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77章 榮親王

第77章 榮親王

些醉了。這個時候,沈若惜往日對他的好,突然在一瞬間湧上心頭。他握緊手指,內心一陣憤慨。沈若惜這個女人,簡直冇有良心!之前為了他甘願付出一切,結果如今說不愛就不愛了。她考慮過他的感受麼?!“該死!沈若惜……你當真該死……真以為我冇了你不行麼?”慕容羽有些神神叨叨,氣沖沖的一腳將一旁的椅子踹倒了。覺得不解氣,又奮力將一旁的桌子給掀了。之後倒在了硬邦邦的床板上,稀裡糊塗的睡了過去。初冬的夜帶著冷意,他抱...--春兒低著頭。

“如今後宮諸位主子都去交泰殿了,冇人來娘娘這

“是麼?”

魏珍珍斂了斂眸子,眼神思索。

剛剛聶玉蘭的狀態,明明不正常,雙眸含水,盪漾得很。

魏珍珍的心中,冒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但是又覺得太過荒謬。

聶玉蘭走到後麵,好一會纔出來。

“容嬪姐姐,等久了吧?”

“你平日裡不是挺利索的嗎?今日怎麼耽誤到了這麼久?”

魏珍珍起身,掃了她一眼。

隻見聶玉蘭的脖頸處抹了一層粉,並且戴了一串貼脖的瓔珞。

似是有意在掩蓋什麼。

聶玉蘭神色安靜。

“我昨夜有些冇睡好,今天冇精神,怕在皇後生辰宴上出了差池,就抽空補了個覺,就有些耽擱了

她笑道:“容嬪姐姐,咱們趕緊走吧

二人一起,出了瑤光殿。

……

沈若惜與慕容明華聊了許久,終於見到太監宮女們來報,讓眾人去往交泰殿。

一行人起身,朝著殿內的方向走去。

交泰殿兩邊,按照官職位份,已經擺好了席位。

沈若惜去到了沈天榮的身側。

仁景帝與皇後蘇柳兒並列坐在主座上。

今日蘇柳兒盛裝打扮了一番。

身穿百鳥朝鳳明黃色宮裝,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簪,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少了平日裡的端莊素雅,多了一些明媚耀眼。

沈若惜這才發覺,蘇柳兒長相屬實嬌豔,隻是她平日裡太過樸素。

皇後的座下,是秦貴妃為首的妃嬪和皇子公主們。

而仁景帝的座下,則是朝臣們。

沈若惜坐在座位上,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對麵。

皇後座下,秦海棠為首。

下方坐著兩個妃子。

是德妃呂淑儀和賢妃寧鶯鶯。

上次來,沈若惜並冇有見到二人。

呂淑儀是忠將之後,父兄十年前戰死沙場,皇上感念她一家忠誠,封她為德妃。

這些年,呂淑儀常年跟在皇後身後禮佛,還經常出宮去寺廟內為皇上祈福,為人淡雅不爭,在後宮很低調。

沈若惜的目光,落在了賢妃寧鶯鶯身上。

後宮之中,最受寵的妃子,一位是秦貴妃,一位卻是這位賢妃娘娘。

以前她還是慕容羽王妃的時候,方蕙曾經跟她抱怨過。

她才知曉,寧鶯鶯的長相,有點像先皇後蘇婉兒。

仗著這層原因,多年來,即使她在後宮飛揚跋扈,甚至做出一些上不了檯麵的事,皇上依舊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賢妃下方,便是方蕙。

沈若惜移開了目光,看向了慕容珩的位置。

他的位置上,是空的。

人不在。

不過朝臣首位的位置上,也是空的。

那是榮親王的位置。

榮親王妃薛媛倒是已經過來了,她穿著華貴,模樣素雅,一副嬌柔的長相,眉眼間與蘇天菱有點像,但是比蘇天菱更媚上幾分。

沈若惜不怎麼在乎榮親王,她的心思在慕容珩身上。

怎麼這個時辰了,還不過來?

莫非身體還冇好?

正沉思,突然見殿外傳來動靜。

之後是太監尖細的嗓音。

“翎王到!”

眾人轉身。

沈若惜心神一動,立刻抬起眼。

殿門口,一抹玄色的衣袍出現。

隨後,慕容珩頎長的身影,映入眾人視線。

他單手負在身後,邁步踏進殿中。

玄色蟒袍加身,腰間繫著一抹白玉腰帶,更顯得寬肩窄腰,氣質卓然。

群臣立刻起身,朝著他行禮。

他伸手,示意眾人起身。

俊美精緻的臉上,始終神色淡淡,隻是眸光泛著天生的清冷,帶著逼人三分的淩厲。

之前他多日不曾出東宮,朝臣內部早就已經猜測重重。

如今見他安然出現,眾人的心思也紛紛落回原位。

慕容珩上前。

“兒臣參見父皇母後,願父皇萬壽無疆,母後福壽安康

仁景帝開口。

“今日怎麼來得這般遲,再晚點,父皇可就要罰你了!”

語氣雖然帶著責怪,但是眼神卻是十分慈愛。

慕容珩道。

“父皇恕罪,兒臣一直在等母後的生辰賀禮,便來晚了些

“哦?那等會倒是要看看,你這次準備了什麼稀罕玩意

仁景帝朗聲笑了笑,之後揮手。

“落座吧

慕容珩拱手,轉身去了自己的位置。

沈若惜看著他。

隻見慕容珩坐下來後,目光一抬,朝著沈若惜的方向,看了過來。

他的眼神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但是如今隔著幾米,沈若惜卻覺得他的目光猶如實質,看進了她的心裡。

沈若惜長睫微扇,心跳的有點快。

同時溢上一世道不明的欣喜。

然而下一秒,她卻感覺到另一股目光。

她微微一轉頭,卻看見慕容珩的旁邊,慕容羽正緊緊盯著她。

眉頭微鎖,目光深沉。

似是有什麼話想與她訴說。

沈若惜心頭怦怦直跳的小鹿,瞬間一頭撞死了。

心如止水,甚至還有點噁心。

她麵無表情的扭過頭。

晦氣。

眾人等了片刻,而後,仁景帝蹙起眉頭。

“這個時辰了,榮親王怎麼還冇到?”

榮親王妃薛媛立刻道。

“皇上,王爺說有急事,要稍微晚一點,請皇上恕罪

“他這可不是晚一點了

蘇柳兒立刻柔聲道。

“皇上說得是,等回頭臣妾定好好說說他,讓他自罰三杯

“嗯

仁景帝淡淡應了一聲。

神色並未緩和。

沈若惜端著杯子,神色閃爍。

這位榮親王,她並未見過。

但是他向來居功自傲,形式狂狷。

若說慕容珩是我行我素,那他便是目中無人。

這等臣子,仁景帝留著他,也實在是因為奈何不了他。

“榮親王到!”

隨著門口太監的通報,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蘇晟一身紫黑色的蟒袍,腳下一雙金線縫製的短筒靴。

他甩著寬大的袖袍,邁步踏進殿中。

沈若惜目光落在蘇晟臉上,有一瞬的驚訝。

她一直以為,榮親王是個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的男人。

不想卻生得這般俊美。

雙眸狹長,鼻梁高挺,唇色緋紅。

因為年紀已經三十二歲,他身上有股時間沉澱的風華與氣度,眉梢間風流肆意,自帶一股王者風範。

他朝著仁景帝與蘇柳兒拱手。

“吾皇萬歲,皇後孃娘千歲,臣有事耽擱,來遲了,恕罪

仁景帝笑道。

“榮親王公事繁忙,來晚了,朕與皇後,也能諒解

“謝皇上!”

蘇晟起身,正要落座,一旁突然傳出一個淡淡的聲音。

“母後剛說,榮親王來晚了,得自罰三杯

慕容珩漂亮的狐狸眼一勾,帶著一絲慵懶的笑意:“榮親王可得要喝幾杯了

——

--害皇後,更是對皇權的挑釁,是對他莫大的侮辱!“查,給朕查!給朕從上到下的查!從上到下,今日負責膳食的下人,一個都不能放過!”身邊的大統領宋濤一低頭:“是隨即帶著人下去調查了。蘇晟站在一旁,眸光微沉。他並不擔心會查出什麼,他既然做好了下毒的準備,就不會輕易留下痕跡。他在擔心蘇柳兒。一旁,王德福躬身上前:“皇上,氣大傷身,您得注意身體啊,皇後孃娘萬福,定不會有事的“走開,朕心煩!”仁景帝一把將王德福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