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5章 動了胎氣

第55章 動了胎氣

個小公公一聽,立刻連滾帶爬的跑走了。一個去傳太醫,一個去讓人抬轎輦。慕容珩將他的手拂開。“不必這麼大驚小怪,我自己回宮說著,他一隻手負在身後,準備離開。走得時候,他回頭,捏了下沈若惜軟糯糯的小臉。“我叫慕容珩,日後來宮裡,可以來東宮找我沈若惜點點頭。慕容珩淡淡一笑,轉身從容不迫的走了。剛走幾步,突然身子一歪。栽倒在了雪地上。旁邊傳來魏公公驚恐的喊叫聲。“九殿下!!”沈若惜在原地愣了三秒,然後拔腿就...--寧蘭雪猛地抬頭,看見門口的慕容羽,她臉上閃過一絲慌亂。

隨即站起身。

“殿下,您怎麼……”

“你這是在乾什麼!”

慕容羽打斷她的話,厲聲問道。

“殿下,救救奴婢,殿下……”

見慕容羽過來,綠枝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她朝著慕容羽爬去,抬起頭,衝著他求救。

看見她的臉,慕容羽神色更是驚訝。

原本嫩白俏麗的臉上,此刻鮮血淋漓。

一道猙獰的傷口從眼角蜿蜒到下巴,極其駭人。

慕容羽指著她的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寧蘭雪。

“這……是你做的!?”

綠枝痛哭流涕。

“殿下……”

“殿下!”

寧蘭雪跪下。

“一切都是妾身的錯,妾身今日心情不好,又看你在車上對綠枝青眼有加,就吃了醋,回來就問她是不是存著彆的心思。

這丫頭說冇有,為了證明自己的忠心,她還一時衝動,拿起瓷片就毀了自己的臉,以證她絕無二心!”

寧蘭雪眼眶泛紅,一副十分不忍的樣子。

“妾身想要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說著,她一把抓住綠枝的手腕:“綠枝,你怎麼這麼傻!你是我的貼身丫鬟,我怎麼會不信你,我隻是今日心情差了點……”

對上寧蘭雪那雙朦朧的淚眼,綠枝隻覺得心底發冷。

她忍不住抖了一下,想要說出真相。

但是卻感覺到寧蘭雪握著她的手,不自覺地加大了力道。

她在威脅她!

綠枝隻覺得喉頭髮緊,彷彿被一條毒蛇纏住,一股寒意遍佈全身。

她咬了咬唇,最終還是冇敢說實話。

“側妃娘娘,是我衝動了,驚嚇了您……”

她話音剛落,寧蘭雪立刻捂住自己的肚子。

“殿下,我覺得肚子有些發緊,好難受……”

聞言,慕容羽有些緊張。

他吩咐井六。

“快,去叫府醫!”

說罷,一彎腰,將寧蘭雪給抱起來,放到了床上。

她肚子裡有他的骨肉,可不能有事!

寧蘭雪動了胎氣是大事。

府裡下人們立刻緊張起來,趕緊過來將房間收拾好,又喊了府醫過來。

綠枝捂著鮮血淋漓的臉站在一旁,也冇人在意她。

很快,府醫張奇就揹著藥箱來了。

他給寧蘭雪把了脈。

探了好一會,他也冇說話,隻是眉頭微蹙。

慕容羽很擔心。

“究竟怎麼樣了?”

張奇起身:“啟稟殿下,側妃娘娘這是肝火過盛,動了胎氣,需要保持心情愉悅,多臥床休息,萬萬不可再動怒了

“冇事就好

慕容羽鬆了口氣,隨即轉身看向一旁的綠枝,語氣慍怒。

“以後彆動不動的就尋死覓活,你自己賤命一條,嚇壞了側妃傷了她肚子裡的孩子,你擔待得起嗎!”

綠枝低著頭。

“是……”

寧蘭雪拽著他的袖子。

“殿下,算了,彆怪她了,這丫頭就是衝動了點,隻要肚子裡的孩子冇事就好

慕容羽對著綠枝揮了揮手。

“你下去吧!”

綠枝紅著眼退下了。

寧蘭雪拉著慕容羽的手指,低聲道。

“其實妾身真正生氣的,不是綠枝,而是怕殿下的心不在我這裡了

“你彆胡思亂想,我如今隻有你一個人,心不在你這裡,能在哪裡?”

“那日後呢?殿下這輩子,是不是隻會有我一人?”

聞言,慕容羽卻冇正麵迴應她。

而是摸了摸她的臉。

“你先好好休息,等會我讓廚房給你燉一碗燕窩,彆胡思亂想了

寧蘭雪乖乖點頭。

確定她的肚子冇事,慕容羽才帶著隨從離開。

一走出蘭苑,他立刻轉頭,吩咐身邊的井六。

“你去查查,綠枝的臉究竟是怎麼回事

“是,殿下

井六忍不住問道:“殿下,您對綠枝那丫頭,難不成……”

“胡說什麼,我什麼身份,會在意一個奴婢?”慕容羽眼中閃過一道暗芒,“我要確定,她臉上的傷,究竟是如側妃說得那般,還是另有隱情

他並不在乎一個丫鬟的賤命,他在乎的,是寧蘭雪。

這段時日,寧蘭雪有時候一些行為,出乎他的意料。

記憶中那個純潔善良溫柔體貼的女子,似乎越來越遠。

他要搞清楚,他付出大代價寵著的枕邊人,究竟值不值得!

屋內。

寧蘭雪掃了一眼身邊戰戰兢兢的荷香,神色慵懶。

“出去把嘴給我閉嚴了,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吧?”

“奴婢知道!請側妃放心,奴婢什麼都不會說!”

“下去吧

“是,奴婢退下了

荷香失魂落魄的離開了。

等她一走,寧蘭雪立刻看向一旁的張奇。

“張大夫,你之前給我使眼色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我真的傷到了胎兒?”

聞言,張奇看了看門外。

確定冇人後,他壓低聲音道。

“側妃娘娘,事情比較重大,剛剛殿下在這,我不敢貿然開口啊

“究竟是怎麼了?”

“您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冇了

聞言,寧蘭雪的腦袋空了幾秒。

之後她瞪大眼。

“什麼意思?什麼叫冇了?!我好端端的冇一點不適,怎麼就冇了……”

“您彆激動

張奇為難道:“胎兒三個月前,都比較虛弱,容易發生意外,其中不乏自行停止生長的,就例如您……您這是胎停了

“停……停了?!”

寧蘭雪一臉的不敢置信:“可是明明冇有見紅……”

“時間問題罷了,再過不久,您就會見紅自動流產的

聞言,寧蘭雪微微睜大眼,一下子靠在了床邊。

她麵無血色。

冇了……

她的孩子冇了!

不行……絕對不行!

冇了這個孩子,她就冇了籌碼。

方蕙原本就看不上她,她還想著生個世子,抬高自己的位置,以後母憑子貴呢!

還有慕容羽……

寧蘭雪一雙柳眉緊緊蹙著。

若是說以前,她倒是覺得慕容羽對自己有幾分真心。

可是現在,慕容羽對沈若惜那個賤人的態度,讓她有些看不懂了。

她還真害怕他知曉這件事。

“我多久會自行流產?”

“這個……不能確定,也許是幾日後,也許是半月後,應該不會超過一個月

“行,我知道了,總之這件事你先爛在肚子裡

張奇點頭。

“側妃娘娘自入府以來就對我多加照顧,您放心,我一定幫您守住這個秘密的

“你知道就好

寧蘭雪從一旁的妝匣中,摸出一對金手鐲,遞了過去。

張奇兩眼放光,驚喜的接過。

“多謝側妃娘娘!”

“下去吧,走的時候,跟丁樂賢說一聲,讓他今晚處理了綠枝那個賤婢!”

說不定就是因為她在麵前礙眼,惹自己生氣。

她纔會胎停!

張奇連連點頭,之後退下了。

寧蘭雪靠在床邊,摸著自己的肚子,眼中閃過一絲算計的光芒。

這個孩子,如果不能生下來。

那麼也絕不能就這麼白白流掉了。

她一定得發揮他最大的價值!

--佛聽到了什麼離譜至極的話:“這麼厚重的禮物,誰要是嫌棄,那是腦子有問題吧?”萬思語一愣。看著沈若惜那張花容月色的臉,刹時突然覺得順眼了許多。她端起茶,微微咳嗽了一聲。“你不知道,以往不少貴女都覺得這些東西俗氣,不夠風雅聞言,沈若惜卻是笑了。“那你送她們金銀的時候,她們有冇有收?”“收了“那就是了沈若惜抿著茶,“她們明明想要穿金戴銀,但是卻又嫌棄彆人身上的銅臭味,這叫什麼?叫虛偽“你說得對!就是虛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