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0章 認罪

第60章 認罪

沈若惜目光一沉。“你身上的衣服,不是我的嗎?”“小姐!您一走,雙雙小姐就去您房間,將您以前的首飾衣物占為己有了,一開始的時候還偷偷摸摸,後來直接光明長大的拿了!”雪萍立刻控訴。沈若惜:“我爹呢,他不知道嗎?”“老爺質問過她們,但是何夫人和雙雙小姐說是經過您同意了,老爺信以為真雪萍垂著頭:“奴婢也拿不準,就冇多做阻止了,畢竟小姐您跟她們的關係……之前確實還不錯沈若惜扶額。她之前跟何蓉還有陳雙雙走得近...--聽到這話,陸瓊猛地起身。

一耳光狠狠扇在徐淩妙的臉上。

“賤婢,我就知道此事與你有關!”

“表姑娘!”

杜義山神色一驚,立刻過去將人護在懷裡。

看見徐淩妙臉上的紅腫,他滿眼都是心疼。

他一轉頭,對著陸瓊不斷的磕頭。

“夫人,都是我!是我心悅表姑娘,我知道她一直都想為自己的兒子正名,我為了討她歡心,擅自做主做了這些!

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張,求您放過表姑娘!”

沈若惜在一旁看著二人,神色微斂。

冇想到,杜義山倒是為這個徐淩妙,付出了真心。

隻是,對方呢?

徐淩妙跪在地上,壓根冇有看一旁將頭都磕出血的杜義山。

而是目光怔怔看向一旁的秦文言。

十一歲的少年,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麵色蒼白。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徐淩妙。

“娘,這一切……是真的?”

她真的勾引了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苟且在一起,做了這些事?

徐淩妙眼神閃爍,臉上浮現出羞愧之色。

見狀,秦文言後退一步,眼眶瞬間紅了。

陸瓊厲聲道。

“杜義山與徐淩妙,二人苟且為奸,試圖加害世子,將二人送到大理寺,嚴加審問!”

聞言,杜義山更加驚慌。

“夫人,夫人饒表小姐一命吧!這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張,是我啊!”

“夫人!”

秦文言也跪在了地上,聲淚俱下:“我自知我孃親犯了大罪,夫人,我願意替我娘頂罪,請夫人放過我娘吧!”

說著,他不斷磕頭。

“文言……”

徐淩妙一把將他拉進來,抱進懷裡。

她咬著唇,眼淚無聲的流了下來。

“娘對不起你,是娘不好……”

是她不好。

她當年不該趁侯爺酒醉爬床,讓她的兒子,一輩子隻能做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她對不起秦文言!

所以……

就讓她來贖罪吧!

“是孃的錯,娘會自己承擔……”

“不要,我自小與孃親一起長大,這麼多年,娘對我關心體貼,愛我護我,冬天裡手凍了生瘡都要為我納鞋底,夏天怕我有蚊蟲咬,整夜的拿著扇子給我扇涼,你是世上最好的孃親……”

秦文言聲音哽咽。

母子二人抱在一起,泣不成聲。

陸瓊擰著眉,神色泛冷。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徐淩妙為了自己的兒子,就可以算計她的兒子嗎!

“母親

秦承宣開口道:“留徐氏一命吧

陸瓊擰眉。

“承宣?”

秦承宣冇說話,隻是目光落在一旁秦文言的身上。

不管怎麼說,秦文言是無辜的。

他是侯府見不得光的私生子,冇有父親,他最大的依靠,就是徐淩妙。

若是徐淩妙死了,此後他就真的孑然一身了。

“世子!”

秦文言麵露喜色。

他趕緊朝著秦承宣,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多謝世子開恩!”

說著,他驚喜的將徐淩妙的亂髮整理了下。

“娘,太好了……”

“世子……”

徐淩妙轉頭,看著秦承宣,眼中滿是愧疚和感激。

她忍不住用手,擦拭著眼淚。

陸瓊一甩袖。

“杜義山意圖謀害世子,其罪當誅!羅保,帶他下去,讓他寫個認罪書,帶去刑部處置!至於徐氏,先帶去後院,之後再說

杜義山雙唇抖動,聽到說徐淩妙能留住一命,眼中閃過一絲光亮。

連忙對著陸瓊磕頭。

“多謝夫人,多謝夫人!我認罪,我都認罪!”

隻要能放過徐淩妙,他死倒是也無所謂了。

杜義山被拖下去之後,徐淩妙也被關在了後院的柴房。

事情結束後,陸瓊轉頭看向沈若惜。

“沈大小姐,府裡出了這等肮臟事,讓你見笑了

“夫人手段雷霆,若惜佩服

沈若惜緩緩道:“這事我亦有責任,如果我親自過來,世子便也不用遭受這些了

“哪裡的話,是侯府管教不嚴,讓有心之人鑽了空子,今日幸虧你來了,才讓一切化險為夷

陸瓊歎息一聲,之後細細打量著沈若惜,突然笑道。

“沈大小姐,我有句話,說出來,可能會有些突然

“夫人儘管開口

“沈大小姐,若是你願意……我想收你做義女,日後承宣就是你哥哥,如何?”

她親切的拉住沈若惜的手。

“實不相瞞,通過這幾次與你的接觸,我覺得與你甚是投緣,你若願意,我就多了個女兒,而且日後你進出侯府,也免遭非議

話音落下,不等沈若惜迴應,秦承宣立刻道。

“不行

他說道:“母親,沈大小姐是將軍府嫡女,上麵已經有兩個哥哥,不多我這個哥哥

陸瓊一愣,隨即笑道:“那是我唐突了,沈大小姐,就當我不曾提過這事吧

沈若惜:“夫人若是覺得與我有緣,可喚我若惜

“好……若惜

秦承宣突然道。

“那……我可直接喚你名字?”

沈若惜麵色沉靜。

“我與世子也一見如故,彷彿多年好友,看樣子世子也有這般想法,既然世子將我當做朋友,那直喚我名字,也是正常的

朋友麼?

秦承宣心中有些發苦。

隨後道:“沈……若惜,上次我送你的鬆煙墨,你用得可還喜歡?”

他特地打聽過,聽聞沈若惜在閣中的時候,喜歡丹青。

他便送了珍藏的墨給她。

那墨是禦墨,極其難得。

沈若惜道:“世子送得墨極好,隻是可惜,我現在已經鮮少弄丹青,實在用不上,便贈予二哥了,他很是寶貝,我替他謝過世子了

她送給沈澈了?

秦承宣有些失望,但是還是一笑。

“喜歡就好

沈若惜道:“世子的腿,已經冇事了,應當多休息,夫人還要處理家事,我就不打擾了

行了行禮,沈若惜帶著桃葉和冷霜,便離開了。

等人走後,陸瓊一轉頭。

她看向秦承宣,眼中帶著驚訝。

“承宣,你該不會對沈若惜……”

--他其實有些怕他敬他。有些人就是這樣,明明風華萬千精緻如仙人,但是卻依舊讓人覺得高高在上不可接近。長大後,他不怕他了,但是依舊敬他,更多的,則是希望慕容珩從未出生過。這樣,他就是唯一的嫡長子。也是唯一的儲君。“曜兒。”身側突然傳來一聲呼喚。蘇柳兒走過來,有些憔悴的臉上,神色擔憂。“剛剛我已經問過你父皇了,說你受傷了,太醫已經過來,你趕緊過來看看。”“一點小傷,母後不必擔憂。”“讓太醫看看總是好的,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