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2章 更合適的人選

第62章 更合適的人選

本想要為寧蘭雪對她興師問罪,可眼下,他突然氣消了許多。他想了想,說道。“若惜,本王今日有些疲憊,你準備一些藥膳,伺候本王沐浴吧說完之後,他負手而立。眼神直直落在沈若惜的身上,等著她迴應。卻見沈若惜冇吭聲。他想,自己突然對她這般親切,怕是她驚喜得說不出話了吧?也是。放在以前,每次她上趕著過來,給他燉藥膳給他泡腳。他都嫌棄她煩。今天自己這麼主動,還大發慈悲讓她伺候自己沐浴,她肯定有些不敢相信。想到此,...--“珩兒?”

她端莊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今日聽說你進宮了,姨母正想來見見你

說著,她伸手。

玉芝將旁邊的一個精緻的食盒遞過去。

蘇柳兒接過,遞到慕容珩的麵前。

“你以前最愛吃姨母做的糕點了,你嚐嚐

慕容珩看著食盒,冇有接。

玉芝忍不住勸道。

“翎王殿下,皇後孃娘聽說您今日要過來,匆忙中做的,有些倉促,手指還燙傷了……”

“玉芝!”

蘇柳兒瞪了她一眼。

玉芝立刻噤聲。

慕容珩掃過她拿著食盒的手指:“姨母手傷了?”

“算不上傷,就是被燙了一下,身邊的人大驚小怪

“兒臣住在東宮,姨母若是想要做糕點,可差人送去,不必這麼匆忙

“是,姨母知曉了

蘇柳兒笑著搖了搖頭。

這孩子,說是住在東宮,但是最近經常不見人影。

想見見他都難。

慕容珩伸手接過食盒,修長的手指將盒蓋打開。

裡麵放著形狀不一的糕點,都是他愛吃的口味。

他伸手,拿起一個桂花糕,咬了一口。

“味道很好,姨母的手藝又進步了

“你若是喜歡,就常來姨母這裡坐坐

“好

慕容珩微微頷首,之後將食盒遞給身後的冷夜,離開了。

蘇柳兒也踏進了乾元殿。

仁景帝見她麵露喜色,便問了一句。

“皇後今日心情怎麼這麼好?”

“剛剛在殿外見到珩兒了

蘇柳兒笑道:“還吃了臣妾做得糕點,誇臣妾手藝好

“朕當是什麼事,原來是珩兒誇你了

仁景帝也露出一絲笑意:“你知不知道珩兒今日過來找朕,是為了何事?”

“陛下請說

“珩兒想要朕為他賜婚

聞言,蘇柳兒麵露詫異:“賜婚?他要迎娶哪家的貴女?”

“沈若惜

“沈若惜麼……”

蘇柳兒微微斂眉。

有些意外,但也是在預料之中,畢竟上次馬場的時候,就看出點端倪。

蘇柳兒柔聲道。

“那皇上怎麼想的?”

仁景帝沉思了片刻,而後道。

“珩兒要娶沈若惜,皇後覺得,朕應該同意嗎?”

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緩緩道。

“於公說,珩兒此舉,不太妥當,沈若惜一個和離的女子,剛與四王爺和離,又立刻嫁給珩兒,定會招來非議,連累二人名聲。

但是與私,珩兒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心動的人,作為父母的,若是多加阻攔,未免又有些殘忍了

仁景帝點頭。

“皇後說得,正是我所考慮的

蘇柳兒道。

“珩兒若是真心想求娶,臣妾覺得……皇上還是莫要多加阻攔,珩兒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孩子從小就性子清冷,感覺誰也走不進他的心,若是真有一個知冷暖的,倒是一件幸事

仁景帝突然轉頭。

他唇邊含笑,眼神似是好奇。

“你上次不是想要萬思語嫁給珩兒?”

“臣妾之前確實有這想法,思語一心傾慕珩兒,我便想著撮合二人,但是如今珩兒已經有心儀之人,我又何必強人所難

“皇後倒是真心為珩兒考慮

仁景帝目光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隨後手指輕輕的點著一旁的扶手,不再說話。

見狀,蘇柳兒遲疑了一下,而後道。

“皇上對此事,有彆的想法?”

仁景帝眸光沉沉,泛出一抹精光。

“其實珩兒王妃的人選,朕心中有合適的人選

他緩緩道。

“太傅林煒之女林秀怡,比沈若惜合適

蘇柳兒垂眸。

“那皇上的意思是?”

仁景帝突然道。

“珩兒似乎冇見過林秀怡?”

“平時宮宴上,應該也曾遇上過,不過珩兒可能冇上心

“那就讓他上上心

仁景帝道:“林秀怡秀外慧中端莊舒雅,京都不知道多少貴族子弟求娶,但是她卻一直待字閨中,林太傅也與朕提過,說林秀怡屬意珩兒,才一直未嫁。

興許珩兒見了她,會更中意她。

林太傅以前是朕的伴讀,與朕自小交好,若是能與珩兒成了,也是一樁美事

說罷,他微微轉頭,朝著蘇柳兒道。

“皇後,這事就交由你去辦,朕記得,再過半個月,便是你的生辰,正好藉此機會,讓珩兒見見林秀怡

蘇柳兒應下。

“臣妾遵命

帝後二人寒暄一陣後,蘇柳兒便回到了自己的長秋宮。

走在路上,她有些疲憊的歎息了一聲。

玉芝關切道。

“娘娘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覺得坐得久了,有些累了

玉芝扶著她。

半晌,忍不住問道。

“皇後孃娘,奴婢不懂,沈天榮與皇上關係也挺好,娶她的女兒做翎王妃,跟娶林太傅的女兒,有什麼不一樣麼?”

“當然不一樣

蘇柳兒輕笑:“林太傅,可冇有兵權

玉芝一愣,隨後遲疑了一下。

“奴婢懂了,但是又不是很懂

“後宮與前朝,本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有些事,一知半解就行了,不需要懂得太多

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眸中溢位一絲柔和的光芒。

“本宮此生所求,不過是自己的孩子們,都能順利平安

*

沈若惜從侯府出來後,便去了香料鋪,精心選了一些調香原料。

等選好後,天色已經有點暗了。

正要乘馬車回去,突然見對麵的鋪子門口,過來了一圈官兵,將藥鋪團團圍住。

前方的路一下子被堵了起來。

沈若惜吩咐道。

“桃葉,你去看看,怎麼回事

桃葉下車,過去問了之後,跑回來了。

“小姐,問清楚了,這家藥鋪正在收被官差審問呢,說是讓他提供給武定侯府世子的藥材賬本

沈若惜反應過來。

“這家藥鋪的老闆,是不是姓路?”

桃葉點頭:“是的

聞言,沈若惜確定了。

看樣子,杜義山給秦承宣用的藥,都是從這裡抓的。

官差過來審問,應該是在確定,還有冇有其他嫌犯吧。

“那等等吧

沈若惜坐在馬車內,拿著杜義山給的玉鐲,放在手中打量。

腦海裡不自覺地回憶起了今日侯府內的一切。

越想,越覺得有點不自然。

等到官差走後,她下車,去了藥鋪。

--一派胡言,明明是太子妃帶人強行闖進我府中的,是誰說被擄進來的!?”“是啊,誰胡亂傳的?”沈樾一轉頭,看向身邊的藺陽:“你是怎麼辦事的,怎麼跟我說太子妃被擄走了?”藺陽一愣。沈樾的宅子與慕容珩的府邸離得並不遠,沈若惜鬨出這麼大動靜,很快就傳到了沈樾的耳中。一聽她帶人強闖慕容羽的府邸,沈樾立刻起身,拿著自己的劍就大步跨出了府門,咬牙切齒的說早就看慕容羽不爽了。如今甩鍋倒是甩得挺快。藺陽硬著頭皮。“屬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