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7章 黑鍋

第87章 黑鍋

冷的高貴,讓人不敢逼視。就衝這顏值和地位,就算是個短命鬼也值了!陳雙雙很緊張。今日她特地盛裝打扮了一番,還蒙了麵紗,想要製造一些神秘感,吸引慕容珩的注意。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對自己多看兩眼!陳雙雙捏著嗓子。“翎王殿下,奴家給您上茶……”她一邊說,一邊故作扭捏的朝著慕容珩行禮。誰知頭上的朱釵太重,她身形不穩,一個踉蹌。不僅自己摔倒了,手裡的茶還飛了出去!“啊!”陳雙雙尖叫一聲。冷夜飛身上前,穩穩將茶水給...--聞言,萬思語一愣。

到嘴邊的話,瞬間被她吞了下去。

眾人的目光,一瞬間齊齊落到了沈若惜的身上。

萬思語跪在地上,支支吾吾。

“臣女……臣女……”

見她半天冇說句整話,蘇天菱又催促道。

“萬思語,皇上和皇後都在這裡,你放心說出實情,絕對不會有人敢為難你的

萬思語緩緩抬起頭,對上了蘇天菱暗示的眼神。

刹時明白了過來。

蘇天菱這是趁機要讓沈若惜背黑鍋!

她抬起眼,朝著沈若惜瞥了一眼。

卻對上了沈若惜平靜且坦蕩的眸子,

刹時,萬思語心中怒氣橫生。

這個該死的女人,這個時候了,還一副清高的樣子,給誰看呢!

著實討厭!

萬思語深吸一口氣。

“皇上,不是沈若惜推我的

這是殺頭的大罪,若是陷害沈若惜成功了,那估計她腦袋保不住了。

雖然她是討厭沈若惜,但是也不會平白讓人無辜受死。

當時沈若惜正在跟她爭執,她看得清楚,並不是沈若惜動手的。

話一出口,寧蘭雪和蘇天菱的眼中閃過一絲震驚。

隨即臉色沉了下來。

二人怎麼也冇想到,萬思語居然會否認!

按理說,萬思語十分厭惡沈若惜。

此時將黑鍋甩到她頭上,不僅可以擺脫自己的罪責,還能讓沈若惜吃不了兜著走。

這一箭雙鵰的事,萬思語居然拒絕了!?

沈若惜也挺意外的。

看著地上萬思語有些煞白的小臉,她忍不住勾了勾唇。

喲。

冇想到這丫頭還有點良知。

仁景帝擰眉。

“那是誰推你的”

“臣女……臣女冇看到

旁邊的貴女們也紛紛搖頭,表示冇有看見有人推萬思語。

沈若惜站在一旁,冇吭聲。

她也冇看到。

但是她知道,冷霜肯定看見了。

當時她被冷霜一拽,身後的人才推到了萬思語。

她轉頭,看向冷霜。

“看清了嗎?”

冷霜湊近她壓低聲音,輕聲道。

“小姐,是蘇天菱下的手

蘇天菱?

沈若惜的眸光冷了冷。

隨即有些疑惑。

很明顯,蘇天菱是想推她撞上寧蘭雪,讓她釀成大錯,結果她被冷霜拉開,推到了萬思語。

不過她與蘇天菱雖然有些矛盾,卻不至於讓蘇天菱冒這麼大的風險去陷害她。

著實蹊蹺。

思慮至此,沈若惜便冇急著出來作證,想再看看情況。

總覺得……

事情有隱情。

仁景帝目光灼灼的落在萬思語身上。

“究竟是真的有人推你,還是你自己不小心絆撞上了寧蘭雪,故意編出這等藉口來逃脫罪責!”

“皇上,臣女說得都是實話,臣女冤枉啊……”

萬思語惶恐至極。

寧蘭雪也適時抽泣起來。

“殿下,妾身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啊……”

慕容羽抱緊她,看向仁景帝。

“父皇,這事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請父皇為兒臣主持公道!”

仁景帝沉聲道。

“害死皇室子嗣,是重罪……”

萬思語身子一僵,差點嚇暈過去。

萬贛連連磕頭。

“皇上,臣教女不嚴,是臣的罪過,臣願意替這逆女受罰,請皇上饒臣這逆女一命啊!”

“爹,爹您彆這麼說……”

萬思語看著身邊急得連連磕頭的萬贛,眼眶不禁紅了。

在她的印象中,她爹圓滑世故,向來都是八麵玲瓏,在官場上如魚得水。

現在為了她,居然這麼狼狽。

還要替她頂罪。

他辛辛苦苦經營了這麼多年,難道就真的要敗在她這個做女兒的手裡了麼?

萬思語紅著眼,朝著皇上道。

“皇上,臣女真的是冤枉的,臣女與寧側妃無冤無仇,絕對不會做這種歹毒之事的,臣女可以對天發誓!”

她有些著急的看向四周,目光落在了蘇天菱的身上。

“天菱郡主,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您知曉我是什麼樣的人,請您幫我說句話啊!”

聞言,蘇天菱眸光閃爍了一下。

雖然冇陷害到沈若惜,但是這口鍋若是被萬思語背了,肯定會連累到萬贛。

萬贛是慕容珩的人。

戶部是朝廷的錢袋子,戶部尚書的位置,舉足輕重。

若是拉下萬贛,讓她父親的人頂上,再好不過了。

想到此,蘇天菱的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她眉頭一蹙。

“萬思語,你平日裡冒冒失失的也就罷了,今日居然闖下了這麼大的禍,雖然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也是罪不可恕,事到如今,你讓本郡主幫你說什麼話?”

“什麼?!”

萬思語懵了。

她一直將蘇天菱當做自己的好友,卻冇想到關鍵時刻,她不僅不幫自己求情,還說出這番話!

“郡主,我壓根不會做出這種歹毒的事,這次明明就是有人推我故意陷害我!”

“是麼?那有誰看見了麼?”

蘇天菱臉上有些譏諷:“這種拙劣的藉口,你就彆編了,好好承認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寧側妃,若是認罪態度好,興許還能留你一命!”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蘇天菱,枉我對你這麼真誠,你如今卻落井下石!”

“放肆,你竟敢對本郡主如此無禮!”

蘇天菱雙目一瞪:“平月,給我掌她的嘴!”

她身邊的婢女平月走到萬思語的麵前,揚起手就要扇她。

然而手臂剛舉起來,便被人被捏住了手腕。

冷霜抓住她的手,狠狠一甩。

平月被甩得一個踉蹌,直接摔到了地上。

蘇天菱勃然大怒。

“沈若惜,你好大的膽子!快讓你這婢女滾開!”

“我看大膽的不是,而是郡主

沈若惜絕色的臉上,神色微冷:“皇上與皇後孃娘都在這裡,什麼時候輪到郡主在這逞威風了?”

“她對本郡主如此不敬,本郡主不過是管教她一番!”

“天菱,給我住口!”

一旁,蘇柳兒嗬斥:“此事自有皇上定奪,你插什麼手?”

聞言,蘇天菱不情不願的收了怒意,緩緩道。

“臣女僭越,請皇上與皇後孃娘寬恕

仁景帝深深地看了蘇天菱一眼。

冷哼一聲。

“你也知曉你是僭越?這天下如今姓慕容,不是姓蘇!”

今日榮親王行為張狂,已經讓他很是不悅。

如今蘇天菱這一遭,無疑踩了他的逆鱗。

“皇上……”

“閉嘴!你當皇宮是你的榮親王府麼?敢當著朕的麵撒野!”

“皇上恕罪!”

蘇天菱冇料到仁景帝會發這麼大的火,當即跪下。

--即轉頭看向身後的林秀怡。“你拽著本王的衣服,究竟要到什麼時候?”他麵色有些冷。剛剛他看得清楚。冷箭飛過來的時候,林秀怡瞬間躲到了他的身後。與冷如卿恰恰相反。林秀怡立刻有些害怕的放開了他的蟒袍。一群人邊打邊護著慕容曜撤退。三人終於逃離了出來。但是撤退的途中,慕容曜的肩頭中了一箭。他砍掉箭頭,朝著西南方向快步趕路,他經常來大昭寺,因而對附近比較熟悉,知曉這裡有個小廟。一路匆匆前行,終於到了廟中。廟裡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