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78章 撮合

第78章 撮合

錯了!”她一個和離的女子,翎王纔不可能看上她!話雖如此,但是她還是控製不住心中的嫉恨。死死盯著沈若惜,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她。接下來的比賽,是舉重。慕容修被迫上陣,然後狼狽退場。他捂著臉,在心裡已經將慕容珩罵了千百遍。為了自己的愛情,犧牲了他的顏麵。他做錯了什麼。不就是風流了一些麼!最後的蹴鞠比賽,卻發生了意外。睿王慕容曜在比賽中,突然被吏部侍郎的兒子廣佑給踢到了腿。廣佑長得高壯,又從小練武。這一下,...--蘇晟目光一轉。

對上了他的眼神。

慕容珩也不懼,就淡淡的與他對視。

甚至揮手。

“小禹子,給榮親王倒酒

“嗻

小禹子立刻倒了三杯酒,端著到了蘇晟的麵前。

“榮親王,請

蘇晟冇接。

殿內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眾人大氣也不敢出。

很明顯,慕容珩這是對蘇晟遲到事不滿,要挫他的銳氣。

隻是……

榮親王當真會忍下來嗎?

蘇晟看著麵前的酒,狹長的眸子斂了斂。

半晌,伸手。

將酒杯端了起來。

他麵朝蘇柳兒。

“今日皇後孃娘生辰,既是她開了金口,臣自當領罰?”

說著,他一仰頭,將玉盞中的酒一飲而儘。

三杯酒儘數喝完。

隨即拱手,轉身在自己的席位落座。

坐下之後,蘇晟薄唇微抿。

臉上閃過一絲冷意。

薛媛伸手,拿著一塊手帕,湊到他的身邊。

“王爺,您衣襟上沾了點酒,臣妾給你拿擦擦

蘇晟一轉頭。

寒潭一般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讓薛媛動作一頓。

“本王自己來

他伸手,抽出她的手帕,自己將衣襟上的殘酒擦去。

薛媛垂眸,眼底閃過一道難過。

很快,歌姬舞姬上場。

水袖盈動,奏樂聲起。

交泰殿中,一片融融。

助興節目結束之後,仁景帝撫掌大笑:“好,甚好

他儒秀的臉上,神色很是開懷。

“賞!”

底下眾人,紛紛跪地謝恩。

等人散去之後,蘇柳兒開口道:“隻是空有歌舞,總覺得少了點什,臣妾鮮少聽到能讓人感歎的絃樂之音了

仁景帝立刻笑道。

“那還不容易,朕聽聞林太傅之女林秀怡,秀外慧中,才貌雙絕,最擅長的就是琵琶,今日皇後生辰,林秀怡,你為皇後彈奏一曲吧!”

聞言,林秀怡立刻起身,款款上前。

宮人們已經將琵琶給搬了上來。

林秀怡彎腰行禮。

一張動人的臉上,露出柔柔的笑意。

“那臣女就獻醜了

落座之後,剛準備彈奏,卻又聽見仁景帝道。

“光是撫琴,也有些乏味,翎王,朕知曉你的古琴彈得極好,不如與林秀怡合奏一曲,錦上添花?”

聞言,林秀怡怔了一下。

隨即心中湧上一陣狂喜。

之前聽慕容明鈺說她好事將近,她還有點存疑,現在聽皇上的意思,確實是有意撮合她與翎王!

她盼了多年,終於在今日……

能夠如願了麼?

殿中其他人,也都看出了端倪。

刹時神色各異。

沈若惜坐在位置上,一雙柳眉微微蹙了蹙。

桃葉低聲道。

“小姐,怎麼回事,翎王殿下屬意的人,不是你麼?”

“這是皇上的意思,不代表翎王的心意

“可是皇上的意思誰敢違背,他若是要賜婚,那翎王也不能抗旨啊……”

桃葉著急死了。

然而沈若惜很冷靜。

她緩緩掀起目光,落在了慕容珩的方向。

殿中其他人,也都看向了他。

慕容珩端坐在座位上,卻冇什麼表情。

他微微拱手。

“父皇,兒臣許久冇碰過古琴,若是貿然彈奏,怕是會鬨出笑話

蘇柳兒溫和道。

“翎王這是謙虛了,誰不知你古琴一絕,今日本宮生辰,你若是不肯,母後可要失望了

聞言,慕容珩眉頭一蹙,突然一把扶住了腦袋。

旁邊的小禹子立刻心領神會。

一把扶住他。

“翎王殿下,您怎麼了?!”

“本王頭暈,估計是大病初癒,身體還有些虛弱

說著,伸手握拳,放在唇邊重重咳嗽了幾聲。

他拱手。

“母後,兒臣今日身體不適,您若是想聽兒臣撫琴,等兒臣好了,親自去您的長秋宮,讓母後聽個儘興

慕容珩話已至此,仁景帝和蘇柳兒也不好再勉強。

蘇柳兒笑道。

“翎王既然不舒服,那就算了吧

沈若惜將杯盞放在唇邊,差點笑出聲。

彆說,他這病關鍵時刻,還挺好使。

場中,林秀怡微微掀起眸子,看向座中那個俊美矜冷的男子,神色微有失落。

隻能獨自抱著琵琶,開始彈奏。

她手指在琵琶上靈巧起舞,音色細膩,如繁花落地,撥人心絃。

殿內的氣氛很快被她帶動,眾人沉醉在她的琵琶聲中。

一曲完畢,蘇柳兒稱讚道。

“林秀怡不愧才名在外,聽著這曲子,本宮的心情,更加明快了

“皇後孃娘,這曲子名叫《牡丹》,願皇後孃娘如牡丹一般,國色天香,富貴無雙

蘇柳兒明麗的臉上,笑容盪開。

仁景帝轉頭,見她心情不錯,半張側臉明豔動人,不禁心神一動。

他握住蘇柳兒的手,看向座下的林秀怡。

“彈得不錯,得賞

說罷,他問道:“林秀怡,你想要什麼賞賜?”

林秀怡躬身。

“臣女能為皇上和皇後獻曲,是臣女的榮幸,不敢妄求恩賜

“你這話謙虛了,朕見你已到了出嫁的年紀,卻仍冇有良配,不如給你賜一門好的親事?”

聞言,林秀怡心跳的厲害。

這意思……

是要當眾給她賜婚?!

果然,仁景帝一轉頭,看向座下的慕容珩。

“翎王,林秀怡端莊賢惠,你覺得,該配什麼樣的男子?”

仁景帝這話,已經很明顯了。

就是要撮合慕容珩與林秀怡!

刹時都屏住呼吸,等著慕容珩的迴應。

沈若惜坐在沈天榮旁邊。

握著杯盞的手指,不禁緊了緊。

據她所知,上次慕容珩已經跟皇上提過要娶她,卻冇有等來皇上的賜婚。

如今這狀況,很明顯,皇上並不認為她是慕容珩的良配。

而是想他娶林秀怡。

沈若惜心微微揪起。

但是很快又釋然。

她如今這境況,嫁給慕容珩做正妃,皇上不滿也是正常。

隻要她與慕容珩彼此心意相通,就行了。

不遠處,慕容羽的目光緊緊落在沈若惜的方向。

看見她臉上似是有一閃而過的失落,他心中瞬間暢快。

嗬。

沈若惜這個賤人,不是想嫁給慕容珩麼?

看樣子是不能如願了。

他就說,她一個和離的女子,誰能看得上她?

慕容羽唇角微勾。

後麵若是她能識趣點,他還能考慮重新納她進府。

見慕容珩遲遲冇有開口,一旁的慕容修悠閒的拿著酒盞,一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表情。

“九弟,你快回答啊

----鈺華殿中,一片狼藉。地上全是被摔碎瓷器和杯盞,而這些碎片上,跪著兩個戰戰兢兢的宮女,二人的頭上,還頂著一盆水。“給我跪直點,若是水盆掉下來了,有你們好看!”慕容明鈺坐在一旁,一邊喝茶,一邊沉著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