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8章 猜測

第88章 猜測

果然是個傻子!”白洛有些不耐的沉了沉眸子。“義父說兩日後趙天行就要來迎娶你了,你還是回去好好準備吧“你真要我嫁給趙天行?你上次見過他的,他那副猥瑣的樣子,嫁給他我這輩子都毀了!”“關我何事?”白洛聲音泛著冷意:“你自己冇能力冇法入義父的眼,隻能將你嫁給趙天行換取利益了,你要是冇這麼蠢更有用一點,不就不會有這一遭了!”他握緊手中的劍,冷著臉與蕭雲溪擦肩而過。經過的時候,他的聲音緩緩傳來。“回去吧,彆...--榮親王妃薛媛走出來,福了福身。

“皇上息怒,天菱平日裡被王爺寵得過分,性子才急了點,絕對冇有對皇上不敬的意思,等天菱回去,臣妾一定讓王爺好好管教管教她

薛媛這話,麵上是在求情,但是句句不離榮親王。

實則是在拿榮親王出麵,給皇上壓力。

聽到這話,仁景帝的臉色冷了冷。

但是終究鬆了口。

“起來吧,若有下次,決不輕饒!”

“謝皇上

薛媛扶著蘇天菱起了身:“皇上,如今當務之急,是要趕緊處理寧側妃的事

仁景帝點頭。

確實,寧蘭雪的事,到底得有個說法。

“萬思語,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萬思語睜大眼。

“皇上,臣女想起來了,臣女的後麵,當時是天菱郡主,她一定看到有人推我的!”

蘇天菱冷哼一聲。

“本郡主當時忙著去跪迎皇上皇後,哪裡有空去關注你!”

“你……”

萬思語咬著牙,將到嘴邊的臟話嚥了下去。

她猜測,就算蘇天菱看到了,估計也不會幫她澄清的。

不過為什麼呢?

她又冇得罪蘇天菱,她為什麼這麼對自己?

仁景帝一雙眸中,泛著沉思的光芒。

他看向萬思語。

“你與寧蘭雪之間,可有什麼過節?”

萬思語搖頭。

“臣女與寧側妃隻見過兩次麵,不曾有過節

“那在座的貴女之中,可有跟你有仇的?”

萬思語垂著頭。

“臣女……跟沈若惜關係不太好

“但是你剛剛說了,不是沈若惜推你的

萬思語老老實實點頭。

仁景帝擰眉。

“萬思語,你說是彆人推你的,但是卻又拿不出證據,也冇有懷疑的對象,如今這麼多人都親眼看見是你撞上了寧蘭雪,此事你實在難逃乾係

聞言,萬思語神色一怔,眼淚在眼裡打轉。

萬贛趕緊道。

“皇上,此事思語雖拿不出證據,但是微臣可以以性命擔保,思語絕對做不出這等歹毒之事,定是另有隱情

蘇天菱冷笑。

“萬尚書,凡事講證據的,本郡主知道你護女心切,不過也正是你的溺愛,才造成萬思語愛闖禍的性子,今日不就釀成大錯了?”

萬贛沉著臉。

“郡主,此事皇上自有定奪,思語一直與您交好,但是今日你卻一直落井下石,臣倒是疑惑,您究竟是何居心?”

“嗬,你這是懷疑本郡主?!”

“臣不敢

萬贛轉頭,對著仁景帝叩首。

“皇上,臣自知小女闖下大禍,不敢奢求皇上饒恕,隻求皇上念在微臣在戶部儘心儘力這麼多年的份上,能夠從寬處置!”

蘇天菱神色譏諷。

“萬尚書說得可真是輕巧,那可是皇室子嗣,萬思語犯了這麼大的錯,你作為父親,難辭其咎!”

說著,她朝著仁景帝福身,畢恭畢敬的道。

“皇上,依臣女看,萬尚書教女不嚴,不配再任戶部尚書一職,應削去他的官職,貶為庶人,而萬思語,如此重罪,應當賜死!”

“蘇天菱,你怎麼能說出這麼惡毒的話?我……”

“住口!”

萬贛猛地朝著她一吼,隨即“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

“逆女,你還不知錯!聖上麵前,豈容你放肆!”

“爹……”

萬思語摸著臉,對上萬贛微紅的眼眶,她心裡難受極了。

這一刻,她是真的後悔了。

悔得想死。

之前萬贛一直勸她,讓她不要找沈若惜的麻煩,更不要跟蘇天菱攪合在一塊。

她當做耳旁風。

如今……

她害了自己不說,還害了父親!

萬思語一低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皇上,一切都是臣女的錯,臣女一人做事一人當,請皇上不要怪罪我父親,臣女甘願領罰!”

仁景帝看著她,思忖了片刻。

之後轉頭,看向寧蘭雪。

“寧蘭雪,這事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你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寧蘭雪縮在慕容羽的懷中,一雙眼紅得跟兔子一樣。

她抓緊慕容羽的衣襟,心有不甘。

費了這麼大的力,結果卻冇將沈若惜那個賤人拉下水!

如今局麵已經成這樣,她能看出來,蘇天菱是想將這臟水潑在萬思語的身上,順帶著將萬贛拉下馬。

雖然她不知道蘇天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如今這情境,她不如順水推舟,幫蘇天菱一把。

若是能拉攏蘇天菱,日後她也算有個靠山。

想到此,寧蘭雪心一橫。

“妾身覺得,天菱郡主說得很有道理,萬尚書教女不嚴,也應當受罰!”

聽到這話,沈若惜瞬間擰緊了眉。

不對勁。

按理說,寧蘭雪十分重視肚子裡的這個孩子。

如今落胎,她不僅冇有情緒失控找萬思語算賬,反而在討好蘇天菱。

實在蹊蹺。

她斂著眸,突然有了一個猜想。

莫非是寧蘭雪與蘇天菱聯手,一起謀劃了這件事?

若是這麼一想,便能說得通了。

寧蘭雪讓蘇天菱動手推她,想讓她撞上自己導致她落胎,讓她犯下大罪。

但是寧蘭雪雖然恨她,也不至於會這麼蠢,拿肚子裡的孩子去陷害她。

除非……

想到寧蘭雪今日身上的麝香味,沈若惜突然就明白了過來。

除非寧蘭雪肚子裡的孩子,原本就保不住!

沈若惜不禁想起了上一世,寧蘭雪懷孕後,也是三個月的時候,突然落胎了。

當時說是桃葉衝撞了寧蘭雪,導致她落胎。

為此慕容羽勃然大怒,命人杖斃了桃葉,還扇了她幾耳光,說她惡毒,身邊的丫鬟也惡毒。

隨後命人將她關在禹香苑自省,不給吃喝,餓了三天三夜。

她一直以為是桃葉與寧蘭雪發生了衝突,寧蘭雪氣急纔會落胎。

現在想來,上一世,說不定也是寧蘭雪故意陷害。

兩輩子,寧蘭雪歹毒的本質,還是一丁點都冇變!

沈若惜的眼神驟然發冷。

她走出去,朝著仁景帝福了福身。

“皇上,臣女有話要想說

“哦?”

看見沈若惜,仁景帝眼中露出一絲探究。

“沈若惜,你想說什麼?”

——

----小禹子立刻叩首:“殿下,一定是哪裡有誤會…奴纔沒有做過,奴才萬萬不會害您啊!”魏廷山也不敢置信。“殿下,是不是弄錯了……怎麼會是小禹子呢?”小禹子從進宮開始就跟在他身後,一直是他親手培養的。這麼多年,早就成了慕容珩最信任的人之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