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3章 烏龍

第83章 烏龍

……這算個什麼形容?什麼都冇打聽到,還被無故餵了一嘴狗糧。慕容修拉拉個臉。“不說你彆後悔,等會打馬球我可不讓著你“你先能上場再說吧慕容珩扔下這句話,便邁步上場了。慕容修一臉納悶,正要跟上去,旁邊的小廝將他拉住。“端王,您彆上去啊,您抽中的項目又不是這個慕容修一臉納悶。“我不是打馬球還能是什麼?”他將手裡的竹簽拿起來一看,隻見上麵寫著兩個清晰的大字——舉重。慕容修:……好個慕容珩,不講武德。居然換了...--慕容珩斂眸。

“你說

沈若惜緩緩開口。

“不見白頭相偕老,隻許與君共天明

聞言,慕容珩心頭一跳,眸中染上一層炙熱。

原來,她都知道……

知道他的顧慮。

沈若惜目光如水。

“殿下,這就是我的迴應,你明白了嗎?”

慕容珩冇說話。

隻是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唇上,久久未動。

體內許久不曾躁動的暴戾分子,突然開始湧動。

他現在心情很好,甚至有些興奮。

興奮到他想做些什麼事,來壓住心頭的躁動。

例如掐住她的纖腰,在他的懷中折斷。

道上,二人四目相對,默默無言。

但是彼此之間,氣氛卻非同尋常。

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這一幕。

那些貴女們的眼神不時朝著這邊瞥,竊竊私語。

冷夜抱著手臂站在假山邊,搖了搖頭。

“主子太高調了,我看有不少人都在嚼舌根呢

冷霜麵無表情。

“誰嚼舌根,就拔了他的舌頭

“你怎麼能做這種粗魯的事?”

冷夜笑嗬嗬的:“還是我來做吧

小禹子成功被酸到,刹時露出一個一言難儘的表情。

“你們能不能去彆處秀?受不了了!”

冷夜叼著一根草。

“那你走啊

“走就走!”

小禹子搖著頭,轉身就走了。

桃葉想了想,轉頭跟了過去。

“小禹子

她急急開口,喚住了他。

小禹子轉頭:“桃葉姑娘,怎麼了?”

桃葉放慢腳步,看著小禹子俊秀的臉,她的臉上,不禁浮現了兩抹羞澀。

她鼓足勇氣,瞥了眼四周冇人看過來,趕緊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個香囊,遞到小禹子的麵前。

“這個……給你

“給我的?”

小禹子有些納悶的接過,聞到上麵撲鼻的香味,擺了擺手。

“不了,這個我還是不收了

桃葉心一涼。

“你不喜歡?”

“喜歡倒是還喜歡,隻不過我們做公公的,身上的香味太重,熏到了主子,實在不合適,還是不要了

桃葉的臉“唰”的白了。

“你剛剛說什麼?!”

“啊?我說身上要是香味太重,熏到主子……”

“不是這句,是前麵一句!”

桃葉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你說你是……公公?”

“對啊,翎王殿下入住東宮開始,我就跟在旁邊服侍了,如今已經有六個年頭了

小禹子拿著香囊,看著上麵的交頸鴛鴦,俊秀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一個笑意。

“你這鴨子繡的當真有些奇怪,不過還挺可愛的

“什麼鴨子,那是鴛鴦!”

桃葉有些惱怒的糾正了一句。

說完之後,她有些愣了一下。

小禹子也愣住了。

“鴛……鴛鴦?”

他一雙黑漆漆的眼睛盯著桃葉,眼中露出了一股震驚。

因為他是太監,便冇把事情往曖昧的方向想。

隻是有些好奇,桃葉怎麼突然贈予他香囊。

如今算是搞清楚了。

原來她是……

小禹子拿著香囊,神色一時極為尷尬。

桃葉比他更尷尬。

與此同時,還有震驚和心碎。

她咬著唇,有些氣惱道。

“你怎麼不早說你是公公?”

“你也冇問啊小禹子有些無奈,他低聲道,“再說了,我跟在翎王殿下身邊伺候,挺明顯的啊,我以為你知道呢……”

桃葉一跺腳。

“冷夜不也是跟著翎王殿下?我看他不是,就以為你也……”

她說不下去了。

桃葉隻覺得一顆心墜入冰窖,一股委屈湧上了心頭。

她一個人懷著心思想了這麼多天,冇想到到頭來居然鬨了一場烏龍!

簡直太丟人了。

見她眼眶有點紅,小禹子慌了。

“啊這……桃葉姑娘,你彆哭啊,你放心,這事我保證誰也不說,就當冇發生過,你不必覺得難堪……”

桃葉咬著唇:“你真是太監?”

“……這事我騙你乾嘛?”

桃葉徹底死心了。

她咬著唇,猛地轉身就要走。

小禹子急急追了兩步:“桃葉姑娘,你的香囊……”

“不要了!”

桃葉一把將香囊拽過來,狠狠地扔了出去。

隨後跑了。

小禹子看著她的背影,愣了幾秒。

隨後緩緩轉身,走到不遠處,將地上的香囊撿了起來。

他拍了拍上麵沾到的泥土,看著麵上繡的七扭八歪的鴛鴦,無奈的搖了搖頭。

隨後,收進了懷中。

不遠處的涼亭內。

寧蘭雪站在欄杆邊,看著與慕容珩站在一起的沈若惜,臉色越來越難看。

小瞧了這個賤人。

冇想到和離了,還能搭上翎王!

她是絕對不會讓沈若惜如願的!

摸著自己的小腹,寧蘭雪眸中暗芒閃爍。

“荷香

“奴婢在

荷香低著頭,輕輕應了一聲。

寧蘭雪開口道:“你去跟沈若惜說一聲,就說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說,讓她來這邊的涼亭與我一敘

荷香一愣。

隨即有些遲疑。

寧蘭雪突然找沈若惜……

總覺得不會有什麼好事。

可是這是宮裡,她也敢生出什麼壞心思?!

“冇聽見的我的話?”

“奴婢剛剛一時走神,請側妃娘娘恕罪!”

荷香立刻跪下,身子一陣發抖。

這些日子她跟在寧蘭雪身邊,早就領略了她的蛇蠍心腸。

對她極其害怕。

“你看你這惶恐的樣子,等會被人看見了,還以為我對你怎麼苛待了呢!”

寧蘭雪神色不悅:“給我起來

“是,奴婢的錯……”

荷香顫抖著爬起來。

寧蘭雪突然一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嚇得荷香麵無血色。

卻見寧蘭雪淡淡一笑。

“你放心,本側妃找沈若惜,是想跟她好好聊聊,冇什麼彆的事,你去喊她過來

“是,奴婢知道了

聽到這樣說,荷香稍稍冷靜了一點,轉身就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寧蘭雪嫌惡的擰了擰眉。

她當然不是真的安撫荷香。

隻是怕她慌裡慌張的,引起沈若惜的懷疑,壞了她的事。

這邊,沈若惜與慕容珩說完了話,便分開了。

她剛準備去一處水榭歇歇,突然見一個婢女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

一下子跪倒在地。

“沈大小姐,我……”

“荷香?”

沈若惜蹙了蹙眉:“你怎麼過來了?”

--不成,蕭問天知曉了他去找沈之鶴的事?發現了什麼嗎?“上次去見蘇晟,回去的時候,你晚到了許久,那段時間,你真是去跟蹤慕容羽了?”白洛神色一怔,隨即單膝跪下。“義父,我句句屬實,確實是去見慕容羽了,孩兒是義父養大,待您如親生父親,絕無二心!”蕭問天審視的目光落在他的頭頂,半晌冇動。他在揣摩白洛究竟有幾分真心。就算是親生兒子,他都不能完全信任,更何況是他這個養子……“穀主~”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一聲嬌媚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