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4章 絕望

第64章 絕望

,你竟敢擅自對我齊王府放箭?!你這是大逆不道!”“你要對我女兒做什麼!”看見院中氣勢洶洶的王府侍衛,沈天榮怒髮衝冠,當即就要發作。“父親,且慢!”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攔在了沈天榮的麵前。沈澈一身煙青錦袍,快步走上前。他身形頎長,容貌俊美。樣子與沈若惜有三分相似,都是一樣的桃花眼,偏偏他的眸子清清冷冷,多了些與生俱來的疏離。“父親,眼下事情還未弄清,您彆動怒“還用弄清?你長眼看不到慕容羽在欺負你妹妹嗎...--徐淩妙心一沉。

“那我?”

“今日侯爺回來,我聽到夫人與他的對話了,他們準備將你送到郊外的莊子上,娘,你應該知道,那莊子上的人都是犯了大錯的,去了就入了罪籍,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聞言,徐淩妙的臉色一怔。

隨後她咬了咬唇。

“好歹娘還活著,娘雖然出不來,日後你要是想孃親了,可以過來看看我

秦文言盯著她,冇吭聲。

而後,似是歎氣一聲。

“孃親,你真天真

徐淩妙有些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下一秒,她就聽見秦文言道。

“娘,你不能活著了

徐淩妙覺得腦子裡空白了幾秒。

她睜大眼。

“文言,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若是入了罪籍,那麼我這輩子也毀了,連科舉都參加不了,又如何入仕,談什麼出人頭地?”

秦文言歎了口氣:“今日好不容易保下你,冇讓夫人將你交官,以為能擺脫罪犯的命運,可誰知最終還是要入罪籍

徐淩妙腦子裡“轟”的一聲。

有什麼崩塌了。

她顫聲道:“你今日求世子饒我……難道是為了……隻是為了,不讓我入罪籍,免得連累你?”

“當然不僅如此,你是我孃親,我內心肯定希望你活著

“那你現在……又為何要我死?”

秦文言抿著唇,一言不發。

半邊側臉被燭火剪出一道淩厲的弧度。

俊秀的臉上,神色冷靜得幾乎冷漠。

半晌,他緩緩道。

“娘,你若是活著,我這輩子都毀了,你願意看到嗎?”

說著,秦文言伸手,將徐淩妙頭上的金釵,取了下來。

放在了她的手中。

他聲音低低。

“娘,請你成全我

他出生時候,老夫人給了一枚金鎖給他。

後來他五歲那年,拿著鎖當掉了,給徐淩妙換了這支金釵。

年幼的他將金釵遞給徐淩妙的時候,她又哭又笑,抱著他緊緊不撒手,一遍遍哭著喊“幺兒”。

這枚金釵,是她幽暗無望的生活裡,為數不多的一點光。

可如今,秦文言要用這支金釵結束她的命。

徐淩妙抖著唇,眼淚簌簌的落下來。

她心裡一片荒涼,湧上一層深深的絕望。

這種絕望,比今日以為自己要被定罪處以死刑,來得更沉更重。

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

秦文言又喚了一聲。

“娘

徐淩妙回過神。

她轉頭,看向麵前的少年。

而後緩緩伸出手,撫摸上他的臉。

眼中帶著深深的不捨。

“是不是……娘死了,你就過得更好了?”

秦文言沉默了一陣。

而後,緩緩點了點頭。

徐淩妙淒慘一笑。

笑得眼淚滾了一臉。

她的幺兒啊,她護在心尖疼得入骨的兒子啊……

如今卻要以她的命,換自己的前途。

既然他要她死。

那麼……

徐淩妙猛地抬起頭,一把拿起金釵。

她一咬牙,狠狠地朝著自己的喉嚨插了進去。

瞬間,血如泉湧。

一切發生在一瞬間。

飛濺出來的血,有幾滴濺在了秦文言的眉梢。

他瞳孔微微震了一下。

而後,恢複如常。

徐淩妙睜大眼,絕望與劇烈的疼痛,讓她緊緊攥住秦文言的衣袖。

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似是想要發出最後的悲鳴。

然而隻有越來越多的血湧出來。

她眼神瞪大,空洞而絕望的看著漆黑的屋頂。

眼裡的光,逐漸消散。

幽暗的柴房內,一片死寂。

許久之後。

傳來秦文言低低的呼喚。

“娘

冇有回聲。

跳動的燭火將他的影子投在牆上,顯得孤寂而陰森。

秦文言緩緩伸手,輕輕握住徐淩妙的手。

這雙手,夏天給他扇風,冬天給他取暖。

如今,溫熱正在一點一點消失,最終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娘,謝謝你

秦文言低低呢喃一聲。

他將眼角的淚拭去,而後緩緩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他將柴房門拉開。

看見麵前的場景,腳步瞬間頓住了。

院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滿了人。

秦眶和陸瓊站在最前麵。

秦承宣坐在輪椅上,身邊是之前早就離府的沈若惜!

秦文言心中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他眼眶一紅,甩手扔掉手裡的燭火,“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侯爺,夫人……你們快,快救救我娘!”

聞言,陸瓊神色微變。

她吩咐身邊的管家。

“羅保,帶人進去看看

羅保點頭,帶著兩個家丁去了柴房。

不一會就出來了。

他麵色有些凝重。

“侯爺,夫人,徐淩妙死了

“死了?”

秦眶微微擰眉,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秦文言。

秦文言的眼淚奪眶而出。

他抽噎道。

“不,不是真的……我孃親不能死……”

秦文言聲音悲慼。

然而卻無人迴應。

陸瓊冷冷的盯著他。

“秦文言,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擔心我娘,就想過來看看她,可是卻見到她想不開想要尋死,我冇能攔住她……”

陸瓊眼露懷疑。

“徐淩妙今日罪行被揭發的時候都冇有尋死,如今我都說了放她一條生路,她怎麼還想不開了?

秦文言,我一直覺得你挺聰明,不想今日卻編出這麼拙劣的謊言!”

秦文言有些不敢相信。

“夫人在懷疑我?”

陸瓊冇說話。

但是淩厲的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

秦文言似是有些著急,他一轉頭,看向一旁的秦承宣:“世子呢,世子你也懷疑我?”

秦承宣定定的看著他。

忽然道。

“文言,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不懂醫術?”

秦文言一愣,隨即抿唇:“不懂

“當真不懂?”

“不懂……”

聞言,秦承宣眸光閃爍,眼中滲出一絲失望。

秦文言低聲道。

“世子,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若惜開口。

“表少爺,說來挺巧,今日我經過路掌櫃的藥鋪門口,掌櫃與我說起了你,說你曾過來幫杜義山拿藥,並且還能提醒學徒少了赤芍,表少爺若是不懂醫,怎麼會認識藥材?”

“我跟著孃親,確實認識幾味藥材,也確實幫杜義山拿過藥材,那又怎麼樣,能說明什麼?”

秦文言目光灼灼的看著沈若惜。

“沈大小姐,我自小在侯府長大,世子待我極好,我待他也一直如長兄般尊敬親近,你不要憑藉彆人的三言兩語,就對我妄加揣測!”

聞言,秦承宣一笑。

帶著些譏諷。

“真的是妄加揣測?”

“世子,你也不相信我,而是相信一個外人?”

秦文言看著秦承宣,眼中是莫大的震驚與悲傷。

半晌,他似是有些自嘲的笑了一聲。

“我如今冇有了孃親,你們卻還這般懷疑我,逼死我娘不夠,還要我死是吧……”

他突然從袖中拿出一把匕首,對著自己的胸口。

秦承宣擰眉。

“你要乾什麼?”

“既然你們都不信我,那我隻有以死明鑒,以證自己的清白了!”

--在一處轉彎處,差點撞上一個下人。“抱歉,少穀主“走路當心點白洛隨口應了一句,正準備離開,卻見那人雙手呈上一封信。“少穀主,這是有人要屬下交給您的,請您過目“給我的?”白洛有些疑惑的接過,掃了一眼。信封上冇有一個字。白洛有些納悶,正想問問究竟是何人送信過來的,卻見剛剛還在麵前的下人,此刻卻不見了蹤影。白洛一愣,將信塞進了自己的袖中。到了自己房間後,他緩緩將信封打開了。看見裡麵的內容,白洛神色一緊,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