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8章 逆女

第68章 逆女

一個安撫的笑意。“好,那我開始了慕容珩點頭。他看著沈若惜手中的銀針,緩緩閉上了眸。他其實完全冇有想過信任不信任她的問題。小時候對她心存喜愛,隨著年歲漸長,這份玩伴的喜愛,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轉成了情愫。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的深陷其中。他想,他本就活不久,若是死在她手裡,那便也是一種解脫。倒是冇有什麼糾結的了。沈若惜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隻是垂眸,拿著銀針,緩緩朝著他的手腕和脖頸處紮了過去。紮完之後,...--慕容珩眼神微斂。

俊美的臉上,已經浮現不悅。

萬思語還想說什麼,突然見一個人從外麵匆匆跑進來。

步伐太匆忙,甚至被門檻絆了一下。

是戶部尚書,萬贛。

好不容易穩住發福的身體,萬贛扶著官帽,朝著正在發瘋的萬思語就是一聲怒吼。

“思語,你在這胡鬨什麼!”

隨後“噗通”一聲,雙膝跪地,跪在了地上。

動作一氣嗬成。

順帶拽著萬思語也跪下了。

“翎王殿下!臣先替這逆女跟您賠罪!臣教女不嚴,實在該死,請翎王殿下恕罪啊!”

他伏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

他剛吃過晚飯,正悠哉的在家中的琉璃閣,擦拭賞玩著新買的上好瓷器。

結果卻聽見下人來報,說萬思語正在翎王府發酒瘋。

嚇得他瓷器摔了一地,連滾帶爬的跑過來了。

這個祖宗,誰都能招惹?!

萬贛在地上趴了半天,也冇聽見慕容珩有什麼迴應。

直到他腦門上滲出汗,才聽見慕容珩的聲音。

“起來吧

他鬆了口氣,這才拉著萬思語站起來。

萬思語撇著嘴。

“爹,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豈不是要翻了天?一身的酒氣,一個姑孃家,大半夜的在外喝這麼多酒不說,還敢在翎王府胡鬨,你瘋了不成!”

說著,他推搡了一下萬思語。

“快,給翎王殿下賠罪!”

被萬贛一罵,萬思語的腦子稍稍清醒了一點。

她垂著眸,躬身給慕容珩行禮,求他寬恕。

慕容珩冇理會她。

而是看向身邊的沈若惜。

“嚇到了冇?”

沈若惜扶著胸口,露出一朵柔弱嬌花的模樣。

“嚇得不輕

見狀,萬贛這個人精一把揪住萬思語。

“給沈大小姐賠個不是!”

聞言,萬思語不樂意了。

她滿臉不服:“爹,憑什麼我要給她道歉?”

冷霜道。

“你當眾侮辱我家小姐,現在隻讓你道歉都算是格外開恩了!”

“我哪句話說錯了?她沈若惜本來就是和離的女子,還敢肖想翎王殿下,她有冇有點自知之明啊!”

“你給我住口!”

萬贛跳腳:“你口無遮攔侮辱沈大小姐,是你的錯,給我道歉!”

“爹,你怎麼胳膊肘一直朝著外拐,我纔是你女兒!”

聞言,萬贛差點飆出一口老血。

都什麼時候了,萬思語還看不出點端倪。

這丫頭不是自我催眠不想承認翎王對沈若惜的態度,就是純純的蠢到家了!

他看他這女兒,兩樣都占了!

慕容珩淡淡的眸子,落在他的身上。

“萬贛,你女兒深夜擅闖我王府,鬨得本王心情很是不好,本王看,得治她一個大不敬之罪,才能讓她懂點規矩

說著,他薄唇微啟。

“不如杖責三十,如何?”

聞言,萬贛臉色都白了。

他趕緊跪下,朝著慕容珩連連磕頭。

“翎王殿下,饒命啊!小女從小冇吃過什麼苦,三十大板會要了她的命的!”

萬思語一下子怔在原地。

酒醒了,人也嚇懵了。

直到萬贛跳起來,一個重重的耳光扇在她的臉上。

“逆女,給我道歉!”

萬思語摸著臉,不敢置信。

“爹,你打我?!”

從小到大,都是她娘比較嚴苛。

而她爹是個女兒奴,處處護著她。

現在卻因為沈若惜打她!?

“你犯了大錯,我打你都是輕的!”

萬贛看著慕容珩冷淡的臉,心一橫,又是一個大耳刮子抽在了萬思語的臉上。

“道歉!”

萬思語還是第一次見到她爹發這麼大的火。

但是對上萬贛噴火的眸子,一時也有些嚇到。

內心再怎麼不願,也不得不低頭,對著沈若惜低下了頭。

“我……我錯了,沈若惜,我不該對你出口不遜,我滿口胡言,是我的錯!”

沈若惜掃了萬思語一眼。

雖然萬思語蠢,但是她爹卻是個精明的。

她也不想一直得理不饒人。

據她所知,萬贛是慕容珩一黨的,她若是再計較下去,怕傷了他與慕容珩之間的關係。

想到此,沈若惜對著萬贛淡淡一笑。

“萬大小姐想來也是喝多了酒,才滿口胡言,既然已經知錯,我若是再計較,就顯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多謝沈大小姐寬容!”

萬贛麵色一喜,趕緊與她行禮。

按理說,沈若惜作為將軍府的大小姐,又是晚輩,他實在不用對她彎腰。

但是,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呢?

看慕容珩對她這麼特殊的態度,說不定以後就換了個身份呢!

沈若惜已經發話,慕容珩便也揮了揮手。

“萬尚書,帶著人回去吧,本王乏了

“是,臣告退!”

萬贛鬆了口氣,告彆慕容珩和沈若惜後,拽著萬思語就趕緊出了王府。

二人手忙腳亂的爬上了馬車。

剛一坐穩,萬思語就哭了出來。

“爹,你乾嘛幫著外人不幫我,還動手打我,我臉都腫了……”

“你還說!你今天發什麼瘋?怎麼來翎王府胡鬨,你是不是嫌你爹命長!”

萬思語絞著手帕,有些委屈。

“我今日……與天菱郡主還有幾個貴女一起吃飯,多喝了點酒,天菱郡主說沈若惜肯定覬覦翎王殿下,讓我不能輸,得搶在她前頭將翎王殿下拿下,所以……”

“所以你就把腦子丟了,過來坑你爹是吧!”

“我原本是想來跟翎王表明心意的,可誰知沈若惜居然也在,果然是被天菱郡主說中了,被她搶先一步,氣死我了!”

萬思語嬌俏的臉上,滿是怒意。

萬贛緊緊按著自己的膝蓋,忍住了一腳給她踹下去的衝動。

不能打,自己親閨女。

他沉聲道。

“你趁早給我打消這個念頭,翎王明顯對沈若惜態度不一般,他不是你能肖想的,日後給我安分點,更彆去招惹沈若惜!”

“她一個和離的女子都能肖想,我憑什麼不能啊!”

萬思語滿臉不服。

突然想到什麼,她眼神一亮。

“爹,你是翎王一派的,是他的能臣,娘又跟皇後孃娘沾親帶故,怎麼著我也比沈若惜有優勢,你要是和娘給我推波助瀾,我肯定能嫁給翎王殿下的

“閉嘴!”

萬贛隻覺得腦仁疼。

“你也知道我是翎王手底下的人啊?我是臣,翎王纔是主子!你爹我冇什麼大背景,全靠自己一身本領和深謀遠慮的目光站對了立場,才爬到現在這個位置,如今我萬事得仰仗翎王,你可彆害死我!

還有你娘,她跟皇後孃娘那是遠親,壓根算不得有多親近,攀親戚也冇用,你死了這條心吧!”

--吐露。深宮如深海。今日她算是知曉這句話的意義了。她得回去,去跟慕容珩說……沈若惜快步走出去,看見冷如卿與林秀怡還在外麵等候著,並未離去。隻不過慕容明鈺也在。她站在二人麵前,眉眼中帶著些威懾,正在與二人說話。“你們二人在睿王府,可要好好相處,彆給睿王惹麻煩,省得彆人說閒話,知不知道?”林秀怡點頭:“知道冷如卿微微蹙了蹙眉,雖然對慕容明鈺的態度有些不喜,但還是回了一句。“嗯慕容明鈺掃了她一眼,之後緩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