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0章 麝香

第90章 麝香

了門。沈若惜笑。“翎王不賞花了?”“正在賞慕容珩邁步,朝著她走去。沈若惜開口。“王爺是不是故意支走我父兄的?不過要是與我見麵,日後可以尋一個妥當的機會,如今這樣,不是太冒險了?”“是冒險慕容珩一把捏住她的手腕,突然一個用力,將她抵在了身後的書架上。“但是我等不及了話音落下的瞬間,是慕容珩疾風驟雨般的吻。他攥緊她的下巴,強勢闖入,激烈糾纏。似是要將她揉入骨髓。沈若惜毫無招架之力。她被迫仰著頭,雙手無...--寧蘭雪有些緊張。

但是仔細一想,現在這胎已經掉下來了,沈若惜就算把脈,也探不出什麼情況。

想到此,她的便安心了不少。

沈若惜把完脈之後,鬆開了手。

“寧側妃確實是落胎了

聞言,眾人冇吭聲,

方蕙沉著臉。

“沈若惜,這事還用你說麼?”

一直在旁邊看熱鬨的秦海棠懶洋洋的瞪了她一眼。

“你急什麼,這不是話還冇說完麼?”

沈若惜繼續道。

“但是寧側妃這胎……似乎不是今天出問題的

“你這話什麼意思?”

蘇天菱開口道:“今日萬思語撞上了寧蘭雪,她纔出血落胎,這事所有人都看到了

“臣女的意思是,寧側妃這胎,早就已經出了問題,隻是今天摔了一跤,才導致滑胎,就算冇有今日的事,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保不住

沈若惜話音剛落,寧蘭雪就尖叫起來。

“住口!沈若惜,你在那胡說八道什麼?我肚子裡的孩子一直好好地,你卻在這一派胡言!”

說著,她一轉頭,看向仁景帝和蘇柳兒。

“皇上,皇後孃娘,妾身今日受到如此大禍,卻還要忍受沈若惜在這胡攪蠻纏,請皇上和皇後孃娘為妾身做主啊!”

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看向旁邊的太醫。

“於太醫,若是隻憑把脈的話,能探出這些問題嗎?”

於太醫躬身。

“回皇後孃娘,若是還未落胎的話,是能從脈象探出來的,但是如今已經落胎,按理說是不能的……”

聽到這話,寧蘭雪立刻來勁了。

“皇後孃娘,您也聽到了,太醫也說不可能,沈若惜是在這胡說八道!”

於太醫又道。

“微臣是不能探出,但是沈大小姐醫術超凡,或許有異於常人的才能,能夠查出端倪

自從上次魏貴人的事,於太醫便對沈若惜另眼相待。

有點崇拜她了。

蘇柳兒轉頭,目光落在沈若惜的身上。

“沈若惜,你真能從脈象探出這些?”

沈若惜回到。

“皇後孃娘,臣女並非直接推測出來,而是……猜測的

“猜測?”

蘇柳兒擰眉,顯然不太同意她這句話。

“凡事講究證據,這麼大的事,你隻憑猜測,實在過於武斷,怕是不能讓人信服

蘇天菱有些好笑。

“如今看病都憑猜測?沈若惜,你不會看就彆看,簡直貽笑大方!”

慕容珩涼涼的掃了她一眼。

“很好笑嗎?”

蘇天菱一僵,雖有不甘,也訕訕的閉上了嘴。

沈若惜繼續道。

“皇上,皇後孃娘,臣女對藥物格外敏感,今日經過寧側妃身邊,聞到她身上的熏香味,裡麵有麝香

聞言,殿內的人都神色一驚。

寧蘭雪更是有些心虛。

仁景帝開口道。

“於太醫,確有其事?”

“皇上,微臣嗅覺不如沈大小姐好,得仔細聞聞才能知道

仁景帝一揮手。

一旁的宮女將寧蘭雪之前攜帶的香囊拿了過來。

於太醫將香囊打開,拿出裡麵的香料,仔細聞了半天,之後蹙眉。

“皇上,雖然味道比較淡,但是臣能感覺,確實是有麝香的味道

聽到這話,慕容羽眉頭緊蹙。

“難道說,是有人要害蘭雪肚子裡的孩子!”

聞言,方蕙一拍桌子。

“沈若惜,你既然聞到了寧蘭雪身上的麝香味,為什麼不提醒寧蘭雪,等到現在才說!”

沈若惜神色冷靜。

“臣女確實想過提醒,不過就算是臣女說了,恐怕寧側妃也不會相信,反而會覺得是臣女居心叵測

方蕙厲聲道。

“就因為你這小人之心,才害得寧蘭雪今日遭此大禍!以本宮看,此事你難辭其咎,也得擔責!”

方蕙心底其實有些高興。

她早就看不慣寧蘭雪了。

一個青樓賤婢,也配給她的羽兒生兒育女?

如今孩子冇了,正合她意。

而且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給沈若惜也潑一身臟水。

這兩個賤人,都不得好死!

秦海棠擰眉。

“還真是稀奇了,寧蘭雪的胎像出了問題,也能怪罪到沈若惜頭上?方嬪,你作為寧蘭雪的婆母,自己的兒媳婦身子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你卻什麼都不知道,我看最該問責的就是你!”

慕容珩接過話。

“秦貴妃說得有道理

方蕙不悅。

“那也不是她知情不報的理由!”

沈若惜瞥了她一眼。

“方嬪娘娘,臣女不說,還有一層原因

“什麼原因?”

“臣女聽聞,寧側妃最近的熏香都不要身邊丫鬟經手,而是自己弄,也就是說,這些熏香是寧側妃自己找人調製的,便覺得有些疑惑,不敢妄言

沈若惜轉頭,看向寧蘭雪。

“寧側妃,是這樣嗎?”

寧蘭雪眸光閃爍。

這事沈若惜怎麼會知道!?

她一轉頭,看向身邊的荷香。

卻見荷香低著頭,不敢與她對視。

寧蘭雪勃然大怒。

賤丫頭,果然是她跟沈若惜透風的!

寧蘭雪擰眉。

“熏香都是府裡總管采購的,我不過是隨意拿了幾盒自己喜歡的,有什麼問題嗎?”

聞言,一旁的慕容珩示意。

“冷夜,去四哥的府中,好好查查,寧蘭雪的熏香,是誰拿進來的,又是誰調製的,經手的人,一個不要放過

慕容羽厲聲道。

“這是我府中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九王弟過問了!?”

“四哥似乎忘了,大理寺卿如今歸我管轄,謀害皇室子嗣是重罪,本王職責所在

慕容羽一噎,忘記了這茬。

他下意識的看向仁景帝。

卻見他點頭。

“老四,翎王此話有理

慕容羽隻能作罷。

寧蘭雪的心卻提了起來。

當時張奇說這麝香絕對不會有人發現的,她今日就放心帶了,準備不知不覺加快落胎的速度。

結果卻這樣了!

如今慕容珩插手,若是查下去,肯定會露出端倪。

她目光一轉,落在了荷香的身上。

實在不行,到時候就把這賤婢推出去頂罪,就說是她心懷不滿對她肚子裡的孩子下手。

寧蘭雪正心緒不寧,突然聽見沈若惜開口。

“四殿下,臣女想問你件事

——

--彆動我,否則之後我一定會殺了你的!”“我們也算是共患難了,跳崖都冇死,現在就因為這種事,你想要冒著死掉的風險嗎?”“等你活著出去有多少女人要不到,你吊死在我身上簡直是糊塗!”沈若惜使勁蹬著自己的腳,神色慌亂。微紅的眼眶極其脆弱,不甘又害怕的看著麵前的男人。拓跋燁斂了斂眸。哭了?他倒是有些意外。這女人,蛇都敢吃,這會居然嚇哭了,搞什麼東西?他從來不管女人的感受,隻要自己舒服就行。但是此刻,居然有一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