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71章 病發

第71章 病發

讓老鴇將你的妻兒囚禁起來,從而作為拿捏你的把柄!”張奇瞳孔睜大,震驚的看向軟榻上的寧蘭雪。她已經麵無血色。臉上全是崩潰與驚懼。張奇憤怒極了。既然寧蘭雪不仁,那就彆怪他不義了!張奇一轉頭,朝著仁景帝重重磕頭。“皇上,翎王殿下,草民坦白!”他厲聲道:“寧側妃的胎,其實在半個多月前,就已經停了!”“什麼?!”慕容羽率先震驚出聲。他怒極。“那你為何不說!”“是……是側妃娘娘跟我說,讓我守緊這個秘密,尤其不...--翎王府前。

慕容珩站在夜色中,看著沈若惜離去的方向,久久未動。

一旁,小禹子拉了下冷夜的衣袖。

“你說,人都走遠了,咱們王爺還在看什麼啊?”

冷夜嘖嘖了兩聲。

“王爺人看似在這裡,實際上已經不在了

“什麼意思?”

“王爺的心已經跟著沈若惜跑了

小禹子:……

“你知道得還挺多

“那是,好歹我也是有佳偶的人,哪像你

冷夜語氣中都是掩不住的得意。

小禹子一陣無言。

他是太監!

這男女之事,他哪裡有機會懂?

二人正說著,門口的慕容珩終於動了。

他甩了下衣袖,轉身,朝著王府內走去。

剛走兩步,突然身子一搖晃。

一伸手,緊緊扶住了門框。

冷夜和小禹子神色一變。

二人上前。

看見慕容珩如玉般的臉上,眉頭緊蹙,額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冷白的肌膚上,脖頸處青筋凸起。

麵露痛苦。

小禹子大驚。

“翎王殿下病情又發作了!”

冷夜厲聲道。

“快將主子扶進去!”

二人扶著慕容珩跨過門檻,急急朝著慕容珩的房間走去。

小禹子吩咐一旁的下人。

“快去請鄭進!”

鄭進是太醫院的右院判,慕容珩的病,一直是由他主治。

忽然間,冷夜想到什麼。

“對了,沈若惜不是也會醫術麼?不如讓她給主子看看!”

鄭進來了估計也冇什麼大的進展,倒不如讓沈若惜看看。

死馬當作活馬醫。

“好,我馬上去

小禹子正準備去喊沈若惜回來,突然聽見一聲低沉的聲音。

“站住!”

小禹子一回頭,對上慕容珩冰冷的眼神。

“不用喊她

他手指壓在旁邊的柱子上,指甲泛出一道顯眼的白色。

眸中情緒複雜。

不能讓沈若惜過來。

就算是讓她給他治,那也不能是現在!

小禹子很著急。

“可是王爺……”

“我的話不管用了?”

慕容珩聲音又冷了幾個度。

他原本就氣場淩厲,如今病發,眼尾蔓延出一道猩紅的痕跡,更顯得駭人。

小禹子瞬間不敢動了。

冷夜硬著頭皮道。

“可是主子……”

“你想讓她,看見我這個樣子?”

聞言,冷夜沉默。

隨即搖了搖頭。

主子每次病發,他見到都會覺得恐懼。

更彆提沈若惜。

若是她親眼看見主子病發時的樣子,說不定會再也不敢正視主子了。

“既然知道,就送我去房間,也不必喊鄭進了,他上次給我的藥還剩兩顆,給我拿一顆進來

慕容珩聲音有些沙啞。

他在忍耐身體愈加強烈的劇痛。

“是

冷夜應下,隨即趕緊扶著慕容珩,走進了他的房間。

房間的床邊有個暗格,輕輕一扭,旁邊的牆邊緩緩打開,出現了一個幽暗的房間。

裡麵牆壁斑駁,上麵還有兩道鎖鏈。

慕容珩走進去,冷夜將他的雙手給拷上了。

每次發病,慕容珩便會失去理智,殺意凜冽。

這鎖鏈,就是防止他傷害彆人和自己。

小禹子飛跑進來,將藥遞到慕容珩的嘴邊。

他張嘴嚥下。

疼痛感立刻感覺緩解了一點,但是很快,他的唇角溢位一些鮮紅。

小禹子睜大眼。

“翎王殿下,您流血了!”

“你們先出去

冷夜拱手。

“主子,這次就讓我守在您身邊吧,我……”

“滾!”

一聲厲喝。

接著,是更多的猩紅蔓上眼尾,染紅瞳仁。

他朝著冷夜看過來,那雙嗜血的眸中除了冷意,還瀰漫出一絲殺意。

被慕容珩這般眼神一掃,冷夜隻覺得脊背發涼。

他咬咬牙。

“主子,我就在外麵候著,隨時待命!”

轉身走了出去。

隨著一聲關門聲響起,整個屋內,隻剩下了無邊的冷寂。

慕容珩隻覺得體內一股劇烈的疼痛從腳底蔓延,似是有萬千毒蟲在啃噬他的骨頭。

血液中似是有什麼蠢蠢欲動,在撕裂他的理智。

眼前發黑,視線不清。

隻有無邊的衝動在血液中翻滾,讓他生出破壞一切的衝動。

他緊緊咬住牙關,口腔內一片粘膩。

猩紅自嘴角流下。

雖然看不到自己的模樣,但是慕容珩也知道。

此刻的他,一定形如惡鬼。

沈若惜……

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這三個字。

若是沈若惜看見這樣的他……

還會嫁給他嗎?

外麵。

冷夜站在門口,聽著裡麵鎖鏈晃動的聲音,眉頭越鎖越緊。

鄭進的藥,效果越來越小了。

剛用上時,確實能壓製住主子的疼痛,讓他恢複理智。

但是現在好像不行了。

而且……

聽說這藥副作用很大。

不知道這一次,主子又會怎麼樣。

冷夜正思索,突然聽見裡麵“砰”的一聲。

他神色一緊。

“主子?”

冇有回聲。

小禹子站在旁邊揣著手,一臉驚慌:“王爺怎麼冇動靜了?”

“進去看看

冷夜轉身,一腳踹開房門,二人衝了進去。

一進去,便瞳孔一縮。

隻見慕容珩半懸在牆邊,右手邊的鎖鏈已經被拽了下來。

手腕被禁錮住的地方血肉模糊,正在朝下滴答答的滴著血。

他垂著頭,玉冠早就掉落,漆黑的髮絲垂下,半遮住了那張矜冷俊美的臉龐。

冷夜大驚。

“主子?”

二人急匆匆過去,一看。

慕容珩雙眼緊閉,麵色蒼白如紙。

小禹子顫抖著手,在他的鼻翼下探了一下。

隨即緊繃的神經鬆了下來。

“還好……還有氣……”

冷夜趕緊將慕容珩放了下來,開始查探他的情況。

脈象很弱,昏迷不醒。

以前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他也慌了。

小禹子著急道:“咱們去宮裡吧!”

“你趕緊去備馬車,讓府醫跟著,立刻出發!”

“好!”

小禹子匆匆出門了。

冷夜抱著慕容珩,也衝了出去。

……

夜色如墨。

巍峨雄偉的皇城靜默在京都最中央的地段,顯得沉靜而莊肅。

一輛馬車自遠處疾馳而來。

駿馬的嘶鳴聲,撕裂了這場寧靜。

守門的侍衛厲聲嗬斥。

“什麼人!不知道此時宮門已經下鑰了麼?擅長宮門,是死罪!”

“翎王殿下有急事進宮,放行!”

車簾被掀開,冷夜拿出一張明黃色的腰牌。

侍衛上前,看見腰牌,神色一驚。

隨即紛紛跪下。

“恭迎翎王殿下!”

一揮手。

“放行!”

馬車疾馳而去,在青磚上碾出一道淺淺的車轍。

很快,東宮的方向,便燭火通明。

——

--情不好,便與睿王說想要今日回門一趟。慕容曜同意了。然而她昨夜一直睡不著,便大清早的就上了馬車回太傅府,結果在半路,卻撞見了這一幕。天色太暗,她有點看不清楚,但是也能辨認出是個女子帶著丫鬟,上的馬車雖然低調,但是似乎也不是一般的小戶人家能有的。天還冇亮,一個女子鬼鬼祟祟的從這華貴的府邸後門出來,這事怎麼看都覺得不光彩。林秀怡原本冇什麼太大的興趣,頂多是心底對這女子不屑一番,但是一看麵前的府邸,她的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