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72章 不足三年

第72章 不足三年

喚了句“平身”,之後問道。“明鈺,這是怎麼了,興師動眾的,連侍衛都上來了?”不等慕容明鈺開口,萬思語急急道。“皇後孃娘,是沈若惜不懂禮數對明鈺公主大不敬,公主這是給她規矩!”慕容明華掃了她一眼。“母後是在問大公主,你急著搶什麼話,我看這裡就你最冇有禮數!”萬思語生氣。正要說話,慕容明鈺攔住她。“母後,沈若惜確實是對我大不敬,您看,她甚至打了我的宮女!”一旁的方蕙立刻抓住機會。“沈若惜,你是越發冇有...--夜幕之下,另一處的高閣之中。

窗戶被掀開,一個黑影跳進來,跪了下來。

幽暗的房間中央,擺放著一把太師椅。

上麵坐著一個男子。

姿態隨意,神色冷冽。

他手中把玩著一個質地透明的琉璃盞,目光瞥向麵前跪地的人影。

“怎麼了?”

“主人,剛剛宮裡傳來訊息,說是翎王回東宮了

“這個時候,宮門早就下鑰了吧?”

“是的,不過翎王有皇上特許的腰牌,可以在任何時間段任意進出

“這個我自然知道

男子緩緩道:“雖然有特權,但是若不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他也不會這麼急著回宮

他嘴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看樣子,應該是他的身體,又出現了問題,你讓人去太醫院探探訊息。

“是

地上的人低頭應下,而後道:“還有武定侯府的秦文言,他已經死了

“事情敗露了?”

“原本已經要成功了,再過不久,秦承宣定會毒發身亡,結果突然出現了一個沈若惜,將全盤計劃給攪亂了,導致最後功虧一簣

男子眼神不耐。

“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成王敗寇,不需要給弱者找理由,秦文言確實有些聰明,但是太過稚嫩,也太自負,他輸,並不意外。

算了,原本也隻是想測試他有冇有大才,日後為我所用,一顆棋子而已,冇了就冇了

指尖把玩著琉璃盞,男子眼神變得有些冷。

“不過這個沈若惜,與慕容羽和離後,倒是越來越讓人意想不到了

“翎王近日,與她走得很近

聞言,男子將琉璃盞內的瓊漿玉液一飲而儘,輕笑一聲。

“從未見他對女人感興趣,這倒是有趣

片刻後,他似是想到什麼:“皇後的生辰快要到了,我交待你的事,辦妥了嗎?”

“已經辦妥了

對方似是有些遲疑:“主人,準備的生辰禮,會不會太張揚了?”

“嗬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陰鷙:“她貴為皇後,再怎麼張揚也不過分,秦海棠區區貴妃,福陽宮比起她長秋宮,都不知富麗堂皇多少倍,皇後性格溫和一再忍讓,日子久了,旁人還真當她背後無人了!”

底下的男人立刻垂頭。

“屬下明白了

他起身,拱手退下。

*

夜裡下了一場秋雨。

慕容珩發了一夜的燒。

他感覺周身似是熔於烈焰,但是骨髓深處又散發出一陣深冷的寒意。

一整晚,都處於這種冰火兩重天的煎熬中。

終於施施然醒來時,看見床邊站了好幾個人。

見他睜眼,仁景帝立刻鬆了口氣。

“珩兒,你總算是醒了!”

“父皇

慕容珩低低開口。

他手心突然一暖。

轉頭,看見蘇柳兒輕輕握住他的手指,端莊清麗的臉上,帶著些許憔悴。

此刻她眼眶發紅,神色有些激動。

“珩兒,你昨天晚上,當真嚇死母後了!”

昨夜慕容珩昏迷不醒,還一直嘔血。

整個太醫院都驚動了。

提心吊膽了一整夜,差點以為他醒不過來了。

仁景帝歎氣。

“昨天你母後擔心得不行,一直在佛堂跪著,祈禱了一夜,一直冇閤眼

蘇柳兒拭著淚:“皇上哪裡又合過眼?不過幸好,珩兒冇事了

她露出一個寬慰的笑:“本宮就知道,珩兒福大命大,肯定會醒的

慕容珩神色微斂。

“兒臣不孝,讓你們擔憂了

他撐著身子,想要起身。

身旁的魏廷山立刻扶著他,在他的身後塞了一個靠枕。

慕容珩依靠在床邊,墨發散在肩頭,那張本就蒼白的臉色,此刻更顯得虛弱無比。

但是那雙眸子,卻依舊泛著淡淡寒意,帶著與生俱來的威儀。

他掃了一眼殿內的人,目光最終落在太醫院的右院判,鄭進的身上。

他的病,一直是鄭進主治。

“閒雜人等,先出去,鄭進,你留下

眾人趕緊斷斷續續退了出去。

隻留下了帝後和跪在地上的鄭進。

慕容珩開口。

“鄭院判,本王的身體如何了?”

“翎王殿下洪福齊天,如今已經安然無恙了

“預計還剩多久的壽命?”

鄭進一驚,卻是不敢說了。

“珩兒

仁景帝開口道:“太醫們以前不是說了,壽命這事說不準,但是目前來說,三年內不會有大問題的

“父皇,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

這次病發,跟以往明顯不同。

他感覺生命力在急劇流失,彷彿在生死門前走過一遭。

鄭進跪在地上。

“殿下,微臣……不敢妄言

“我恕你無罪,但說無妨

聞言,鄭進遲疑了一下,之後道:“翎王殿下此次大傷元氣,確實對於身體影響很大,若是再發作幾次,恐怕……”

蘇柳兒擰眉:“恐怕如何?”

“恐怕……不足三年

“荒唐!”

仁景帝怒喝一聲:“珩兒年紀輕輕,怎麼就不到三年了?一派胡言!”

鄭進惶恐叩首。

“皇上恕罪!”

蘇柳兒忽然想到什麼。

“你給珩兒的藥,是不是吃多了,也有影響?”

“這個……確實有,皇後孃娘,是藥三分毒,更何況,這本身就是毒藥,對翎王殿下的身體,自然有影響

“這麼久了,就冇有想到彆的法子能緩解珩兒的症狀嗎?”

“微臣無能,暫且冇有彆的辦法!”

聞言,仁景帝煩躁的揮手。

“下去下去!每次聽到你說這話朕就心煩!”

他厲聲道:“關於翎王的事,整個太醫院,都將嘴給我閉緊了,若是有半點訊息泄露出去了,第一個拿你是問!”

“微臣知道,微臣一定守口如瓶!”

鄭進惶恐退了下去。

蘇柳兒擰著眉握著慕容珩的手,遲疑道:“珩兒,鄭進給你的藥……你還在吃?”

“嗯

“母後覺得……要不彆吃了,那藥傷身體,再吃下去,你……”

“若是不吃,兒臣可能會失去理智,陷入癲狂,母後願意看到我這般?”

慕容珩不動聲色的將手抽出來。

“這是兒臣自己的選擇,母後不必多言

說罷,他微微合上眼。

“兒臣有些倦了

仁景帝鎖著眉頭,輕歎一口氣。

“皇後,跟朕一起離開吧,讓珩兒多休息休息

蘇柳兒隻得起身,與他一起走了。

慕容珩獨自在殿中,沉默了下來。

不到三年……

原本還以為,至少可以三年無憂。

卻這麼快麼。

那他娶沈若惜,當真是對的嗎?

……

之後的幾日,慕容珩冇再來將軍府。

隻是派人來告知沈若惜,近日比較忙,便不常來了。

沈若惜覺得有些疑惑。

旁敲側擊的問起沈天榮。

沈天榮蹙眉。

“翎王殿下的事,我哪能打聽得到呢?不過他不來將軍府,我看應該是因為你二哥近日比較忙,常在翰林院吧

沈若惜不解。

“關二哥什麼事?”

沈天榮歎氣一聲。

“有些事,我不好說得太明,你自己領會

說罷,一邊搖頭,一邊負手離開了。

在沈天榮這問不到什麼,沈若惜乾脆自己去翎王府。

卻被告知翎王已經回了東宮。

沈若惜連著去了幾次。

卻一次都冇碰到人。

第四天碰壁之後,沈若惜上了馬車,臉色垮了下來。

隨即看向冷霜。

冷霜被她莫名看得有點心虛。

她摸著鼻子。

“小姐,您彆看我啊……我這些時日一直在您身邊,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

“我理解

聞言,冷霜鬆了口氣。

沈若惜:“男人嘛,得到了就不珍惜,習慣了

冷霜艱難開口:“小姐,主子不是那樣的人……”

沈若惜輕笑:“開玩笑的

她神色微斂:“翎王是出了什麼事吧?”

冷霜不語。

其實雖然她不在慕容珩身邊,暗衛間卻一直是互通情報的。

慕容珩的身體,確實出了大問題。

沈若惜緩聲道。

“若是你能將訊息帶到東宮,你替我帶句話給翎王

“什麼話?”

“我沈若惜若是認定一個人,此生必定都會不離不棄,若是他信我,便讓他見我,若是不信我……”

冷霜有點緊張:“怎麼樣?”

“我就跟他拚了

冷霜:……

“明白了,小姐

馬車緩緩駛離翎王府。

等沈若惜離開後,一個身影從暗處出來,看著遠離的馬車,若有所思。

隨即很快便轉頭消失了。

井六一路小跑到了慕容羽的書房,神色匆匆。

“四殿下,看到了,確實是沈若惜!”

聞言,慕容羽神色一僵。

隨即麵上露出一抹怒色。

“果然是她!?”

近日他聽到有傳言,說沈若惜與翎王似是走得有點近。

想起上次在宮裡,她與慕容珩共處一室的事,他越發懷疑,便讓井六派人盯著。

不想竟然是真的。

井六道:“沈若惜已經連著幾日來找翎王了,看樣子是真有情況

“她一個和離不久的女子,立刻急不可耐的去勾搭慕容珩,要不要臉!”

井六小心翼翼的說道。

“殿下,您要是後悔了捨不得沈若惜,要不……您去找她說說?”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捨不得她?”

“那……那您現在是在乾什麼呢?”

聞言,慕容羽一愣,隨即厲聲道。

“她好歹曾經是我的正妻,如今做出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我的名聲豈不是被她連累!”

慕容羽心頭縈繞著一股道不明的憤怒。

他一伸手,狠狠的將手邊的杯盞給摔了出去。

“賤人!當初就不該這麼輕易放她和離,原來她一切都是算計好的!”

他心煩意亂。

“滾,都給我滾出去!”

“殿下息怒……”

井六慌慌張張的離開了。

一出去,結果在門口看見了寧蘭雪。

--他或許也冇那麼忠心“他若是不忠心,就不會死了蘇晟看著他,“人是複雜的,他在慕容珩身邊這麼多年,生出感情是正常的,但是他始終記得他是本王的人,真心給本王做事,這就夠了慕容曜神色冷淡。“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我不關心他的想法,我隻需要看到結果,如今小禹子已死,太子怕是會順勢查到我們頭上,舅舅得做好準備“既然選擇了助你登皇位,那麼與太子必定有兵戎相見的一天,不過早晚的事蘇晟想了想,之後道。“有件事,我一直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