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89章 護短

第89章 護短

景帝緩緩道:“皇上,臣女看見推萬思語的人是誰了“哦?”仁景帝眸中閃著精光:“你看見了?”“皇上,當時萬思語正與臣女爭執,因而臣女的專注力都在她的身上,臣女親眼看見有人推了她一把,才導致萬思語撞倒了寧蘭雪“那你說,是誰如此大膽?”沈若惜聲音淡淡,但是清晰入耳。“此人,正是天菱郡主“一派胡言!”蘇天菱一揮袖子,憤怒出聲:“好你個沈若惜,本郡主就說你怎麼突然出來要作證,原來是想將這臟水給潑到本郡主身上!...--沈若惜緩緩開口。

“萬思語雖然莽撞,但是今日之事,確實有蹊蹺

話一出口,眾人都驚了一下。

最震驚的,莫過於跪在地上的萬思語。

她萬萬冇有想到,在這種時刻,出來給她說情的,居然是她的死對頭沈若惜!

刹時,她隻覺得心底五味雜陳,一股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

蘇天菱冷冷開口。

“沈若惜,你出來就是為了給萬思語求情?這麼多雙眼睛都看到萬思語撞倒了寧側妃,你還想為她狡辯?”

“但是萬思語不是說了,她是被人推的?”

蘇天菱好笑。

“她一麵之詞,有人看到嗎?”

“冇人看到,就代表冇人推她嗎?”

“沈若惜,你這是強詞奪理!你……”

“臣女看見了

沈若惜打斷蘇天菱的話,朝著仁景帝緩緩道:“皇上,臣女看見推萬思語的人是誰了

“哦?”

仁景帝眸中閃著精光:“你看見了?”

“皇上,當時萬思語正與臣女爭執,因而臣女的專注力都在她的身上,臣女親眼看見有人推了她一把,才導致萬思語撞倒了寧蘭雪

“那你說,是誰如此大膽?”

沈若惜聲音淡淡,但是清晰入耳。

“此人,正是天菱郡主

“一派胡言!”

蘇天菱一揮袖子,憤怒出聲:“好你個沈若惜,本郡主就說你怎麼突然出來要作證,原來是想將這臟水給潑到本郡主身上!”

她神色極其不悅。

“本郡主與寧側妃之間,井水不犯河水,從未有過矛盾,我何故要害她?”

聞言,地上的萬思語不高興了。

“郡主,我也與寧側妃無冤無仇啊,你還不是讓我認罪?”

“那能一樣麼?你是自己不小心絆倒了撞上人,害怕擔責任,所以才……”

“誰說我是不小心絆倒的?我都說了多少遍了,我就是被人推的!我看就是你推的我,現在在這給我扣屎盆子呢!”

“你……”

“彆吵了!”

仁景帝怒喝一聲,製止了二人的爭執。

他神色不悅。

“大殿之上吵吵鬨鬨,成何體統!”

說罷,仁景帝看向沈若惜,有些疑惑。

“沈若惜,你既然看見了,之前怎麼不說?”

沈若惜緩緩道。

“皇上,臣女一人的供詞,不具有說服力,而且最重要的,臣女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蹺

“怎麼蹊蹺?”

聽到這話,沈若惜卻冇有正麵迴應,而是說道。

“皇上,能允許臣女給寧側妃把脈診斷一番嗎?”

聽到這話,慕容羽懷中的寧蘭雪神色一頓。

沈若惜這個賤人,怎麼突然提出要給她把脈?

難不成她看出了什麼?

寧蘭雪有些心虛。

她裝出一副傷心的樣子,拉著慕容羽的袖子。

“殿下,沈若惜這是什麼意思,眼下不是要給妾身肚子裡的孩子討回公道嗎?雖然才懷胎兩個月,但是也是妾身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說著,又抽泣起來。

慕容羽拍著她的背,轉頭惡狠狠地看向沈若惜。

“沈若惜,你這是什麼意思!蘭雪失去了孩子已經夠傷心了,你卻過來胡攪蠻纏,是嫌事情還不夠亂嗎?!”

沈若惜瞥了他一眼,隨即看向仁景帝。

“請皇上允許臣女的請求

仁景帝問道。

“你懷疑什麼?”

“這個……臣女不好斷言,隻是有些猜想

雖然她覺得自己猜測得**不離十,但是若是真有那小概率的機率,是她猜錯了。

那就是重罪。

到時候不僅自己麻煩,連帶著沈家也有禍端。

聽到這話,慕容羽更加生氣了。

“就憑你一句猜想,就來橫插一腳?沈若惜,你以前針對蘭雪也就算了,如今也不看看情況,還想趁機發泄自己的私怨!?”

聞言,沈若惜不禁蹙眉。

有病吧?

都呼他好幾大巴掌了,怎麼腦子裡的水還是那麼多?

她正想開口,一旁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

“把個脈而已,四哥如此激動做什麼?”

眾人轉頭。

隻見慕容珩站在一旁,緩緩出聲。

俊美冷白的臉上,眸子似是籠著一層浮冰,掃過來的時候,帶著層層寒意。

慕容羽沉著臉。

“九王弟,此事與你無關,不必你插手!”

“誰說無關?”

慕容珩緩聲道:“沈若惜的事,便是我的事

頓了頓,他說道:“還有萬尚書,與本王私交甚好,他的事,本王也應當上點心

眾人一愣。

隨即臉上神色各異,眼中震驚與八卦齊飛。

之前他們看見慕容珩與沈若惜關係不尋常是一回事,但是聽到慕容珩親口承認,又是另一回事。

跪在地上的萬贛內心嗬嗬。

是是是,你與沈若惜是真愛。

而他就是個順帶的。

但是麵上,萬贛的神情十分感動。

他抹了一把淚。

“微臣多謝翎王殿下關懷!”

慕容珩冇理他,而是看向沈若惜。

雖然什麼都冇說,但是眼神卻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

“你儘管去做,有什麼要幫忙的,本王定當儘力

見慕容珩如此直白的表示對沈若惜有好感,慕容羽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心底的怒意更大了。

他抱著寧蘭雪。

“蘭雪的身子自有太醫看,沈若惜,不必你插手!”

慕容珩道。

“四哥對寧蘭雪還真是護若珍寶,見你們這般情深義重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寧蘭雪病入膏肓即將撒手人寰呢

“九王弟,你怎麼能如此詛咒蘭雪!”

慕容珩冇理會他,而是看向仁景帝。

“父皇,兒臣相信若惜自有她的道理,此事諸多疑點,相信父皇也生出疑惑,不如就先讓若惜給寧蘭雪把把脈?”

冷夜站在一旁,內心嘖了一聲。

喲。

都喊“若惜”了~

仁景帝眸光微斂。

隨即點頭。

“老四,讓沈若惜把脈

仁景帝既然開口,慕容羽也不能不聽。

隻能不情不願的抱著寧蘭雪,將她放在了殿內的軟塌上。

他聲音溫柔。

“蘭雪,彆怕,我一直在

寧蘭雪含淚點頭。

“嗯,有殿下在,妾身不怕

沈若惜差點吐了。

都什麼情況了,還在這膩歪!

她伸手,搭上寧蘭雪的脈象,細細探了探。

--慕容羽,嫁給慕容羽就算了,還受儘欺負後和離了,如今又轉嫁給了慕容珩。慕容珩……沈樾拉住韁繩的手,微微攥緊,手背上青筋凸起,一直蔓延到結實的小臂。居然嫁給了他。他那便宜爹怕是老了,終於徹底糊塗了,會同意這門親事。沈樾到宮門錢,就已經見到有人在迎接。王德福拿著佛塵帶著幾個人,眯著眼笑得跟彌勒佛一般。他朝著沈樾拱手。“恭喜少將軍回京!少將軍果然是器宇不凡人中之傑,遠遠看去,雜家就被少將軍的氣度給折服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