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5章 我認罪

第65章 我認罪

隨即微微掀起眸子。看著翠苗肥胖的身軀,她的眼中迸出一抹怨毒的光芒。賤人!從她來的第一天起,這個翠苗就一直看她不悅,變著法的針對她。剛開始她身子傷口冇好,便一直忍著。後麵實在忍不住,便跟她爭執了起來。可翠苗長得五大三粗,又常年做粗活力氣極大,她隻有捱打的份。最嚴重的一次,她被翠苗打得一天都下不了床。可還是得不到休息,被這個賤人趕著去做粗活。短短一月,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了下去。越想,寧蘭雪的眼神越...--說著,秦文言眼睛一閉,準備將匕首刺入血肉。

卻聽見沈若惜緩緩道。

“表少爺匕首的位置,看似抵在心臟的位置,實則偏了三分,這個位置不會傷及性命,拿捏得很是精準

秦文言睜眼,眼神憤怒。

“你居然用如此歹毒的心思揣測我?你這女人,太可怕了!”他看向秦眶,“侯爺,我看沈若惜纔是可疑,說不定世子中毒,就是她有意為之!”

“表少爺倒是不必急著惱怒

沈若惜聲音淡淡,但是卻鏗鏘有力。

“你有冇有想過,杜義山不惜攬下所有的過錯,就是想換徐淩妙一線生機,若是他知道,徐淩妙被你殺了,你猜,他還會不會將實情繼續隱瞞下去?”

秦文言動作一頓,神色恍了一下。

見他這樣,秦眶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

“羅保,派人去趟刑部,告訴杜義山這裡的情況,聽聽他會說什麼!”

羅保應下,轉身欲走。

秦文言的聲音突然傳來。

“不必了

他抬頭,而後,緩緩起身。

十一歲的少年,明明麵上還留著青澀,但是眼神卻冷如寒潭。

他看著秦眶。

“你如此大義凜然的要定我的罪,果然,你從來不曾將我這個兒子,放在眼裡

話一出口,眾人神色一變。

陸瓊道。

“文言,你知道你……”

“我當然知道,三年前我就知道,我並不是什麼表少爺,而是侯府的私生子

秦文言聲音不大,卻在人群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陸瓊怒喝一聲。

“那承宣中毒的事,的確與你有關!?”

秦文言冷然一笑。

“是,世子的藥,是我動了手腳,我想讓他死

秦承宣手指一緊,眼中晃過一絲沉痛。

秦眶怒極。

“你果然狼子野心,與你那個娘一樣,天生的惡毒!”

“你就不無辜嗎?我的好父親!”

秦文言咬著牙:“這麼多年,你對我的嫌惡我都看在眼裡,哪怕你對我有那麼一點父子之情,我也不至於走到現在!

我什麼都冇有,隻能自己爭取,我不後悔我的決定!”

秦眶目光微沉。

他緩聲道。

“我對徐淩妙從未有過感情,你的出生,原本就是個錯誤,若不是夫人大度留下你們,你今日哪裡……”

“父親!”

秦承宣打斷他的話:“夠了,彆說了

秦眶目光沉了沉,隨後厲聲道。

“送秦文言去大理寺,好好審審,他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深沉的心機,背後是不是另有他人指使!”

“嗬,武定侯真是大義滅親,好生果斷!”

秦文言譏笑出聲。

他麵色沉下來,眸中暗芒閃爍。

“不必侯爺麻煩這一遭了,我認罪,我謀害世子,其罪當誅!”

說完,秦文言原本抵在胸口的匕首,緩緩移到了脖頸的位置。

他看向沈若惜。

“沈大小姐,你說,這個位置如果割下去,還會有生還的機會嗎?”

不等沈若惜開口,秦文言便說道。

“應該是必死無疑了吧

秦承宣擰眉。

“文言,你彆衝動!”

秦文言看著他,動了動唇,似是想說什麼。

但是最後卻隻是慘淡一笑。

“世子,我隻有一個請求,請您將我和我娘葬在一起

說完,他微微閉上眼,握著匕首的手,顫抖著一用力。

血瞬間飛濺出來。

染紅了夜色。

少年削瘦的身形晃了晃。

隨後,砰然倒地。

院中寂靜了幾秒。

隨後,是陸瓊沉著冷靜的聲音傳來。

“今日院中發生的事,對外一概不準提及,若是有泄露的,決不輕饒,明白了嗎!”

眾人瞬間應聲。

“明白了,夫人!”

“羅保,找個好點的棺材,將二人處理好,對外就說徐淩妙母子得了怪病纏身,不治身亡

“是,夫人

羅保指揮著府裡的下人,將徐淩妙的屍體也搬了出來。

她滿身血汙,十分狼狽。

手上還緊緊抓著一支帶血的金釵。

沈若惜走了過去。

陸瓊道。

“若惜,這裡場麵血腥,我讓人帶你先去前廳歇著

“冇事

沈若惜看著地上的徐淩妙,她微微蹲下身,將懷中的一個翡翠玉鐲拿了出來。

杜義山希望她能將這玉鐲,轉交給徐淩妙。

卻不想,再見她,卻已經香消玉殞了。

沈若惜拉起徐淩妙的手,將玉鐲給她戴上了。

至少,也曾有個人,用生命去護她愛她。

侯府的事結束後,沈若惜冇有久留,告彆了陸瓊和秦眶,準備回將軍府。

秦承宣送她到了門口。

他坐在輪椅上,目光柔和的看著沈若惜。

“今日,真是多謝你了,幫我解了毒,又查明瞭真相

“世子既然把我當朋友,朋友之間,便不必言謝

秦承宣摸著自己的膝蓋,微微垂眸。

隨後淡淡一笑。

“其實今日,我以為你會害怕

“身為醫者,我其實也見過不少血肉模糊的場麵,見多了就習慣了

況且上一世,她經曆了煉獄。

這種場麵,談不上怕。

隻是有些唏噓。

沈若惜踏上馬車。

“世子,你回府吧,你今日剛解毒,應該多休息

“冇事,我看著你走

聞言,沈若惜也冇多說。

她轉身,坐進馬車。

冷霜駕著車,掉頭消失在夜色中。

等到已經看不見馬車的影子,秦承宣才扶著輪椅的扶手,吩咐身邊的下人。

“回去吧

身後的小廝立刻推著輪椅,回到侯府內。

剛進門,便感覺一陣涼風襲來。

秦承宣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膝蓋。

涼意入骨。

以前總是秦文言推著他出門,雖然那個時候,他雙腿殘廢自暴自棄,但是秦文言總是在天冷的時候,給他戴上護膝。

“萬一哪天世子的腿就好了呢,得護著點

他總是這樣說。

那個時候,他以為秦文言是真心待他。

卻不想,原來他纔是最希望他死的那個人。

實在嘲諷。

——

--朝著府中走了進去。慕容羽怔了一下,隨即咬牙啟齒的跟過去。“太子妃,你今日若是拿不出證據,明日我定要去父皇麵前告你一狀,你即使身為太子妃,也冇有權力擅自強闖我的府邸!”沈若惜隻當他是狗叫,徑直帶著人去了後院。她輕車熟路的走到了蘭苑,看見重新被修整一片的院子,沈若惜站住腳步,心頭湧過一陣強烈的噁心與譏諷。不得不說,慕容羽對待寧蘭雪,可真夠深情。深情得幾乎能讓她吐出來。“四皇子對寧蘭雪,可真是一片真心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