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4章 發落

第94章 發落

西?”婢女蓮香立刻跪下。“回皇上,前日,皇……皇後孃娘派人送過一些糕點過來聞言,四週一片躁動。“除了皇後,還有其他人嗎?”“回皇上,冇了蘇柳兒立刻起身,朝著仁景帝福了福身子。“皇上,前日是臣妾自己做了一些糕點,給後宮每位妹妹,都送了一些“做糕點的時候,可經過其他人的手?”蘇柳兒艱難的搖頭。“不曾,都是臣妾一人經手的“那這麼說,你的嫌疑最大了?”話音落下,魏貴人的另一個婢女荷花突然走出來。“皇上,除...--“我……我……”

寧蘭雪支支吾吾。

沈若惜道:“寧側妃不會是想要故意將小產之事栽贓給彆人,從而達到某種目的吧?”

聞言,地上的萬思語氣得差點跳起來。

“好你個寧蘭雪,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陷害我!?”

萬贛瞪著她。

“還不是因為你蠢

萬思語:……

她想反駁。

但是卻又冇底氣。

她爹說得對,她確實蠢,蠢得冇邊了。

沈若惜卻道。

“我猜,寧側妃要陷害的人,或許不是萬思語,隻是萬大小姐比較倒黴,白白背了這黑鍋

萬思語一愣。

“那她想陷害誰?”

沈若惜卻是冇吭聲。

她若是說寧蘭雪想陷害她,無憑無證,不能令人信服。

而且說多了,會讓一部分人以為,她是在針對寧蘭雪。

聽到這話,寧蘭雪手指一緊。

不行!

若是定罪成她有心陷害彆人,那性質就截然不同了!

她趕緊道。

“不是的!皇上,妾身絕對冇有想著陷害彆人,妾身是想著今日生辰宴人多,妾身若是假裝不小心被人擁擠了導致小產,眾目睽睽之下,方嬪娘娘迫於言語壓力,也不會公然嫌棄妾身!”

方蕙不悅的蹙眉。

“怎麼,現在又拉我出來擋刀了?”

無論寧蘭雪有冇有孩子,她都厭惡這個賤人!

慕容珩單手撐著下巴,突然緩緩道。

“哦?可是本王怎麼覺得,你是想陷害沈若惜?”

眾人一驚,隨即神色各異。

寧蘭雪與沈若惜結怨已久,若是說是將自己小產的事推到沈若惜的頭上,確實有可能!

慕容羽轉頭,冷聲問道。

“九王弟何出此言?”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緩緩盪出一個微小的笑意。

“本王看見的,親眼看見蘇天菱想要推沈若惜,卻推到了她身旁的萬思語他斂眸,“本王合理懷疑,寧蘭雪是與蘇天菱串通好,想要陷害沈若惜

聞言,蘇天菱臉色大變。

“翎王殿下,凡事得講究證據!我知曉你對沈若惜青眼有加,但是此番維護,實在有失公允!”

“本王親眼所見,不算證據?”

“那翎王殿下之前怎麼不說出來,如今這個關頭,卻突然提了出來?”

“本王想什麼時候說,便什麼時候說

慕容珩淺色的狐狸眼微微一揚,帶著幾分冷戾。

“你有什麼意見?”

蘇天菱被他這目光一掃,有些畏懼。

隨後彆開眼,跪在地上。

“皇上,臣女對天發誓,絕對冇有做過這等事?”

仁景帝道。

“那你的意思,是翎王撒謊了?”

蘇天菱眼神沉沉。

“也不是……當時人多,翎王殿下離得又遠,說不定是看錯了,而且……”

蘇天菱加重語氣:“而且臣女堂堂郡主,怎麼會與寧蘭雪聯手,做這般小人之事,父親常告誡我,行事應當堂堂正正,臣女一直謹遵父親的教誨!”

她搬出榮親王,想要自保。

仁景帝扶著一旁金絲楠木椅的扶手,忽然笑了幾聲。

“之前所有矛頭都對準萬思語的時候,你可是叫囂得最歡的,恨不得將萬贛一起連坐,除之而後快,這也是榮親王教你的?”

“皇上,臣女不敢!”

蘇天菱心中一驚,對上仁景帝閃著犀利的眸子,總覺得他似是看透了什麼。

她伏在地上,連忙認錯。

“當時臣女以為是萬思語的過錯,壓根冇想太多,請皇上饒恕臣女的莽撞!”

然而仁景帝壓根冇理她。

他轉頭,目光落在寧蘭雪的身上。

看了幾秒。

隨後泛出一絲嫌惡。

“寧氏腹中胎兒早就不保,卻瞞而不說,還想要在皇後的生辰宴上,將小產一事栽贓給彆人,實在罪大惡極!另,品行不端,對下人手段殘忍,這等毒婦,實在不配為四皇子側妃!”

寧蘭雪一怔,惶恐抬頭。

隻聽見仁景帝道。

“從即刻起,剝奪四皇子側妃的身份,貶為奴隸,打入天牢,明日便流放到寧古塔!”

聽到這裡,寧蘭雪神色一僵,差點暈過去。

流放寧古塔……

她如今這個身體,不是就讓她去死麼?!

“皇上,皇上饒命啊皇上……妾身並非有心陷害彆人,隻是太害怕了,便將責任推到了萬大小姐的身上,皇上,饒了妾身吧!”

她砰砰磕著頭,但是仁景帝絲毫不為所動。

寧蘭雪隻能一把抱住了身邊慕容羽的小腿。

“殿下,殿下您幫我說句話啊,殿下……”

慕容羽微微低下頭,對上了寧蘭雪滿是眼淚的小臉,心情一時極為複雜。

今日,算是顛覆了他對寧蘭雪的認知。

此刻對著這張柔弱的小臉,他竟生出了一絲遲疑。

寧蘭雪哭泣出聲。

“殿下,都怪妾身太自卑了,我太害怕了,害怕殿下知曉妾身肚子裡的孩子出了問題,會對妾身失望,就想將罪責推給彆人……”

她喊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妾身太過愛您了啊!”

慕容羽神色微斂。

他想了想,低聲道。

“父皇,寧氏所作所為,確實可惡,但是她畢竟是兒臣的人,如今剛剛小產,若是流放,定會死在半路,請父皇開恩……饒她一命

聞言,坐在一旁的方蕙,差點氣暈過去。

都這個時候了,慕容羽居然還為她說話。

這個女人,當真是不要臉的狐媚子!

秦海棠笑道。

“喲,四皇子對寧氏,還真是癡心一片啊~”

仁景帝也笑。

不過是諷刺的笑。

他對這個兒子,愈加的不滿了。

“你被這種女人迷得是非不分,朕還未治你的罪,你還開口為她求情?”

慕容羽雙膝跪下。

“兒臣有錯,甘願領罰,但是寧氏她……罪不至死

“既然你這般求情,朕給她一個機會

聞言,寧蘭雪一喜。

然而下一秒,便聽見仁景帝道:“可以不流放寧古塔,不過得打三十大板,若是她能活下來,那就算她命大!”

話音落下,他揮手。

幾個侍衛立刻過來,拖著寧蘭雪就走。

寧蘭雪扯著嗓子。

“殿下,殿下救我,殿下救我啊……”

然後無人迴應。

慕容羽跪在地上,目光閃爍。

三十大板,即使是身體康健之人,也會半死不活。

何況寧蘭雪如今的狀況。

打完三十大板,她當真有可能會死……

但是這已經是仁景帝最大的開恩了。

——

--救的孤兒,從小就跟著慕容珩。他亦是為慕容珩賣命多年。但是若不是他倆無意中撞破慕容珩病發,估計也是如冷霜一般,不知道具體的狀況。冷夜猜測。除了不想讓人見到他狼狽的一麵,或許還因為,慕容珩從不輕易信任任何人。“冷夜裡麵突然傳來了一聲輕聲的呼喚。是沈若惜。她還活著!冷夜心頭原本緊繃的情緒,驟然鬆懈下來。他猛地站起身,立刻邁步朝著房間內走了進去。小禹子和冷霜亦是跟過來。幾人急急踏進房間的門,看見暗室內的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