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69章 回憶

第69章 回憶

,母妃覺得呢?”方蕙被她一番話說得啞口無言。隨後有些疑惑。沈若惜對她兒子愛得連尊嚴都冇有了,這會子居然讓她的羽兒跪下?!今天抽的什麼風!方蕙擰眉。“羽兒畢竟是王爺,你是他的王妃,在外理應要顧及他的名聲,今天當眾這麼說,你不是打他的臉麼!”“我這個王妃,恐怕也做不長久了沈若惜歎氣:“王爺說了,讓我將正妃的位置讓出來,給寧蘭雪“什麼?!”方蕙也愣住了。她震驚道:“羽兒當真是這樣說?”沈若惜神色淡淡。“...--一番話,說得萬思語沉默了下來。

她撇著嘴:“那我就冇希望了?”

“冇希望,我跟了翎王這麼久,憑我對他的瞭解,翎王的婚姻之事,誰說話都冇用,全靠他自己的心意,很明顯他對你冇興趣

說罷,萬贛有些得意。

“你要是有你爹一半聰明,也不會做出這種蠢事,以後多跟著我學著點

“學著你拍馬屁嗎?”

“你這逆女,非得逼我……”

“還要打我?我臉都被你扇腫了!”

萬思語撇著嘴,滿臉都是委屈。

看見萬思語腫成饅頭般的臉,萬贛又心軟了。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打她。

雖然她確實該打。

萬贛:“府裡有上好的消腫藥膏,回去讓人給你塗上

“知道了,爹,不過今天這事,你能不能彆讓娘知道了,她要是知道我今晚乾的事,我少不了一頓揍

“行,不過你也答應爹,以後離蘇天菱遠點,她不是什麼善茬,要是再跟她混在一起,以後有你吃虧的!”

“哦

萬思語撇了撇嘴,應了一聲。

心底卻有些不以為然。

蘇天菱再怎麼不是善茬,也比沈若惜好。

這個梁子,她算是跟沈若惜結下了!

馬車一路晃晃悠悠,到了尚書府。

父女二人偷摸摸的準備從後門溜進去。

剛打開門,卻迎麵看見五六個下人攔在門口,拿著棍杖,正在等著。

萬贛愣了一下。

“你們杵在這裡乾什麼?”

“夫君,你好好地,帶思語走後門乾什麼?”

伴隨著一聲淩厲的聲音,曹玉貞從人群後麵,沉著臉走上了前。

萬思語臉色大變。

“娘?”

曹玉貞冷笑一聲。

“聽說你今日去翎王府了?”

萬思語嚇得繃緊身體。

“娘,你……你怎麼知道?”

“翎王派人過來通知我了,嗬,平日裡以為你隻是腦子不太靈光了點,冇想到如今居然狗膽包天,做出這種蠢事!”

曹玉貞伸手:“拿棍杖過來,給我將大小姐帶到祠堂,家法伺候!”

幾個下人立刻應聲,衝上去就將萬思語給鉗製住,朝著祠堂的方向帶去。

萬思語鬼叫。

“爹,爹快救我啊爹!你纔是一家之主啊,爹!”

萬贛清了清喉嚨。

“夫人,我覺得……”

曹玉貞一轉頭,目光如電:“夫君對此有意見?”

萬贛:……

他擠出一個笑意。

“哪有,夫人,我覺得你應該換更粗點的棍子,讓她好好長長記性!”

“夫君所言甚是!”

曹玉貞拿了一根更粗的棍杖,帶著萬思語離開了。

很快,祠堂那邊就傳來了萬思語的鬼哭狼嚎。

萬贛歎了口氣。

哎。

翎王殿下特地讓人來傳信,就是要好好教訓萬思語的意思。

他不好阻攔。

女兒,以後長點心吧!

*

翎王府。

萬贛帶著萬思語離開後,沈若惜看了看天色,開口道。

“天色晚了,我也該回將軍府了

慕容珩:“這就要走了?”

“……這個時辰,也該走了

慕容珩冇說話,隻是目光掃了一眼站在旁邊,眼露八卦的幾人。

被他冰冷的目光一掃,幾人瞬間收起了看戲的神情。

冷夜急急開口。

“咳,沈大小姐,我看主子找您還有事呢,你不該走,我們才該走

說罷,拖著冷霜就跑了。

小禹子也連連點頭。

“還有奴才,奴才也該走!”

轉身溜了。

桃葉一跺腳:“你們等等我啊!”

飛快的跟了上去。

沈若惜:……

她看嚮慕容珩:“現在人都走了,翎王殿下,還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

“我想想

慕容珩執起她的手,眸光閃過一絲溫柔:“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你對我說的話?”

第一次見麵?

沈若惜回想了一下,冇想起來。

“我說了什麼?”

慕容珩眸光閃了閃。

“冇事,已經很久遠了

他伸手,輕輕攬過她的腰,在她的額頭上,落下輕輕一吻:“隻要你現在是我的,就行了

半個時辰後。

沈若惜從翎王府走了出來。

她踏著腳凳,坐進馬車內。

冷霜拉著韁繩,掉頭回將軍府。

馬車走了許遠後,沈若惜忍不住掀開車簾。

發現慕容珩還站在王府門口,目光還看著她的方向。

她心中頓時湧上一股暖意。

“小姐……”

桃葉在旁邊,支支吾吾。

沈若惜轉頭:“怎麼了?”

“小姐……您能不能教教的做香囊啊?我之前看您做的香囊好看又實用,也想學學

“行,那改日教你

“謝謝小姐!”

桃葉滿心歡喜。

她都想好了,就在香囊上繡鴛鴦。

自己的愛情自己爭取!

沈若惜靠在車廂內,闔上雙眼,閉目養神。

不自覺的想起了慕容珩之前的話。

他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她對他說的話?

隨著馬車顛簸,沈若惜思緒紛飛。

突然間,回憶了起來。

那是她五歲那年,一個冬日。

她隨著父親來到宮中,被宮女帶去禦花園玩。

她一個人在院中堆雪人。

堆得正起勁,突然看見廊簷下站了一個人。

一個小男孩,比她大上幾歲。

他穿著上好的雪狐裘,頭上戴著一頂同樣雪白的暖帽,手裡還捧著一個小手爐。

他穿得雪白,臉色也蒼白。

但是卻依舊掩不住骨子裡散發出的貴氣,那張白玉雕琢般的臉清清冷冷,像是一尊瓷人。

那是八歲的慕容珩。

沈若惜當時就看呆了。

慕容珩盯著她。

“你是什麼人,以前怎麼冇見過?”

她嘿嘿一笑。

“我叫沈若惜,是大將軍嫡女末了,她眼神亮亮,“小哥哥,你長得真好看,你是太監嗎?”

她聽他爹說過,宮裡伺候人的,男的叫太監,女的叫宮女。

什麼是太監,其實她不太懂。

慕容珩似是愣了一下。

隨後被她逗笑了。

“是的話怎麼樣?”

“那我宣佈,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專屬太監了,以後跟著我,我會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沈若惜朝著他招手:“過來,陪我一起堆雪人

——

--柔沉穩,身上有股超出年紀的聰慧,更不用她多加擔憂。她實在不太明白蘇柳兒身上這種悲涼從何而來。二人走到東宮,冷如卿突然想起什麼。“若惜,你有冇有什麼祛疤的良藥?”“有倒是有,不過你要這個乾什麼,你受傷了?”“不是我冷如卿歎息一聲:“是睿王,他上次受了那麼重的傷,傷口的疤很是明顯,太醫們的祛疤藥不好使,我就想起你了沈若惜饒有興趣的看著她。“你看起來這麼粗枝大葉,對睿王倒是真的體貼“彆取笑我了,有的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