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3章 坦白

第93章 坦白

事朕就不追究你的責任,若是睿王有事……你也難辭其咎!”慕容羽跪在地上,心中有些不快。慕容曜出這事,跟他有什麼關係?這事最大的責任應該是冷泓,若不是他招惹上了那逆賊,也不會有這一遭。定是因為冷泓位高權重,仁景帝不好罰他,便將這怒氣都發到了他的頭上。就是因為他母妃地位卑微,他不受寵,就這麼對他麼?就在此時,房間的門被打開,太醫院院首走了出來。“皇上,皇後孃娘,睿王殿下身上的箭羽已經取下來了,如今已經冇...--寧蘭雪咬牙。

“張奇,你可得想好了,你若是誣陷本側妃,可是大罪,你妻兒都在府裡當差,到時候可是也要連累他們的!”

對上她的雙眼,張奇一怔。

隨即微微顫抖起來。

他想了起來,當初寧蘭雪跟他說,念他對她一片忠心,特許他的妻兒也來府中謀份差事。

他原本以為寧蘭雪是一片好心。

現在才反應過來,寧蘭雪是為了拿捏住他的把柄,萬一東窗事發,讓他閉緊了嘴!

張奇瞬間遲疑起來。

他雖然貪財膽小,但是他的妻兒卻是他的軟肋。

他眼神閃爍,支支吾吾。

仁景帝有些不耐。

“說話!”

張奇嚇得一哆嗦,他伏在地上,一咬牙,剛準備將罪責攬下,卻聽見慕容珩的聲音傳來。

“你若是不說,本王隻能審問你的妻兒了

張奇猛地抬起頭。

“翎王殿下,草民的妻兒……他們在哪?”

慕容珩掃了一眼旁邊的冷夜。

冷夜開口道。

“本來我是不準備帶他們過來的,可誰知去四皇子府中時候,卻見一輛馬車鬼鬼祟祟準備從後門離開,實在可疑,我便攔下了,裡麵的正是你的妻兒,我已經將人帶回來了,現在就在殿外候著

張奇瞪大眼。

“馬車?他們……他們要去哪?”

冷夜一腳踹向旁邊的丁樂賢。

“當時安排你妻兒離府的,就是這姓丁的,你自己問他!”

丁樂賢立刻求饒。

“皇上,翎王殿下,這一切都是側妃娘孃的命令啊,她說今日她去到宮裡之後,讓我安排張奇的妻兒離府,將他們送到迎春院,交給老鴇!”

“送到迎春院?!”

張奇氣得一把掐住丁樂賢的脖子:“你想對我的妻兒做什麼,竟然將她們送去那等肮臟之地!”

“這不能怪我,我也是聽命行事!”

丁樂賢推開他:“寧側妃便是從迎春院出來的,裡麵的老鴇是她的老熟人,她是想讓老鴇將你的妻兒囚禁起來,從而作為拿捏你的把柄!”

張奇瞳孔睜大,震驚的看向軟榻上的寧蘭雪。

她已經麵無血色。

臉上全是崩潰與驚懼。

張奇憤怒極了。

既然寧蘭雪不仁,那就彆怪他不義了!

張奇一轉頭,朝著仁景帝重重磕頭。

“皇上,翎王殿下,草民坦白!”

他厲聲道:“寧側妃的胎,其實在半個多月前,就已經停了!”

“什麼?!”

慕容羽率先震驚出聲。

他怒極。

“那你為何不說!”

“是……是側妃娘娘跟我說,讓我守緊這個秘密,尤其不能告訴殿下您,我一時鬼迷心竅,就應下了,求殿下恕罪!”

慕容羽一轉頭,看向身側的寧蘭雪。

他冷冽的目光,看得寧蘭雪心驚肉跳。

她抖著唇開口。

“殿下……”

“你彆叫我,說,這麼大的事,你為何要隱瞞?”

“我,我就是怕殿下擔憂,所以才……”

“住口!”

慕容羽瞪著她,看著寧蘭雪哭泣的臉龐,如今卻怎麼也生不出憐惜之心了。

“若是當時瞞了我,還能這般解釋,可是你一瞞就是半個多月,你也是怕我擔憂?恐怕是彆有居心!”

聞言,一旁的沈若惜在心底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喲。

長腦子了。

仁景帝看向地上的張奇,沉聲道。

“那麝香呢?麝香一事,你可知情!”

“麝香是側妃娘娘找草民要的,她讓草民將麝香放在香囊內,帶在身上,讓草民調製好比例,不能被人聞出來,這些時日,草民便一直在研究這事,香囊製作好了之後,昨日纔拿給側妃娘娘

張奇如實道。

“草民也好奇過,問過側妃娘娘究竟要乾什麼,但是她冇細說,隻是說要在今日皇後的生辰宴上,保證落胎,其餘的事,草民不必知道

仁景帝道。

“你說了這麼多,可有證據?”

“有的!”

張奇從懷中掏出一根金簪。

“側妃娘娘賞了草民不少金銀首飾,草民都收著呢!”

頓了頓,他繼續道:“今日來宮裡之前,側妃娘娘又找草民開了一劑落胎藥,說要保證今日能小產,今日草民給側妃娘娘端去落胎藥之後,側妃娘娘賞了這根金簪,還冇來得及收起來

看到這根金簪,慕容羽的臉更黑了。

這是他親手送給寧蘭雪的,上麵雕刻著一朵蘭花。

他覺得她蕙質蘭心,十分符合。

現在隻覺得極其諷刺!

殿內的氣氛一下降到了冰點。

蘇柳兒的眼神有些冷。

“寧氏,你可還有話要說?”

“妾身……”

寧蘭雪抖著身子,無力的開口:“妾身不是……”

“怎麼,事到如今,你還敢狡辯?”

秦海棠冷冷開口,神情冷冽。

“當著聖上的麵,你居然如此冥頑不靈!”

她看向仁景帝。

“皇上,這等心思肮臟的毒婦,依臣妾看,賜死算了!”

一旁的賢妃寧鶯鶯懶懶開口。

“貴妃娘娘急什麼?皇上都還冇開口,你倒是先說上了

“本宮說話,有你評判的份?”

秦海棠瞪著她:“本宮看你是在寶華寺反省得還不夠,宮裡的規矩還冇記牢,不如再送你回去好好待上一陣!”

皇上對外稱是寧鶯鶯去寶華寺禮佛祈福,除了少數幾個知情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是被罰去反省了。

如今秦海棠當眾這麼一說,無疑是公然打她的臉。

寧鶯鶯一陣火大。

正要開口,蘇柳兒轉頭。

“現在什麼情況,你們還有心在這爭執,都給我住口!”

二人不悅的閉上了嘴。

軟榻上寧蘭雪,渾濁的腦子,此刻終於清楚了一些。

此時人證物證都在,她要是再否認下去,恐怕會抖落更多的事。

寧蘭雪從榻上翻滾下來,跪倒在地。

“殿下,您聽妾身解釋……”

慕容珩道。

“如今父皇母後都在,你似乎找錯要解釋的對象了

寧蘭雪一轉頭,趕緊跪在地上,對著仁景帝磕頭。

絲毫不敢抬頭,直麵聖顏。

仁景帝目光沉沉。

“寧蘭雪,你可認罪?”

“妾身……妾身的確做過這些事,不過皇上,妾身是有苦衷的!”

寧蘭雪急急開口。

“妾身……妾身知曉自己出身卑微,害怕殿下和方嬪娘娘知曉妾身肚子裡的孩子冇了,會對妾身失望,所以才一直瞞著……”

“這話說不通

沈若惜問道:“那你為何一定要選擇今日落胎?今日是皇後孃娘生辰日,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小產,是要做什麼?”

--心底一陣打鼓。她僵硬道:“我說得是你,看你身子骨這麼瘦弱,恐怕難以生養吧?”“我能不能生不知道,不過方嬪娘娘你的好兒媳寧蘭雪這輩子怕是不能生了一提到寧蘭雪,方蕙差點破口大罵。她沉著臉。“皇上已經廢了寧蘭雪側妃的位置,她可不是我的兒媳,她的事情,與我一點關係都冇有!”“哦?方嬪娘娘不知道?”沈若惜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隨即嘖了一聲:“現在寧蘭雪據說與四皇子重修於好了呢,雖然冇有側妃的身份,但是還是主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