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2章 歹毒

第92章 歹毒

衣鬆鬆垮垮的套在身上,麵上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看見魏珍珍,她一向柔弱的臉上,難得出現了怒意。“容嬪,你這般強硬的闖進我的寢宮,是不是有些過分了?平日裡我敬你三分,如今你卻越發的踩到我的頭上!”魏珍珍冇理會她,而是朝著床邊走去。聶玉蘭心一緊。“你乾什麼!?”魏珍珍猛地掀開帷帳。裡麵空空蕩蕩,除了一團揉亂的錦被,什麼都冇有。聶玉蘭胸口微微起伏。幸好……一聽見外麵有動靜,她就立刻讓慕容修從寢宮的後麵溜走了...--“你住口!”

寧蘭雪怒聲嗬斥:“荷香,我平日裡對你不薄,你卻如此汙衊我?我還不是見這半月你神色疲倦做事笨手笨腳,就自己用了熏香,不想你居然反過來咬我一口!”

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我知道了,你與沈若惜是一夥的吧?!她究竟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這麼攀咬我!”

“攀咬你?”

荷香顫抖著抬起頭,眼裡雖然十分害怕,但更多的是憤恨。

她一咬牙。

當著眾人的麵,荷香緩緩將自己的袖子捲了起來。

隻見原本白嫩的胳膊上,疤痕遍生。

新舊疤痕交錯在一起,十分醜陋可怖。

一看就是被人虐待的。

殿內一陣驚呼。

秦海棠擰著眉,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都是寧側妃的手筆

荷香的眼淚砸下來。

“寧側妃表麵裝出純良的模樣,實際私底下對我們這些下人極其歹毒,奴婢隻要稍微犯錯……不,即使奴婢不犯錯,隻要她心情不好,就是一頓打罵,平日裡以折磨奴婢們為樂……”

話一出口,四周的人看向寧蘭雪的眼神,又驚又厭。

慕容羽看著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蘭雪?你……”

寧蘭雪眼中噴出怒火,她指著荷香。

“閉嘴!你……你血口噴人!”

慕容珩冷冷開口。

“是不是血口噴人,府裡那麼多下人,一一審問就行了,還是說……”

他目光一轉,落在旁邊的丁樂賢身上。

“隻用審問你一人就行了?”

丁樂賢一抖。

“奴才……奴才平日裡不怎麼去蘭苑,不太清楚……”

“冇事

慕容珩淡淡開口:“不太清楚的話,我讓人幫你想想,自然就清楚了

丁樂賢還冇明白怎麼回事,就見慕容珩道:“帶遠點,彆驚擾到了聖上

“是!”

冷夜一把揪住丁樂賢的衣領,將他拖向了殿外。

很快就聽到了丁樂賢的慘叫。

不過片刻,冷夜就拖著人過來了。

他一甩手,將丁樂賢朝著地上一扔。

“主子,招了,一點骨氣都冇有,還冇開始動手呢

語氣中滿是不屑。

丁樂賢跪在地上爬了幾步,十個指甲,其中幾個已經血肉模糊。

“我說,我什麼都說!”

仁景帝擰著眉頭。

“如實說,少說了一個字,立刻讓人將你杖斃!”

丁樂賢連連磕頭,嚇得身子都在顫抖。

“寧側妃確實不如麵上純良,她平日裡給了奴才諸多好處,四殿下又一直寵愛她,奴纔不敢不聽她的話啊!”

他驚慌道。

“之前王……沈大小姐還在府裡的時候,寧側妃就處處針對她,讓奴才們將好的東西都搬到她的蘭苑,四殿下在的時候,就吩咐奴纔將她的膳食換成餿菜,故意跟殿下說沈大小姐虐待她……

還有蘭苑的丫鬟,已經換了好幾個,都是因為受不了寧側妃的折磨,求著我換彆的差事了……”

丁樂賢絮絮叨叨說了很多。

越聽,慕容羽的臉色越加難看。

心底的震撼,也越來越大。

丁樂賢口中的寧蘭雪,跟他印象中那個溫柔體貼,善良純潔的女子,截然不同。

就是一個扭曲猙獰的毒婦!

慕容羽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一旁的沈若惜。

之前他一直以為沈若惜惡毒善妒,處處針對寧蘭雪……

原來……原來竟是這樣的麼!?

“對了,還有綠枝

丁樂賢突然提到這個名字,讓慕容羽一激靈。

他轉頭:“綠枝怎麼了?”

“她……她其實不是自縊的

丁樂賢顫抖著道:“她的臉被寧側妃毀了,被殿下看到,之後側妃娘娘怕事情敗露,損壞自己在殿下心目中的形象,就命令奴才……將她封口了

話一出口,寧蘭雪再也忍不住了。

她怒聲道。

“狗奴才!你居然這樣詆譭我!我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我看明明是你逼死綠枝栽贓到我頭上!”

丁樂賢不樂意了。

“側妃娘娘,奴才說得都是實話,您不承認也冇用,奴纔有證據!”

他朝著慕容羽道:“殿下,奴才的枕頭下麵,有不少的銀票和首飾,都是側妃娘娘給奴才,讓奴才辦事的,奴才也是被迫的啊!”

“你胡說!丁樂賢,你滿口胡言亂語,信不信本側妃讓你絞了你的舌頭!”

“給我住口!”

秦海棠厲聲嗬斥。

她明豔的臉上,滿是嫌惡:“大殿之上,豈容你放肆?再嚷嚷,本宮先絞了你的舌頭!”

寧蘭雪一噎,死死咬著唇,一句話不敢說了。

慕容珩輕笑。

“四哥,這就是你冰雪善良的側妃?”

慕容羽動了動唇,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他沉下眼,即使內心對寧蘭雪有萬般質問和憤怒,但是也隻能壓下。

寧蘭雪丟人,他亦是跟著顏麵掃地。

“這些隻能說明寧氏人品欠缺,更今日落胎之事關係不大,九王弟似乎跑偏了

“四哥不必急,真相其實就在眼前

慕容珩語氣帶著幾分氣定神閒。

他看向一旁已經神色驚惶的張奇。

“聽說你是府醫,寧蘭雪的胎像,是怎麼一回事?”

慕容珩聲音淡淡。

但是卻似是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在頭頂,令他不敢抬眸。

“側妃娘孃的胎,一開始是挺穩的,後來……後來就出了點狀況……”

“什麼狀況?”

“就是……就是……胎像似是有點,不太穩……”

張奇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個準話。

慕容珩眸生厲色。

“看樣子是要嚐點苦頭,他舌頭才能捋直了,冷夜,帶下去

“是,主子!”

冷夜上前,剛準備將張奇帶下去用刑,就見他猛地磕頭。

“草民說,草民什麼都說……”

——

--風流不羈,但是實則是個講義氣有原則的人。但是今日這一遭,卻讓她看不懂了。“端王殿下,你就冇有什麼要解釋的?”“本王剛剛不是已經解釋了?喝醉了而已慕容修的臉上浮現一絲不耐。慕容珩問道。“你們二人怎麼會在這裡?”林秀怡委屈道:“翎王殿下,臣女是與睿王殿下一起在此處散心的,剛剛睿王殿下突然得皇上召見,離開了一會,臣女在此處等他,可是誰知端王殿下突然出現,就……”說著,她的眼眶忍不住紅了起來。林秀怡咬著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