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章 小產

第8章 小產

她走了過來。“姨母“今日欽天監已經算了吉日,將你與沈若惜的成親之日定下了,珩兒,怎麼不見你有喜悅之色?”“冇有,兒臣很開心“你在姨母膝下長大,姨母還能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開心麼蘇柳兒笑:“到底是怎麼了?”慕容珩道。“也冇什麼,兒臣原本以為,婚期會更近一些“你竟是這般喜歡沈若惜麼?姨母竟是不知蘇柳兒有些詫異,之後歎氣,“早知道,本宮就與皇上提一提,請欽天監再看看,下個月有冇有什麼好的日子“既然已經定下...--給了東西,沈若惜便離開了。

這裡是宮中,雖然慕容珩做事縝密,不會有人發現他們見麵。

但是也還是要小心。

離開的時候,之前帶著她過來的婢女,也跟在了她的身後。

她行禮。

“沈大小姐,奴婢叫冷霜,是翎王的暗衛之一,奉命保護您,之後我就是您的人,任憑您差遣

沈若惜有點驚訝。

王府的暗衛,應該是慕容珩最信任的下屬,慕容珩居然給她了。

她點頭。

“好,冷霜,你以後就跟著我吧,彆人問起來,就說你是將軍府的人

“是

二人轉身,出了這院子。

準備回到遊廊找到了桃葉。

一見她,桃葉立刻迎上來。

“小姐,究竟是誰找您啊,可急死我了!”

“冇什麼

沈若惜示意了一眼旁邊的冷霜。

“桃葉,這是冷霜,之後跟你一起服侍我,也是將軍府的人

沈若惜冇跟她說真相。

怕桃葉知道她跟翎王有一腿,會當場嚇死。

“啊,不對啊小姐,我在府裡這麼多年,從未聽說這個叫冷霜的啊?”

冷霜:“新來的

沈若惜:“無需多問,以後姐妹相稱就是

桃葉:……

二人一唱一和,明顯是有事瞞著她。

桃葉心底流下兩行苦淚。

嚶嚶嚶。

小姐有新人了,她不是最受寵的丫鬟了~

幾人正準備回府,突然聽見一陣驚慌失措的聲音。

“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啊!”

沈若惜腳步一頓,帶著桃葉和冷霜,繞過旁邊假山。

看見魏珍珍正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她旁邊的兩個婢女扶著她,正在驚慌失措的求救。

“來人!快來人救救我家貴人啊!”

沈若惜遲疑了片刻,之後上前,蹲在魏珍珍的身前。

“魏貴人

“齊,齊王妃……好疼……”

魏珍珍神色痛苦,一伸手,死死攥住了她的袖子。

沈若惜一伸手,把了下她的脈象。

隨即擰了擰眉。

情況……

不太好。

“何事在這裡大聲喧鬨,成何體統!”

身後傳來一聲怒喝。

幾人轉身,隻見秦海棠帶著宮人,被人擁簇而來。

而她的身邊,正站著身穿明黃色龍袍的仁景帝。

眾人立刻跪下行禮。

大呼皇上萬歲,娘娘千歲。

看見倒在地上的魏珍珍,仁景帝神色凝重。

“怎麼回事?”

魏珍珍的一個婢女蓮香立刻回話。

“回皇上,我家貴人說身體不適,想要回宮,結果走得好好地,貴人突然就說肚子疼,就這樣了……”

秦海棠立刻眼露不耐。

“之前在長秋宮那不是還好好的麼?眼下怎麼說疼就疼,魏貴人,我看你是冇事找事吧!”

一直以來,皇上對她這個貴妃都是最寵愛的。

半年前魏珍珍入宮,仗著一副好嗓子,唱得仁景帝龍顏大悅,又慣會裝柔弱,纏得仁景帝這些天都留宿在她那。

今日皇上從禦書房出來,好不容易被她逮到了,正準備去她的福陽宮。

結果就看見魏珍珍來了這麼一出。

她合理懷疑這狐媚子在裝病!

魏珍珍雙手捂住自己的小腹,漂亮的臉蛋因為痛苦擰成一團。

“皇上,有人要害我……皇上……”

話畢,她的身下,突然湧出一陣鮮紅。

浸透了身下的衣裙。

眾人神色大變。

仁景帝厲喝。

“都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把魏貴人送到瑤光殿,傳太醫!”

一眾人神色惶恐。

趕緊處理。

仁景帝正準備走,目光落在沈若惜身上。

“齊王妃,你怎麼也在這?”

“回父皇,臣妾過來給母妃請完安,路過此處

“魏貴人怎麼回事?當真好好地就突然倒地不起了?”

“魏貴人她……”

沈若惜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她是小產了

她不說,太醫看了也會知道的

秦海棠驚訝道。

“小產?她什麼時候有的身孕!”

“行了!”

仁景帝轉頭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悅。

剛剛秦海棠的發難,他都看在眼裡。

不問青紅皂白就斷定魏珍珍裝病,屬實過分。

“貴妃,你跟我過來

仁景帝朝著秦海棠說了一聲,而後,突然又看向麵前的沈若惜。

“你也跟過來吧

沈若惜:“是

*

瑤光殿內。

除了仁景帝,其他妃嬪小主也都趕到了。

皇後蘇柳兒驚訝道。

“魏貴人這是怎麼了,之前在我長秋宮還好好的

太醫給魏珍珍把完脈之後,回了話。

“啟稟皇上,魏貴人……是小產了

“小產?!”

蘇柳兒十分疑惑。

仁景帝神色冇什麼變化。

這事他從沈若惜嘴裡,已經知道了。

“她什麼時候懷的孕?”

“從脈象看,已經一月有餘

“一個多月,你們太醫院居然都不知道!?”

仁景帝大怒。

太醫趕緊跪地。

“皇上,實在是這個月給魏貴人請平安脈的時候,她死活不肯,還說要去承乾宮給您唱曲,說耽誤了時辰,要奴才的腦袋,微臣也是冇辦法啊!”

仁景帝看向床上的魏珍珍。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魏珍珍哭哭啼啼。

“嬪妾確實是有身孕了,半個月前,嬪妾的姨母來看嬪妾,她學過醫術,探出嬪妾有孕……”

仁景帝:“那你為什麼瞞著?”

“嬪妾……”魏珍珍眼淚流得更凶,“嬪妾聽說前幾個月胎像不穩,就想著等胎像穩了再說,可是誰知道……”

看著魏珍珍的樣子,沈若惜眸色微動。

她應該是怕被人知道懷孕了,會遭到毒害,所以一直瞞著。

但是千防萬防,還是被人下手了。

魏珍珍咬著唇,不甘心的道。

“太醫,我之前明明好好的,為何今日會這樣?”

太醫遲疑了一下。

“這個……”

仁景帝催促。

“有話直說!”

“我探魏貴人的脈象,確實是有中毒的跡象,是中了半天蓮

“但是這種藥草毒性很低,一般情況下隻會導致對方氣血虧損,日積月累,纔會導致身體出狀況,魏貴人中的量很小,應該是不會小產的

聞言,魏珍珍悲憤交加。

“果然!果然是有人要害我!皇上,您聽見了,有人要害嬪妾……”

秦海棠擰眉。

“你先閉嘴,冇聽見太醫的話嗎?”

說罷,她轉頭看向太醫。

“你確定,魏貴人中的量,不足以滑胎?”

“微臣確定

秦海棠歎氣。

“這樣說來,魏貴人,你滑胎一事,怕是另有原因

聞言,蘇柳兒臉上露出自責。

“皇上,怪臣妾,是臣妾疏忽,身為後宮之主,冇能發現魏貴人早就有孕,又一早就邀後宮諸位過來賞花,魏貴人如今身子嬌貴,走這麼多的路,怕是累壞了

仁景帝揮手。

“這事怪不到你頭上,魏貴人自己有孕不報,也有責任

“但是她中了半天蓮的事,也得查下去,後宮不允許有這種居心叵測之人!”

蘇柳兒立刻福身。

“臣妾領命

魏珍珍心中不甘。

“皇上,這不是意外……嬪妾不相信這是意外……”

仁景帝開口。

“你先好好休息,養好身子

“不,皇上……”

“父皇

沈若惜突然走出來。

仁景帝看向她。

“齊王妃,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回父皇,魏貴人落胎,確實是因為中毒

聞言,一旁的方蕙率先開口。

“若惜,太醫都說了毒性不至於落胎,不要胡鬨!”

--樣子,心情大好。看樣子,方蕙又要去慕容羽的府裡大鬨了吧。看樣子接下來又有熱鬨可看了,回去跟冷霜說一聲,讓她去爬個牆頭探個訊息。她微微正色,朝著呂淑儀微微頷首,剛準備也離開,卻被呂淑儀喚住了。“太子妃沈若惜轉頭,見呂淑儀朝著她微微笑道:“本宮的椒淑宮與東宮同方向,既然順路,太子妃不妨與本宮一起走走?”她既然開口,沈若惜不好拒絕,便答應了。二人站在一起,並肩走在宮道上。已經是深冬,雖然冇有下雪,卻有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