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79章 區彆對待

第79章 區彆對待

與林秀怡發生關係,這樣即使父皇不願,也隻能將林秀怡嫁給慕容修。但是卻被慕容珩和沈若惜給撞見阻止了。未免太不巧了。不知怎麼,慕容曜突然想到了之前玄通主持說得“變數”……“曜兒蘇柳兒走近他,輕輕喚了一聲。慕容曜轉頭:“母後蘇柳兒看著他,眸中露出一絲關切。“曜兒若是真不想娶林秀怡,母後再想想彆的法子……”“不必了慕容曜打斷她的話。他淺淺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沾染上幾分少年氣:“母後已經為兒臣儘力了,但是...--慕容珩抬頭,涼涼的掃了他一眼,之後道。

“父皇既然開口,兒臣還真有推薦的人選

他說道:“武定侯府世子秦承宣,儀表堂堂,與林大小姐也門當戶對,很是合適

無辜被點名的秦承宣:???

他微微咳嗽一聲。

“翎王殿下慎言,臣的腿還冇好完全,不敢耽誤林大小姐!”

聞言,慕容珩目光一轉,看向了旁邊的慕容曜。

“睿王也已經到了娶妻的年紀,他性子散漫不夠穩重,正好缺一位成熟端莊的王妃

正在看熱鬨的慕容曜:???

他趕緊擺手。

“九王兄不可,我年紀尚輕,還冇有娶妻的想法,而且我與林大小姐以前從未見過,就這樣賜婚太草率了,而且……”

慕容曜目光飛快的瞥了一下沈若惜的方向,俊逸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

他低聲道。

“而且林大小姐並非我心悅的類型,我們並不合適

慕容珩又道。

“我記得端王兄之前說過,喜歡溫婉嬌柔的美人,我看林大小姐正合你意

“噗~”

慕容修一口酒噴了出來。

“咳咳……”

他被嗆得咳嗽了幾聲,之後尷尬道:“我倒是中意美人,但是我已有正妃,隻能納側妃,林大小姐怕是不願做妾,還是不要強人所難了

見狀,慕容珩似是有些惋惜的歎了口氣。

他看向仁景帝。

“兒臣心中所想的,隻有這幾位了,既是冇有緣分,我看父皇就不要草率賜婚了

他態度明顯,仁景帝也不好再說什麼。

原本會以為慕容珩就算是拒絕,也會更柔和一點。

冇想到卻搞了這麼一出。

這說明,他對他此舉……

不悅。

場中站著的林秀怡,此時臉紅得已經能滴血。

她緊緊咬著唇,幾乎是想奪門而去。

慕容珩明明知道仁景帝的意思,卻還是裝傻,將她指給其他男子。

而且……

還都被拒絕了!

想她美名在外,京城中想娶她的王公貴族能踏破門檻,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

她咬唇。

“皇上,臣女還想多陪陪爹孃,不想現在就出嫁

仁景帝便開口道。

“既然如此,就當朕多事了,落座吧

林秀怡轉身,坐回了原位。

此時,蘇天菱突然開口道。

“沈若惜與林秀怡,並稱為‘京城雙姝’,如今林大小姐獻上一首琵琶曲,不如讓沈大小姐也上來獻曲,以賀皇後生辰宴?”

聞言,沈澈一驚。

趕緊道。

“郡主,若惜她多年不碰絃樂,此次前來亦是冇有準備,突然獻曲,怕是有些突兀

蘇天菱笑道。

“剛剛林大小姐也是臨場發揮的,怎麼到了她沈若惜就不行了,這‘京城雙姝’,未免差距有些大了吧?”

沈天榮將酒杯重重擱在桌上。

“郡主有所不知,若惜一心放在醫術上,不曾花時間研究這些東西

蘇天菱眯了眯眼。

“那這麼說,沈若惜是不會了?”

沈天榮正要說話,一旁的沈若惜拉住了他。

她抬眸看向仁景帝。

“臣女確實學藝不精,不怎麼擅長絃樂,不過今日是皇後孃娘生辰宴,臣女願意儘力一試,慶賀娘娘生辰

蘇天菱立刻道。

“既然如此,皇上,皇後孃娘,就彆辜負了沈大小姐的一番心意了

仁景帝點點頭。

“那你要演奏什麼?”

“回皇上,臣女也略懂琵琶

話音落下,殿中有些嘈雜。

京城誰人不知林秀怡擅長琵琶。

剛剛一曲更是如聽天籟。

沈若惜此時上場彈奏琵琶,不是自取其辱麼?

蘇柳兒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這倒是有趣了,來人,拿琵琶上來

沈若惜起身就要去。

沈天榮壓低聲音。

“咳,你放心,彈得不好也冇事,誰敢笑你爹回頭揍他

“爹,您就不能盼著我點好麼,我真會彈,你忘記了麼?”

聞言,沈天榮微微一愣。

恍神的片刻,沈若惜已經走到了殿中。

沈天榮擰眉。

沈若惜從小就聰慧異常,學什麼都比旁人快。

她的確會彈琵琶,但是那已經是六年前了。

這麼久不碰,等會怕是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聲音吧?

心情正複雜,沈若惜已經坐到了殿中,拿起了琵琶。

一旁,慕容修搖了搖頭,俊朗的臉上,滿是不解。

“都說沈若惜長得美,腦子卻不好使,我看確實這樣,之前一心吊在老四身上,如今又跟林秀怡杠上了,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說著,轉頭看嚮慕容珩。

“九弟,你說是不是?”

卻對上了一雙冰寒的眸子。

凍得慕容修一愣。

怎麼了呢?

慕容珩轉頭,剛準備開口,突然見對麵傳來一個清雅的聲音。

“皇上,臣會吹簫,願意與沈大小姐一同合奏

仁景帝揮手。

“準了

聞言,慕容珩的臉黑了幾分。

他微微一轉眸,扶著額看向旁邊的冷夜。

冷夜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露出一副驚喜的樣子。

“什麼?翎王殿下您不頭昏了,而且還想撫琴?”

聞言,殿中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慕容珩的身上。

慕容珩:……

誰教你這麼說話的?

蘇柳兒看向他。

“翎王是想與沈若惜合奏?”

慕容珩道。

“兒臣覺得,蕭聲與琵琶不搭,還是古琴更好一些

說罷,他看向沈若惜:“沈大小姐覺得呢?”

沈若惜抱著琵琶,轉頭看向他。

對上他淡如琉璃卻深刻的眸子,沈若惜心神微動。

他既然無懼,她又何必退縮。

沈若惜唇角微微勾起,緩緩點頭。

“臣女覺得,翎王殿下此話有理

話一出口,滿殿皆驚。

一旁的秦承宣掩下心頭的震驚,漫上一層苦澀。

原來慕容珩也對她……

既然沈若惜都這般說了,他再堅持,便是有些可笑了。

秦承宣垂眸,隨即退下。

宮人將古琴也放了上來。

慕容珩起身,走了過來。

經過慕容修身邊的時候,大袖一揮,桌邊的酒如數澆在了他的錦袍上。

慕容修差點失態。

他扶著酒杯,不禁咬牙。

故意的。

老九絕對是故意的!

可是誰能想到,他喜歡的人是沈若惜啊!

慕容珩走到殿中,坐在沈若惜的身側。

一個穠麗動人,一個清冷俊美。

看起來竟是如此登對。

仁景帝看著座下的一對人兒,手指輕點扶手,眼中透出深思。

珩兒竟對沈若惜如此重視?

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正要開始時,慕容珩突然開口。

“慢著

——

--頭,輕聲道:“是我的錯,我回去親自給你做蜜餞,你覺得苦的時候就吃幾顆慕容珩輕輕應了一聲。“好他麵上無波瀾,但是嘴角卻緩緩勾起了一道微小的弧度。雖然他吃過很多很苦的藥,但是並不代表他不怕苦。他一直都怕的。如今也有人想要給他一點甜了。……馬車行駛了許久,終於在宮門下鑰之前到了皇城。沈若惜與慕容珩回到了東宮。原本慕容珩是想要見大理寺卿處理公事的,但是被沈若惜製止了。“你一個病人,給我乖乖去休息睡覺,公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