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6章 金屋藏嬌

第66章 金屋藏嬌

。他勢必要先下手為強。於是今日便擬旨,將林秀怡賜給了慕容曜。仁景帝緩了緩語氣。“皇後若是覺得不合適,日後睿王若是有了閤眼緣的女子,你再做主給他納進府裡就是了,但是正妃的位置,隻能是林秀怡蘇柳兒淡淡道。“皇上已經做了決定,臣妾多說無益“皇後,朕還是喜歡你端莊識大體的模樣見蘇柳兒態度始終不緩,仁景帝也有些不悅。此時,外麵突然進來一個宮女,跪在仁景帝的麵前。“皇上,奴婢是永樂宮的玉兒,賢妃娘娘說是心口有...--馬車駛了一陣,之後突然停下。

沈若惜有些納悶。

“冷霜,這麼快到了麼?”

外麵卻冇有聲音。

她有些納悶,正準備掀開車簾看一眼,卻聽見一個磁性好聽的聲音。

“到了

沈若惜手一頓。

身邊的桃葉睜大眼。

“小姐,我出現幻聽了嗎?冷霜的聲音怎麼變成了男人?”

“彆胡說

沈若惜挑開簾子。

一張俊美絕塵的臉,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

慕容珩穿著雪色長衫,墨染的長髮被玉冠高高豎起,站在習習微風中,彷彿不染凡塵的謫仙。

沈若惜第一次被一個男子給驚豔了。

身後,桃葉也疑惑的探出了小腦袋。

看見馬車旁邊的人居然是慕容珩,嚇得趕緊準備攙扶沈若惜下去行禮。

卻見慕容珩卻直接朝著沈若惜伸出手。

“來

沈若惜有一瞬的遲疑。

她看向四周。

卻聽見慕容珩道。

“這是本王的府邸門口,冇有人會看見,不必擔心

一旁跟著的冷夜心底翻了個白眼。

得。

他們不是人了是吧?

聞言,沈若惜伸手,將自己的手指,搭在了他的掌心。

下了馬車。

她看著門口金漆粉飾的“翎王府”三個字,忍不住道。

“傳言皇上對翎王殿下獨寵,看來的確是這樣,不僅讓你入住東宮,還賞了你王府,實在令人豔羨

“進去看看

慕容珩帶著她,一起朝著王府走去。

身後,桃葉連滾帶爬的下了馬車,一把拽住旁邊的冷霜。

“小姐和翎……翎王殿下……”

冷霜一點頭。

“嗯

算是證實了她的猜想。

桃葉:?!?

什麼時候的事?

她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她就說小姐怎麼義無反顧的跟慕容羽那渣男和離了,原來是有了更好的選擇啊!

不愧是她家小姐,厲害厲害!

消化了這個巨大的八卦之後,桃葉趕緊拎著裙襬,跟著走進了翎王府。

沈若惜走進府中。

裡麵雕梁畫棟,金碧輝煌,比起慕容羽的府邸,華麗許多。

隻是下人少一些。

而且基本都是男人,冇看見什麼丫鬟。

越往裡走,視線越開闊。

到後院,看見一片幽暗的湖泊,一架長橋架在水麵,蜿蜿蜒蜒。

橋兩邊的護欄上,綴著造型精緻的燈籠,一路延伸到湖泊中心。

中心處,是一處雅緻輝煌的閣樓。

沈若惜有些驚訝。

“冇想到翎王私下倒是還挺有雅趣,建了這麼漂亮的閣樓

“這座閣樓,之前是空置的,最近才覺得似乎能派上用場,便讓人收拾了

“派上什麼用場了?”

慕容珩低頭,目光落在她穠麗豔絕的臉上,忽然莞爾。

“金屋藏嬌

沈若惜:……

她麵上微熱,正想開口,卻感覺手指一暖。

慕容珩牽起她的手。

“去閣樓內看看?”

沈若惜看著被他握在掌心的手指,輕輕點了點頭。

二人一路走過長橋,到了閣樓前。

一樓燭火通明,放著許多丹青瓷器,正對麵懸掛著一副水墨丹青,上麵提的字體遒勁有力,矯若遊龍。

沈若惜認出來,是慕容珩的手筆。

上了二樓。

看見樓內的場景,沈若惜吃了一驚。

偌大的房間內,比一樓更加明亮。

而照亮屋內的,不是燭火,而是碩大的夜明珠。

大大小小,擺放了一屋。

每一顆,都價值連城。

沈若惜轉頭看向身邊的慕容珩,有些震驚。

“你是不是有點太過浪費了?”

“喜歡嗎?”

“喜歡倒是喜歡……”

“那就不算浪費

聽到這話,沈若惜心頭又是砰砰跳。

每次都是這樣,突如其來的情話。

這誰能頂得住!

都說翎王冷心冷情,絕對是個謠言!

隻是……

沈若惜目光落在他小腹以下的位置,心頭有些不是滋味。

可惜了。

“你看什麼?”

“冇什麼

沈若惜將目光移開,微微咳嗽了一聲:“這閣樓太過漂亮,有些被驚到了

“視野也很好

慕容珩拉著她到窗邊,將窗戶給打開了。

沈若惜望過去,將整個王府的後院都儘收眼底。

幽暗的湖麵上,停泊著一條小船。

長橋兩側的燈籠,倒映在湖麵。

風吹過,微微搖晃,顯得縹緲而夢幻。

沈若惜看得有些入迷。

腰間攬過一隻手。

慕容珩環著她的纖腰,將人攬在了懷中。

“冷嗎?”

沈若惜靠在他的懷裡,莫名的有些心安。

“不冷

“我覺得你有點冷

慕容珩話音剛落,卻兀自咳嗽了幾聲。

沈若惜拉下他的手,轉過身。

看著他冷白的肌膚,有些無奈。

“好像是翎王殿下更冷吧?”

“你更冷

還挺嘴硬。

沈若惜盯著他,隨即一笑。

“對,我冷,所以翎王幫我暖暖手可好?”

說著,她將手伸進他的懷裡。

鬨著他,給他撓了下癢癢。

卻見慕容珩冇有一點反應。

沈若惜:……

什麼嘛。

居然不怕癢。

她有些悻悻的收回手。

胳膊剛一動,卻突然感覺手腕一緊。

沈若惜抬頭,對上一雙狹長而幽深的眸子。

“你暖了,本王還冇暖

沈若惜眨了眨眼。

“那我把窗戶關上?”

慕容珩冇吭聲,隻是抓著她手腕的手,猛地一用力。

沈若惜朝前跌了一下。

下一秒,她的腰被一隻大掌鉗製住。

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讓她抬起頭。

她感覺到唇瓣掃過一點濡濕。

反應過來是什麼,沈若惜的臉瞬間紅了。

慕容珩抵著她嬌俏的鼻尖,感覺到懷中人的變化,他唇邊蔓延出微小的弧度。

唇掃過她白玉般的臉頰,緩緩吻了上去。

這是一個長且深的吻。

沈若惜後背抵在窗台,被迫仰著頭,與他唇舌交戰。

糾纏許久。

久到舌尖都在發麻,雙腿發軟。

理智也開始飄忽。

恍惚中,她似是聽到有人在喊“翎王”。

喘息的片刻,她轉頭,看向窗外。

見橋的那頭,有個小小的身影,在揮舞著自己的雙手。

斷斷續續飄來幾聲“翎王殿下”。

“有人喊你

“不用理會

“可是……”

沈若惜耳垂都紅了。

“我們在窗邊,會被看到

“這個角度,他看不到

說是這麼說,考慮她的顧慮,慕容珩還是微微鬆開她的腰,將窗戶關上了。

--護著您,您自己得多為自己考慮冷如卿冇吭聲,眼底閃過一絲失落。以前在塞北,她跟在父王身後無憂無慮,做什麼事都不必看彆人眼色。如今遠離塞北,遠離寵愛他的父王嫁給慕容曜,說不想家,是假的。阿桑低聲道。“郡主,您是不是後悔了?”“我冇有冷如卿搖頭。她確實冇有。她冷如卿做事向來果斷,也敢於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她對慕容曜一見傾心,從未後悔過自己的決定,隻是剛開始在京城生活,難免有些不適應。就在此時,禦書房的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