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4章 發怒

第54章 發怒

過來替慕容羽求什麼事吧。哎,他就知道,突然回來了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準備與齊王和離“噗~”沈天榮一口茶水噴了出來。“咳咳~”他嗆得咳嗽起來。“若惜,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是認真的,爹,之前是我不懂事,您和哥哥們阻止我嫁給慕容羽的時候,我還覺得你們阻攔我追尋真愛,如今我已經看清了慕容羽的真麵目。他娶我,不過是看中我背後的沈家,想在奪嫡中,得到父兄們的幫助而已,他是在利用我,不是愛我沈天榮大怒。...--車廂內,丫鬟綠枝跪在慕容羽身邊,給他臉上塗了消腫的藥膏。

之後又開始處理他胳膊上的傷口。

“殿下,您手臂上的傷口有點深,不能用力,這傷口又崩開了,需要重新包紮一下,您忍著點

“嗯

慕容羽看了她一眼,隨口道:“你是新入府的吧?丁樂賢眼光不錯,招的丫鬟姿色好,還懂醫術

綠枝臉上一熱。

“奴婢多謝殿下稱讚

寧蘭雪走過去,將綠枝手裡的紗布搶過來。

“你去外麵,殿下有我就行

綠枝垂著頭,出去了。

慕容羽疑惑:“你什麼時候懂醫術了?”

“這點包紮的事,臣妾身看看就會了,妾身想親自給殿下包紮

她話音剛落,慕容羽就“嘶”了一聲。

疼的。

剛剛在沈若惜那裡受了氣,本就心情不好。

現在被寧蘭雪笨手笨腳的一弄,瞬間有了火氣。

“你怎麼弄的?不會包紮就彆動手,讓彆人來就行了!”

要是沈若惜在的話,她絕對會處理得很好。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慕容羽更煩躁了。

他厲聲道。

“綠枝!”

綠枝重新進來,給慕容羽包紮好了。

被凶了幾句,寧蘭雪瞬間淚眼婆娑。

她靠在車窗邊,默默垂淚。

見她這樣,慕容羽心裡一時又有些不是滋味。

他放低聲音。

“我今日心情不太好,說話便有點急了,你彆哭了

寧蘭雪突然道。

“殿下,你是不是後悔與沈若惜和離了?”

慕容羽一愣。

“你什麼意思?”

“我看這幾次,殿下一見沈若惜就亂了方寸,難不成你對她餘情未了

“本王與她根本就冇有過情愛,哪裡來的餘情未了!”

“那你為什麼一看到沈若惜跟彆的男人子在一起,你就瘋了一樣的失去理智!”

寧蘭雪也怒了。

她為了他,這些天不知道受了多少窩囊氣。

可是慕容羽不關心她就算了,目光還一直落在沈若惜那個賤人身上!

她能不生氣麼!

慕容羽一愣,隨即沉下臉。

“蘭雪,你怎麼變了?以前的你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現在卻跟一個潑婦一樣對我吼

“那殿下究竟對沈若惜,是不是餘情未了?”

“我說了冇有就冇有,你不信就算了!”

慕容羽氣沖沖的扔著這句話,隨即靠在車廂內,不出聲了。

想起寧蘭雪剛剛質問的話,他心中愈加的煩躁。

回府後,慕容羽率先下了馬車。

陰沉著臉回了自己的房間。

而寧蘭雪去了蘭苑。

二人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吵架。

寧蘭雪一回到房間,就砸了屋內所有能砸的杯盞。

“賤人!果然是賤人!和離了還陰魂不散,她怎麼不去死!”

寧蘭雪麵目猙獰。

哪裡有半分平日裡的溫柔嬌弱。

荷香和綠枝跪在地上,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半晌,荷香壯著膽子。

“側妃,您現在有身子,不能動這麼大的火氣……”

啪!

一個耳光重重的扇在了荷香的臉上。

“一天天的一副蠢樣,看見你就心煩!既然知道我有了身子,還不知道給我端杯熱茶過來!”

“可……”

看著滿地摔碎的杯盞,荷香淚眼汪汪的。

想反駁,但是又不敢吱聲。

她爬起來。

“側妃您彆生氣,奴婢……奴婢馬上就去給您端茶

她轉身跑出去了。

綠枝跪在地上,伸手去撿地上的碎片。

剛撿幾個,突然一隻腳踩上她的手背。

她的手掌瞬間按到碎片上,瓷片紮進嫩肉裡,疼得她喊出聲。

“啊!”

她抬頭,對上寧蘭雪陰冷的眼神,身子一抖。

“側妃,奴婢是哪裡惹您生氣了嗎?奴婢錯了,請側妃不要生氣……”

“你知道你錯哪了嗎?”

“奴婢……奴婢……”

“嗬,看樣子你並不知道自己錯哪了

寧蘭雪加大了力道。

綠枝叫得更加淒慘。

看著手底下溢位的鮮紅,她哭得滿臉是淚。

小丫頭長得圓潤可愛,哭起來更是惹人心疼。

寧蘭雪心頭的火氣更大了。

她鬆開踩著她手指的腳,轉而踹在她的胸口。

綠枝被踹得癱倒在一旁,連忙又忍著疼痛跪好。

“側妃,奴婢錯了!奴婢哪裡都錯了,請側妃息怒!”

“要我息怒也行,我看見你這張狐媚子臉就覺得生氣,你自己把臉給毀了!”

什麼?!

綠枝刹時小臉煞白。

寧蘭雪坐在玫瑰椅上翹著腳,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自己動手,將臉劃了,否則明天就讓丁樂賢把你發賣了窯子裡!”

“不……側妃娘娘,求求您饒了奴婢,求求您了!”

綠枝跪在地上砰砰磕著頭。

寧蘭雪冷笑出聲。

“現在知道怕了?之前勾引殿下的時候不是挺積極的嗎?你要是不動手,等會失去了,可不就僅僅一張臉了~”

“奴婢冇有,奴婢真的冇有勾引殿下!”

綠枝頭都磕出了血。

寧蘭雪卻不為所動。

她管她有冇有!

今天受了這麼多委屈,回來不找幾個下賤坯子消消氣,她真要被氣壞身子了!

見寧蘭雪絲毫不心軟,綠枝咬牙,顫抖著手拿起了瓷片。

而後,緩緩朝著自己的臉移近……

外麵。

荷香去丁樂賢那裡討了一套上好的茶具,之後快步朝著蘭苑跑去。

跑得太快,差點撞上一個人。

一看,居然是慕容羽,嚇得她趕緊跪地求饒。

“殿下恕罪!天黑奴婢冇看清,請殿下恕罪!”

慕容羽擰眉。

“你慌慌張張的乾什麼?”

“是側妃娘娘……娘娘要喝茶,奴婢過來拿茶具

“怎麼,蘭苑現在連一套上好的茶具都冇了嗎?你們這些下人是怎麼做事的!”

慕容羽有些生氣,隨即道。

“起來吧,正好我也去蘭苑,一起過去吧

他今晚扔下寧蘭雪回到房間後。

仔細想想,又覺得今天確實是有些忽視她了。

心裡有點過意不去,就想來蘭苑看看她。

荷香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之後跟在慕容羽身後,一起朝著蘭苑走去。

二人剛踏進蘭苑,就聽見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

慕容羽腳步一頓,隨後看向身邊臉色煞白的荷香。

“這是怎麼了?”

“奴,奴婢不知……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

聞言,慕容羽一揮袖,加快了步伐。

剛進屋,就看見滿地的狼藉。

桌椅東倒西歪,杯盞的碎片摔得門檻邊都是。

而房間中央,綠枝正捂著臉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慘叫。

寧蘭雪就坐在她的對麵,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一向柔美的臉上,泛著陰冷得意的笑意。

“蘭雪?”

慕容羽驚訝出聲。

——

感謝友友們的催更小禮物,奮筆疾書中……

--惜視若珍寶。隻要他拿捏住了沈若惜,就相當於拿捏住了整個沈家。慕容羽朝著沈若惜的方向走去。走到馬車前,對上她冷淡的眉眼,他心中一陣窩火。伸手,準備抓住她的手腕。而此時,卻突然見一支利箭從不遠處射過來。這次不是落在他的腳邊。而是擦著他的臉頰,徑直將他的袖子釘在了車上。讓他原本準備去扶沈若惜的手,生生被阻止了。銀色的箭羽泛著冷光。慕容羽摸著臉頰邊的血跡,大驚失色。“什麼人?!”齊王府的侍衛也有些亂。就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