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1章 腦子不好

第81章 腦子不好

而儘。三杯酒儘數喝完。隨即拱手,轉身在自己的席位落座。坐下之後,蘇晟薄唇微抿。臉上閃過一絲冷意。薛媛伸手,拿著一塊手帕,湊到他的身邊。“王爺,您衣襟上沾了點酒,臣妾給你拿擦擦蘇晟一轉頭。寒潭一般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讓薛媛動作一頓。“本王自己來他伸手,抽出她的手帕,自己將衣襟上的殘酒擦去。薛媛垂眸,眼底閃過一道難過。很快,歌姬舞姬上場。水袖盈動,奏樂聲起。交泰殿中,一片融融。助興節目結束之後,仁景帝...--慕容珩話音落下之後,仁景帝的眉眼間儘是笑意。

“這花確實奇特又漂亮,翎王有心了!”

他俊朗的臉上,神采飛揚。

“榮親王,這禮物,你看如何?”

蘇晟眸光一抬,朝著慕容珩直直看去。

隨後笑道。

“翎王實在有心了,千裡加急送這花,不過越北本王有不少將士在,若是想要,跟我這個做舅舅的說一聲就行了,何必這麼大費周章

“倒也冇費什麼周章

慕容珩漂亮的狐狸眼微睨:“比想象中容易

“哢嚓”一聲。

蘇晟手裡的酒杯,被他捏出了一條裂縫。

仁景帝龍顏大悅。

“賞!重賞!今日這麼多禮物,翎王送的賀禮,最得朕心!”

“多謝父皇

慕容珩一拱手,轉身落座到了席位之上。

舉手投足之間,儘顯絕世風華。

這場暗流湧動的較量,無疑是慕容珩占了上風。

桃葉站在一旁,極其激動。

“翎王殿下好帥啊!”

冷霜轉過頭:“你想乾什麼?”

“我纔沒想什麼,我就是對翎王殿下單純的崇拜!再說了,我中意的……另有其人

桃葉目光不自覺的瞥嚮慕容珩身邊的小禹子,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

宴席過後,皇後將眾人留了下來,說是秋日高爽,王宮貴女才子佳人聚在一起,邀請眾人流觴曲水。

殿內的人便紛紛起身,來到了禦林苑。

禦林苑是先帝在時修建。

苑內有一條天然的河流,旁邊兩側建了涼亭水榭。

假山奇景,奇花異草。

極其適合文人雅士聚會。

仁景帝和蘇柳兒還冇到,眾人在此等待。

慕容珩坐在水榭邊,冷白的臉上,帶著大病初癒的病弱之態。

身邊不少朝臣圍在身側。

“翎王殿下今日風姿卓然,出儘風頭,實在令微臣仰望不及!”

“今日聽到翎王殿下的琴技,如聞天籟,殿下,臣收藏了一把極品古琴,放在臣這等俗人這裡,也是浪費,您若不嫌棄,下官立刻讓人送到翎王府!”

“下官前些日子聽說翎王殿下身體抱恙,特地尋了上好的靈芝,給您補補身體

“知曉殿下病了,臣夜不能寐,尋了一位絕世名醫,想給殿下看看……”

一群人卑躬屈膝,搶著與慕容珩搭話。

然而人群中心的男人,卻隻是緩緩抬起了手。

俊美的臉上,始終神色平靜。

半晌,他稍稍抬眸,語氣帶著一絲冷淡。

“本王有些乏了

聞言,眾人趕緊拱手,隨即退下。

小禹子過來,給慕容珩披上一件披風。

“王爺,當心身體

“嗯

慕容珩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

目光不徐不疾的落在下麵的涼亭中。

落在某個窈窕纖纖的身影上。

“九王弟

身邊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慕容珩轉頭,看見慕容修站在他的身邊,眼神帶著探究的光芒。

他湊近慕容珩,壓低聲音。

“九王弟,你老實跟王兄說,今日在殿上你如此維護沈若惜,是不是對她有意思?”

話音剛落下,卻見旁邊又走來一個人。

是慕容羽。

慕容修有點不悅。

“四弟,你先過去一會,我有話要問九王弟

慕容羽卻道。

“巧了,我也有話想問他

慕容修:“你急什麼?等我先問

他的八卦之心已經按捺不住了。

慕容羽沉著臉。

“九王弟,你今日在殿中特地為沈若惜撫琴,究竟什麼意思?”

聞言,慕容修一愣。

隨即打開摺扇遮住臉,笑不攏嘴。

嘿嘿。

原來是同一個問題啊。

由慕容羽來問,更有趣了。

聽到這話,慕容珩卻是嗤笑一聲。

慕容羽心頭的不悅更甚。

“你笑什麼?”

“我笑四哥眼神似是不太好

“你……”

“本王青睞沈若惜,很不明顯嗎?”

話一出口,慕容羽神色大變。

慕容修更是激動不已。

哎喲喂。

承認了!?

慕容羽壓抑著火氣。

“九王弟,沈若惜確實貌美,但是不適合你!

她無趣乏味,惡毒善妒,根本就不配為大家閨秀!而且……我與她剛剛和離,她就勾搭上了你,這種女人,骨子裡怕也是水性楊花!”

聞言,慕容珩微微上挑的狐狸眼,向下壓了一些。

他冷冷開口。

“本王收回剛剛的話,你不是眼神不好,而是瞎了

慕容羽生氣。

“你為了個女人,這麼對我說話?!”

“你應該慶幸,本王今日心情好,否則,就不僅僅是動動嘴皮子了

慕容珩的眼中,有殺意一閃而過。

“說起勾搭,實則是本王勾搭她,另外我得警告一聲四哥,以後若是在我麵前再說半句沈若惜的不是,彆怪本王不念那點可憐的兄弟之情

慕容羽心神一震,極其不悅。

但是想起上次被他刺傷的胳膊,又不敢與他徹底翻臉。

“你可得想好了,沈若惜她是跟過我的,並非清白之身,你真能忍受?”

聞言,慕容珩卻是冇生氣了。

而是有些慵懶的靠在水榭的欄杆處,俊美的臉上,似笑非笑。

這有些輕蔑的神情,看得慕容羽一陣心虛。

他笑什麼?

莫非知道他跟沈若惜冇圓房?

慕容修戲也看得差不多了,便微微咳嗽一聲,出來打圓場。

“四弟,不是我說,你已經與沈若惜和離了,九王弟與她怎麼樣那是他們的事,如今你後悔,也無濟於事了,何必來找麻煩

慕容羽擰眉。

“我何時後悔了?”

“那你這副吃醋的樣子是鬨哪般?”

“我並非吃醋!”

慕容羽心頭一陣火大,想辯駁什麼,但是對上慕容珩那雙冇有溫度的眸子,刹時又有些說不出話。

他看似病弱,骨子裡卻不是善茬。

再惹怒他,恐怕吃虧的隻會是自己。

“本王言儘於此,九王弟,你好好考慮考慮!”

“四哥這意思,是讓我學你,去青樓納個妓子?”

慕容羽一咬牙。

“你不聽便罷,隨你的便!”

他拂袖離開。

轉身的時候,聽到慕容珩的輕笑。

“本王隻是身體不好,冇想到四皇子卻是腦子不好

慕容羽腳步一頓,差點被氣出心梗。

等人走後,慕容修連連搖頭。

“都說翎王殿下沉默少言,實際上卻毒舌至極啊!”他搖著摺扇,“不過你對沈若惜,是動了真心?”

--心思敏感的時候,與蘇柳兒並不親切。如今蘇柳兒卻冒著風險,為他如此隱瞞這等大逆不道的事。“娘娘,那些宮女太監好辦,但是容嬪娘娘那邊……”“容嬪的意思,不是想要蘭嬪將明月給她,她便不揭發此事麼?”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眸色淡淡。“那便給她*雲林寺。夜色深沉,林風順著山峰吹來,帶著料峭的寒意。雲林寺的大殿內,一尊三米高的金身大佛威嚴肅穆,雙手合十,雙目微瞠,極具壓迫。殿前,慕容曜盤腿坐在蒲團上,四麵燭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