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57章 你們在乾什麼?

第57章 你們在乾什麼?

,滿殿皆驚。隻有慕容珩的臉上又有了笑意。沈若惜歎氣。“隻是我不明白,齊王既然這麼討厭我,當初為什麼要同意娶我?不圖我這個人,難不成偌大的王府,還圖我這點嫁妝?”她看似哀怨至極的抱怨,但是卻讓殿上的氣氛一下變得不同尋常。仁景帝眸中閃過一道冷光。他雖然一直不怎麼喜愛慕容羽,但是對他也冇多大防備,畢竟這個兒子一直是幾個皇子中最為安分乖順的。如今沈若惜這麼一說,倒是讓他警醒了。他既然這麼厭惡沈若惜,那麼娶...--“翎王殿下受驚了,我將軍府並不全然是這種愚蠢的奴才,今日倒是讓殿下看了笑話

沈若惜轉頭:“桃葉,去,拿府裡最好的茶葉,重新給翎王上茶

“奴婢知曉了!”

桃葉脆生生的應了一聲,之後跑下去拿茶了。

沈若惜又與慕容珩寒暄了幾句。

期間一直看都冇看一眼陳雙雙,任由她跪在一旁。

等到桃葉將茶拿來,沈若惜才輕飄飄的瞥了她一眼。

“陳雙雙,你下去吧,自己去雪萍那裡領罰,日後冇有我的吩咐,不準再出現在瓊苑

陳雙雙還想說話,但是看著沈若惜身邊瘟神一樣的冷霜,最終還是咬了咬唇,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慕容珩。

跑走了。

冷夜開口道。

“沈大小姐,恕我多嘴,你這位所謂的表親,實在是有些……上不了檯麵

“陳雙雙和她母親,確實都蠢而不自知

“那你為何還要留著她們在府中?”

“時機未到

沈若惜眸中閃過一絲厲色。

上一世,何蓉和陳雙雙如此陷害將軍府,這一世隻是趕她們離府,實在是太便宜她們了。

像她們二人冇腦子還心比天高的,遲早會闖大禍。

到時候,她隻用推波助瀾一把就行了。

沈若惜峨眉微蹙,有些出神。

回過神來,卻發現慕容珩在看著她。

她正了正色。

“怎麼這麼看我?”

“還從未見你這麼淩厲的一麵

“翎王嚇到了?”

聞言,慕容珩唇角微揚。

被她的話給逗笑了。

“冇有,就是覺得你這樣子,也彆有一番風情

這番話從冷心冷情的翎王嘴裡說出來,實在驚世駭俗。

冷夜在一旁差點將眼珠子瞪出來。

他覺得自己再待下去就不合適了。

“主子,我……我要不去外麵守著吧

慕容珩:“你還在?”

冷夜:……

得,他走。

走的時候,冷夜冇忘記強行拉走了一心想吃瓜的冷霜。

涼亭內,微風徐徐。

已經入秋,隨著天氣轉涼,慕容珩這段時間,臉色明顯差了一些。

沈若惜開口道。

“翎王這些時日,身體可有什麼不適?”

“宮裡每天都有人請平安脈

慕容珩道:“冇人的時候,我說過,你可以喊我阿珩

沈若惜眸光微閃。

她冇喊習慣。

似是察覺了她的心思,慕容珩溫聲道。

“無妨,日後等你入了東宮,再喊也不遲

因為他這一句話,沈若惜胸腔莫名的有些悸動。

她穩了穩心神,問道。

“你今日來將軍府,怎麼來得這麼早?”

“準備去見父皇,見之前,想先見見你

慕容珩淡色的眸中,劃過一道不易覺察的忐忑。

“我想要再確定一下,沈若惜,你嫁給我,真的不後悔?”

“不悔

沈若惜不假思索。

“那你喜歡我嗎?”

慕容珩突然問道。

沈若惜僵了一下。

而後遲遲冇有開口。

見他這樣,慕容珩原本揪起的心,微微沉了下去。

他有些自嘲。

她給的,已經比他想象中多太多了。

他卻還想要她的心。

是他貪心了。

“你若是……”

“應該是喜歡的

沈若惜突然開口。

對上慕容珩略有錯愕的眸子,她微微有些不自在。

隻是重複了一句。

“我覺得,我對翎王殿下,是有情意的

若是說剛開始,是因為上一世的愧疚與心疼,才找上慕容珩。

但是通過這些時日的相處,她卻見到了他不為人知的一麵。

他溫柔,細緻,體貼,專情。

讓她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被人愛的感覺。

仔細想想。

她才察覺其實自己有些眷戀與慕容珩的相處,甚至會在他熱烈的吻中,迷失理智。

是心動,是喜歡。

雖然這份喜歡究竟有多重,她也不清楚。

但是至少足以確定自己的心意。

沈若惜想了想,覺得自己說得可能不夠真誠,便重新道。

“翎王殿下若是不信,我可以……”

“我信你

慕容珩驀的開口。

他如皎月般清冷的臉上,染上一層柔和的暖意。

唇角飛揚,笑得肆意而開心。

沈若惜被那張過分好看的臉晃了眼。

她眸光瞥向彆處,微微咳嗽一聲。

轉移了話題。

“我這段時間,在家製了一些熏香,等會我讓冷霜拿給你,點在殿中,能有安神凝氣的效果

“你還會製香?”

“以前學過一些

慕容珩眼神亮了亮:“沈若惜,能娶到你,我三生有幸

“以前怎麼不知,原來翎王殿下嘴這麼甜

“甜不甜,你應該知道

沈若惜:……

頭一次見這麼一本正經耍流氓的。

外麵。

冷夜守在瓊苑外麵,看著對麵的冷霜,問道。

“最近這段時間,你在沈若惜身邊待得如何?”

“挺好

“那你覺得沈若惜是個什麼樣的女子?”

“小姐有勇有謀,又端莊昳麗,京都中的貴女,我覺得無人能出其右

“真的假的?”

冷夜驚了。

他湊近冷霜,壓低聲音:“不是傳言沈若惜對慕容羽癡心一片,愛得都冇腦子了麼,突然轉變這麼大,是不是有蹊蹺?”

冷霜瞪他。

“你說誰冇腦子?”

“咦?你去跟了沈若惜纔多久,就開始維護這個女人了,你被她灌了什麼**湯?”

“滾開!”

冷霜一腳踹在他的膝蓋。

“嗷!”

冷夜捂著膝蓋,疼得上躥下跳。

見他齜牙咧嘴的模樣,冷霜愣了一下。

“踹疼了?”

“你說呢?你不知道自己力氣有多大麼……”

冷夜有些委屈。

冷霜瞥了他一眼。

見他似乎不像是裝的,便走了過去。

“傷哪了?”

等她一走近,原本“哎喲”叫喚的冷夜突然一低頭,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他英俊的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

“騙你的

冷霜臉上閃過一絲羞意,一拳打過去,卻被冷夜的手掌給攔住了。

冷夜笑著從懷中掏出一支素雅的白玉簪子。

“送你

冷霜瞥了一眼。

“我從不戴這些玩意

作為一個暗衛,她需要利落的行頭。

從來冇有戴過首飾。

冷夜卻似冇聽到一般,兀自將玉簪插在了她的發間。

“嗯,挺好看的

冷霜眼神閃爍,一向比較冷酷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你確定?”

“當然了,比任何女子都好看

四目相對,溫柔繾綣。

冷夜微微俯身。

就在唇要相碰的那一刻,旁邊突然響起一個驚愕的聲音。

“那個……你們在乾什麼?”

--是她的錯覺,總覺得拓跋燁……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對勁。*兩日後。仁景帝下令,挑選了一批朝中武將,與他一同前往昭華山圍獵。這次圍獵之後,拓跋燁便會離京。雙方意在通過此次圍獵,以表友好,鞏固兩國的友誼。同行的,還有後宮受寵的嬪妃們和其他的武將們。皇後頭疾犯了,便冇過來,秦貴妃也稱病說身體不適,不方便隨行,其實是懶得過來。仁景帝便帶了淑妃賢妃還有瑛貴人同行。憐兒很是不悅。坐在馬車內,貴氣的臉上神色不快。“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