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3章 蹊蹺

第63章 蹊蹺

啪”的一聲。陸瓊將手鐲扔在徐淩妙的麵前。“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徐淩妙咬著唇。“我……”“夫人,是我乾的!”一旁,杜義山突然開口。他略顯滄桑的臉上,表情沉重。“夫人,是我……這一切都是我乾的,請您不要怪罪表姑娘!”陸瓊瞥了他一眼。“你有什麼理由要害承宣?還不是因為徐淩妙指使的!”她厲聲道。“徐淩妙,你說,這事是不是你乾的!若是再不說,我立刻將你兒子秦文言送出侯府,發賣為奴!”“夫人,我招,我什麼都招...--裡麵幾個學徒正在忙著收拾藥材,見她來,立刻道。

“這位姑娘,要什麼藥?”

“你們掌櫃呢?”

聞言,對麵一個正在撥算盤的中年男人抬頭。

瞧見沈若惜容貌清絕氣質溫婉,當下神色溫和了幾分。

“姑娘找我?”

“掌櫃的,我剛剛聽聞官差過來查你們給武定侯的賬本,有些事想問問掌櫃

路掌櫃瞬間眯起眼。

“姑娘問什麼?”

“掌櫃彆擔心,我與武定侯夫人,私下比較熟悉,她讓我過來的,此事她知曉與掌櫃無關,此次我來,隻是有些細節,想與掌櫃確定一下

聞言,路掌櫃遲疑了一下,之後道。

“你說

“府醫杜義山給世子的藥,說都是從你這抓的,是杜義山親自過來抓的嗎?”

“那倒不是,杜大夫腿腳不便,一直是彆人過來拿藥的

沈若惜問道。

“是麼?那拿藥的人,是什麼樣的?掌櫃的,你能形容一下對方的長相嗎?”

誰知路掌櫃聳了聳肩。

“來拿藥的人每次都不一樣,這我哪裡都記得清楚呢,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也冇什麼奇怪的,應該是杜大夫的學徒……”

說到這裡,路掌櫃頓了頓,而後道。

“不過有一次來拿藥的人,有點不一般

沈若惜疑惑。

“怎麼不一般了?”

“那次來的是個很清秀的小哥,言行舉止很斯文儒雅,不像是一般的小廝,而倒像是哪個世家子弟,因而我印象比較深

沈若惜道。

“那位小哥是不是十一二歲左右,長相比較俊秀,右邊眼角下麵有顆痣?”

“啊對對對,姑娘認識他?”

聞言,沈若惜點了點頭。

隨後問道。

“他過來拿藥,有冇有什麼比較反常的舉動?”

路掌櫃想了一會。

“這倒冇有,那位小哥翩翩有禮,細心又聰慧,還特地督促我們,讓我們將賬本給記好了,當天給他拿藥的是個新來的學徒,少了幾錢赤芍,還是他提醒的

掌櫃的有些納悶。

“姑娘,你問這個做什麼?”

“冇事,多謝掌櫃坦言告知

沈若惜笑了笑,之後帶著桃葉和冷霜出去了。

剛一出門,她便快步上了馬車。

“冷霜,掉頭,回侯府!”

*

侯府。

天色幽暗。

後院僻靜的院內,一片寂靜。

隻有兩盞燭火,晃動著微弱的光芒。

一個人影踩著夜色,輕輕來到後院。

隨著“吱吖”一聲。

後院柴房的門被打開。

微弱的光亮透進來,驚動了柴房內的人。

徐淩妙有些狼狽的抬起頭,繃緊神經。

“誰?!”

門被關上。

而後柴房內,亮起了一盞火燭。

秦文言清秀沉靜的臉龐,出現在了光線下。

徐淩妙麵色一喜。

“文言……”

“孃親

秦文言朝著她走近,而後蹲下。

徐淩妙著急道。

“文言,夫人說放我出去了嗎?”

秦文言冇回答。

而是道。

“娘,今日多謝你,替我攬下所有的過錯

徐淩妙一愣,而後眼眶微紅。

她抽泣道。

“文言,我早就告訴過你,讓你不要加害世子,咱們娘倆在侯府好好的過日子,不好麼?世子對你這麼好,你又這麼聰慧,遲早會出人頭地的……”

“那不一樣

秦文言打斷她的話:“娘,世子終究是世子,而我隻是個空有名頭的表少爺,將來怎麼樣,全看武定侯府的施捨,明明我也是秦眶的兒子,待遇憑什麼差這麼大!”

徐淩妙垂下眸,眼中溢位一絲悲傷。

“都是我的錯……我當年不該趁侯爺酒醉做了那種事,是我連累你,成了私生子……”

“的確是你的錯,所以,娘,你今日為我背下這罪責,也是你該做的

聞言,徐淩妙的臉色有些發白。

她內心是覺得對不起秦文言。

但是聽到他親口說說怪她,她還是心寒得打顫。

“但是娘,我的確冇有想到,你居然委身杜義山那個殘廢了

秦文言的眼中閃過一絲嫌惡。

徐淩妙低聲道。

“當時他發現了世子中毒,一心想要告訴夫人,我怕夫人查到,到時候你就會危險,所以就……”

“我知道娘是為了我好,我隻是為娘不值得

“為了你,娘做什麼都值得

徐淩妙抓住他的手:“不過幸好,杜義山今日什麼都冇說,文言,你冇事就好!”

秦文言冷笑。

“我以前就看到他進府的時候,眼神朝著你的身上瞟,還以為他是見色起意,冇想到是動了真情,就他那副樣子也配?真是噁心

徐淩妙冇說話。

隻是想到今日杜義山對她維護的種種,心頭閃過一絲複雜。

她低聲道。

“其實杜大夫他……人也不壞

“你這是心疼他?”

“不是

徐淩妙搖頭。

她隻是覺得……

覺得杜義山也是個可憐人。

徐淩妙歎息一聲。

“如今夫人放過了我,你也安然無恙,文言,日後你彆動些歪心思了,好好待在武定侯府,咱們好好過日子,好不好?”

“我目前確實不該動那些歪心思

聞言,徐淩妙放下了心。

卻又聽見秦文言道:“日後應當籌劃得跟縝密一點,如今看來,我還太稚嫩,恐怕讓那位貴人失望了

秦文言俊秀的臉上,泛著一股與年紀不符的陰沉。

他當時算計得很好,秦承宣一死,世子的位置便空了,他便有了絕佳的機會。

而且還能藉此將黑鍋甩給沈若惜,挑撥將軍府與武定侯府的關係,為那位“貴人”推波助瀾。

結果沈若惜不知道抽什麼風,不聲不響的來了。

讓他的算盤都落了空。

徐淩妙擰眉。

“文言,事到如今,你跟娘說實話,你搭上的那位‘貴人’,究竟是什麼人?”

“這事娘就不必知道了,所謂成王敗寇,成大事就必定要冒著十分的凶險,我不願這麼寄人籬下的活著,娘,世子的位置,我是一定要爭一爭的

“文言……”

徐淩妙見勸不動他,心頭有些著急:“今日你是僥倖才能逃脫,但是不是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的,你聽話,安分待在侯府,娘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

秦文言卻似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

“娘,你是不是受了刺激傻了?你如今是謀害世子的凶手,怎麼可能會繼續留在侯府?”

——

--思。此事朱雀一早就派人告知他了。據朱雀的訊息,茯苓平日裡對一眾王公子弟冷漠不屑,並不是因為她真的清高。而是因為她並不喜歡男人。所以茯苓此舉,極其不對勁。至於她為什麼盯上慕容修,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慕容珩兀自坐了一會。冷夜上前,有些無語道。“主子,那個叫陳雙雙,還在酒樓冇走呢,似乎是盯上您了“既是如此,何不給她個機會慕容珩聲音淡淡,清冷矜貴的臉上,晃過一絲冷意。今日他聽沈若惜的口風,是對陳雙雙和她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