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6章 丟臉

第56章 丟臉

冇給自己準備早膳!不僅如此,現在還獨自進宮了。難不成,昨天說要讓寧蘭雪做王妃這事,對她刺激太大,她真準備跟他一刀兩斷了?一想到此,慕容羽有些坐不住了。他立刻吩咐井六,也要進宮。他回頭看著寧蘭雪。“蘭雪,我若是不跟沈若惜一起進宮,傳出去怕是不好,我先走一步,就不陪你用早膳了“王爺慢走寧蘭雪麵上體貼,心裡卻十分不悅。沈若惜那個蠢貨,現在倒是學聰明瞭。不死纏爛打,改換欲擒故縱了?*到宮中後,沈若惜被桃葉...--次日。

晴光霽霽,天朗氣清。

是個好日子。

將軍府內,來了一位貴客。

慕容珩端坐在後院的涼亭中,一隻手撚著一枚棋子,輕輕敲著麵前的白玉棋盤。

他的對麵,沈天榮雙手放在膝上,幾次三番欲言又止。

“翎王殿下,您近日……似乎常來臣的府中

慕容珩:“有嗎?”

沈天榮:……

這才月中,你這個月算上這次,都來八回了!

你說有冇有!

而且來就來,現在還帶禮物來了。

搞得他很害怕。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但是這話打死他不敢當慕容珩當麵說。

沈天榮訕笑。

“翎王殿下,臣等會還有要事,得出門一趟,您看?”

“大將軍有事就先行離開吧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淡然:“本王再等等

沈天榮:?

等等?

等什麼?

等他兒子吧。

冇想到慕容珩還是個執著的。

但是執著也不會有結果啊!

且不說他們在一起,是有傷風化。

他兒子沈澈,也不像是有斷袖之癖啊!

“大將軍

一聲呼喚,打斷了他的思緒。

沈天榮抬頭,見慕容珩開口道:“你不是有事要出門麼,儘快去吧

“那臣就先行告退了

沈天榮心裡嘀咕。

這都叫什麼事,到底是他家還是慕容珩的家啊。

在自己家居然被外人催著走。

臨走之時,沈天榮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翎王殿下,沈澈近日去翰林院赴任,事情繁多,很少回將軍府了

說罷,他一拱手,轉身走了。

冷夜有些疑惑的看嚮慕容珩。

“主子,大將軍好端端的提沈大人乾什麼?”

“不清楚

慕容珩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他將棋子落下,突然見一個戴著麵紗的女子,端著一碗熱茶,正扭著腰身朝著這邊走來。

她穿著豔麗,頭上插滿玉簪朱釵,顯得十分笨重。

“站住

女子行為實在有些古怪,冷夜當下就攔下了。

他狐疑的道。

“你是將軍府的丫鬟?”

“我不是丫鬟,我是將軍府的表小姐,聽說翎王殿下來了,特地過來給他奉茶的

“表小姐?”

冷夜擰了擰眉。

隨即想了起來。

之前似乎是聽說過,沈天榮有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遠房表親過來投親。

難不成是這位?

“知道了我的身份,還不讓開?”

陳雙雙有點冇好氣。

冷夜一瞥頭,看見慕容珩冇什麼表示,便讓開了。

陳雙雙喜不自禁。

這段時間,翎王頻繁的來將軍府。

她一直都想找機會接近他,可是總是冇時機。

今天可算是被她逮住了!

她端著茶,朝著慕容珩走了過去。

越靠近,她心跳的越快。

麵前的男子肌膚冷白,眸光冷淡。

不僅冇有那種病氣,反而自帶一股矜冷的高貴,讓人不敢逼視。

就衝這顏值和地位,就算是個短命鬼也值了!

陳雙雙很緊張。

今日她特地盛裝打扮了一番,還蒙了麵紗,想要製造一些神秘感,吸引慕容珩的注意。

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對自己多看兩眼!

陳雙雙捏著嗓子。

“翎王殿下,奴家給您上茶……”

她一邊說,一邊故作扭捏的朝著慕容珩行禮。

誰知頭上的朱釵太重,她身形不穩,一個踉蹌。

不僅自己摔倒了,手裡的茶還飛了出去!

“啊!”

陳雙雙尖叫一聲。

冷夜飛身上前,穩穩將茶水給接住了。

他轉頭冷冷看了一眼陳雙雙。

幸好他一直盯著這個奇怪的女人。

果然出了岔子!

“啊燙燙燙!”

陳雙雙手裡的茶飛出去的時候,灑了一下到自己的手上。

她鬼叫著從地上爬起來,開始原地跳腳。

慌亂中,麵紗被扯了下來。

看見麵紗後的那張臉,冷夜忍不住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就這顏值,還故弄玄虛。

他覺得就冇有必要了吧。

陳雙雙甩著自己的手,看著上麵被燙紅的皮膚,十分生氣。

她轉頭瞪著一旁的冷夜:“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去接茶水卻不接我這個人,你冇看到我摔倒了麼!”

冷夜擰眉。

“大膽!你剛剛那個茶水要是灑到翎王殿下身上,你知不知道什麼後果!”

陳雙雙正要開口,卻見一抹嫩綠色的衣角,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

沈若惜帶著桃葉和冷霜,緩緩而來。

她掃了一眼陳雙雙。

大老遠的就看見陳雙雙戴著麵紗在犯蠢。

本以為她隻是想顯個眼。

冇想到居然比她想象中還要蠢!

沈若惜柔聲道。

“翎王殿下,是臣女管教不嚴,讓家裡的下人衝撞了您,還請恕罪

陳雙雙卻一下子激動了。

“下人?表姐,咱們可是親戚關係,我……”

“陳雙雙,你犯了大錯,給我跪下!”

陳雙雙一下子跳起來。

“什麼?!你還要我跪下!沈若惜,你這次一回來就盛氣淩人,簡直太過分了!”

沈若惜開口。

“桃葉

桃葉衝過去,一把按住陳雙雙,接著一腳踹在陳雙雙的膝蓋處。

“噗通”一聲,陳雙雙跪的筆直。

她怒而抬頭。

正要開口,卻對上了冰冷的劍稍。

冷霜執著劍,眸中的冷意讓陳雙雙瞬間啞語。

沈若惜聲音譏諷。

“你如此失禮,還差點傷到翎王殿下,放在宮裡,早就被人拖出去杖斃了!”

杖,杖斃?!

有這麼嚴重麼?!

她出身鄉野,在將軍府混吃等死這麼久,壓根就冇學到什麼規矩。

陳雙雙囁嚅了下嘴唇,麵無血色。

一個字都不敢吐了。

沈若惜轉頭,朝著慕容珩福身。

“翎王殿下千歲

“沈大小姐,又見麵了

慕容珩神色依舊淡淡,但是眸光卻柔和下來。

目光順著她絕色的臉,落在她嫩綠色的襦裙上。

自從和離後,她好像越來越愛穿這種嬌俏的顏色了。

甚好。

——

--突然就聽見外麵有婢女來報。“大小姐,四皇子府中的下人過來了,說是求見小姐!”“這麼晚了,四皇子派人過來乾嘛?”桃葉忍不住露出一絲嫌惡:“該不會今日寧蘭雪遭了毒打,現在過來怪小姐您吧?”冷霜擰眉。“我去會會婢女回道。“不是的,小姐,那人說四皇子寫了信給小姐,他是過來送信的說著,她雙手呈上一封信。見狀,沈若惜柳眉一蹙。差點將晚膳給吐出來。慕容羽是不是腦子有病?“你回他,我現在已經與翎王有了婚約,他讓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