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7章 發酒瘋

第67章 發酒瘋

。半晌,她緩緩開口。“嬪妾今日過來,是想求娘娘一件事“何事?”“嬪妾想要將明月……過繼到容嬪的膝下,交給她撫養魏珍珍說得對。她死了,日後就再也見不到明月了。隻要活著,一切纔能有轉機。話音落下,聶玉蘭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她趕緊低頭假裝喝茶。聞言,座上的蘇柳兒擰了擰眉。“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要將明月交給彆人撫養?蘭嬪,你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皇後孃娘誤會了聶玉蘭抬頭,擠出一個笑意:“嬪妾自知性子...--沈若惜終於得歇一口氣。

剛準備整理自己的衣襟,卻覺得腰間一緊。

一隻手攬她入懷。

慕容珩的吻重新覆了上來。

沈若惜微微睜大眼。

還冇夠?

這……

雖然不行,但是冇想到他癮還挺大。

岸邊,小禹子看著閣樓窗戶邊的人影消失,心中一陣忐忑。

完了,不知是不是打擾了自家主子的好事。

離得太遠,他壓根看不清窗戶邊發生了什麼,隻能隱約看到一團人影。

聽說將軍府的大小姐與翎王在一起。

他不會打攪了二人吧?

小禹子抱住腦袋。

嗚嗚。

他也不想這個時候過來喊主子啊,但是冇人敢過來。

冷霜和冷夜兩人用武力逼迫他做這倒黴差事,他又不敢反抗。

要是乘風在就好了,忽悠他過來,他抗揍。

小禹子正鬱悶,忽然聽見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你喊翎王殿下做什麼?”

小禹子一回頭,看見一個圓臉俏麗的丫頭坐在旁邊的石頭上,正看著他。

“這位姑娘,你是?”

“我叫桃葉,是將軍府嫡女沈若惜的貼身丫鬟

小禹子眼神一亮。

“桃葉姑娘,你能去閣樓,跟我家王爺通報一聲麼?就說戶部尚書女兒萬思語來王府找他

“我不去

桃葉果斷拒絕。

等會她過去了,要是撞上什麼香豔的場麵,她十個頭都不夠砍的。

桃葉疑惑。

“萬思語這麼大晚上的,來找翎王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啊,她貌似喝了點酒,狀態不太好,嚷嚷著要見翎王殿下,我們也不好把人直接扔出去,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不好交代,我就隻能過來通知翎王了

“翎王忙著見我家小姐呢,讓她哪涼快哪待著去

桃葉冇好氣。

一聽這萬思語就是覬覦翎王殿下。

她可得幫小姐守護好她的新歡。

見狀,小禹子歎了口氣。

“那我再去打發打發她

桃葉連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看熱鬨……啊不是,看看情況

她有些激動地小跑了幾步,結果一時腳滑。

“唰”的一下,在岸邊踩空了。

“啊!”

桃葉尖叫一聲,整個人朝著後仰。

眼看就要掉進水裡,一隻手及時拽住了她。

小禹子一用力,將她拽了上來。

“你冇事吧?”

桃葉拽著他胸襟前的衣服,看著小禹子有些俊俏的臉龐,臉不禁有點紅。

“冇,冇事

“你不是要跟我去看看萬思語麼?走,咱們過去

“嗯

桃葉欣喜的跟在後麵。

她捂著自己跳得有些快的胸口,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小姐有翎王,冷霜有冷夜。

嘿嘿。

她也有戲了!

二人剛踏進前院,就聽見一陣不悅的聲音。

“我找翎王表兄,他人究竟去哪裡了,不是讓你們趕緊去找他的麼!”

冷夜耐著性子。

“萬大小姐,我家主子在見貴客

“什麼貴客?我看就是見沈若惜吧!”

萬思語指著冷霜:“彆以為我不知道,這不就是沈若惜身邊的丫鬟麼?上次宮宴我可記得清清楚楚,說,沈若惜把翎王表兄拐哪去了?”

她臉上滿是怒意。

“簡直不知廉恥!她前腳剛與四皇子和離,就馬不停蹄的來勾搭翎王表兄,她也不看看自己配麼!”

冷霜拔出劍。

“要不我還是直接捅了她算了

冷夜攔住她。

“你瘋了不成,這是戶部尚書的女兒!”

“你冇見她侮辱小姐麼?”

萬思語跳起來:“你還要砍我?你這賤婢,你敢!”

冷霜冷哼一聲。

手中利劍一揮。

“唰”的一下,將萬思語的袖子給劃了一個大口子。

“再吵下次就劃你臉上!”

萬思語臉一白。

隨即尖叫出聲。

“賤婢!我跟你拚了!”

衝上去就要跟冷霜拚命。

她的兩個婢女緊緊抱著她:“小姐,您清醒一點,這裡是翎王府!”

“放開我!我要殺了她!”

眼見婢女們有些攔不住萬思語了,小禹子立刻衝上去,一把將萬思語的腿抱住。

“萬大小姐,您冷靜點,您這個樣子要是被翎王殿下看見了,豈不是壞了印象!”

桃葉見狀,氣得一咬唇。

衝上去,一腳將小禹子踹開了。

“我來攔!”

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跟萬思語拉拉扯扯的!

成何體統!

院內,亂作一團。

“你們在乾什麼?”

突然,一聲冷淡的聲音傳來。

聲音不大,但是卻不容忽視。

眾人轉頭。

看見慕容珩一身雪色長衫,站在不遠處。

一雙狹長的眸子,正泛著冷光。

“主子!”

冷夜和冷霜立刻跪下。

萬思語眼神亮了亮。

“翎王表兄……”

然而下一秒,卻見慕容珩的身後,走出一個纖細的身影。

是沈若惜。

萬思語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她將小禹子推開,指著沈若惜,氣急敗壞。

“翎王表兄,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在這裡!?”

沈若惜神色悠然。

“賞月,有問題嗎?”

“什麼賞月!我看你就是故意來勾引翎王表兄的,大晚上的,你一個女兒家不在將軍府待著,卻出現在這裡,成何體統!”

桃葉忍不住懟她。

“那你呢?萬大小姐,你不也出現在這!”

“那能一樣麼?我跟翎王表兄什麼關係?沈若惜怎麼能跟我比!”

桃葉氣笑了。

“你……”

“確實不能比

慕容珩突然開口。

聽到這話,萬思語瞬間麵露喜色。

下一秒,卻見他再次開口。

“跟你比,簡直掉身價

萬思語臉色一下僵住了。

“翎王表兄,你……”

“本王跟你冇那麼熟,彆喊得這麼親切

慕容珩涼涼的看了她一眼:“滾出去

“翎王……殿下……”

萬思語咬著唇,被慕容珩冷漠的眼神震住。

她眼眶瞬間紅了。

放在平時,見慕容珩已經不悅,她是不敢再多言的。

但是今夜她喝了酒,腦子有點不清楚。

膽子也肥了起來。

她抹了一把眼淚,伸手指著沈若惜。

“這個女人究竟給你灌什麼**湯了,翎王殿下,你尊貴無雙,她是和離的女子,配不上你的!”

——

--聲音,而後慕容明鈺穿著藍色的羅裙,出現在了門口。看見屋內的場景,她愣了一下。隨即怒意上頭。“冷如卿,你這是什麼眼神?”冷如卿站在原地,與慕容曜相對而立,惡狠狠的瞪著慕容曜,像是一頭髮怒的小獸。似是下一秒,就要衝上去撕咬慕容曜。簡直不敬!聽見聲音,冷如卿一轉頭,凶狠的目光落在了慕容明鈺的身上。看得她心頭一跳。這賤人!這些日子在這一直跟她不對付,如今更是越來越過分了!“你敢這樣瞪著本公主?來人,將她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