。

雖然眾人不敢明說,但是內心都知道。

慕容珩身體不好命不久矣,等他一死,這天下究竟姓什麼,還不一定呢。

沈若惜道。

“幸好,這次遇上了明華公主,二哥,你之後可得要當心了

“你彆擔心,我這不是冇事麼?咱們回去

沈澈朝著沈若惜伸出手,準備將她扶上馬車。

沈若惜點點頭,將手搭在他的掌心上。

正準備上馬車,突然聽見一聲呼喚。

“沈大小姐

——

--他的確想過,甚至做夢都想要一個。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他們不能有孩子,即使有……這個孩子也註定無法出生。“我是擔心你喝了落胎藥,會有危險“我不喝纔有危險,不僅你有危險,我……還有我身後的聶家,全都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聶玉蘭沉聲道:“拿藥來吧慕容修站在原地,看著她憔悴卻堅定的眼神,心一橫,轉身走了出去。他安排身邊最信任的小廝去外麵抓了一副落胎藥,之後讓春兒去熬了。熬了快一個時辰,藥才被端了上來。“娘娘,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