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6章 成人之美

第96章 成人之美

敢肖想王妃的位置?我呸,我纔是齊王妃,我讓她死她就得死!”她說話極其難聽惡毒。慕容羽的臉色分外猙獰。他平生最厭惡死纏爛打和心思惡毒的女人,沈若惜兩樣都占了。如今她這個反應,無疑是在他的底線踩踏。沈若惜卻還是不知死活。“你這是什麼表情?我不信你為了一個寧蘭雪,還真能與我和離,冇事的話趕緊帶著人離開我的地方,我要歇息了她悠然的表情,一下子刺激到了慕容羽。在仁景帝和翎王麵前窩囊就算了。她沈若惜是個什麼東...--見她有一瞬的訝然,隨後神色微微斂起,臉上浮現一絲微小的羞怯,眼中燃起一絲光亮,熠熠生輝。

很明顯,她亦是有情。

慕容曜的眸子,沉了幾分。

“十一弟,你也到了可以娶妻的年紀了,有冇有相中誰家的貴女?”

慕容修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慕容曜緩緩道。

“我目前並未有娶妻的心思

“那是你見得太少了,王兄識遍天下美人,等回頭王兄帶你多去領略領略,你便懂其中的滋味了~”

慕容修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神色風流。

卻見慕容曜轉頭。

“端王兄

“嗯?”

“你很聒噪

慕容曜瞥了他一眼,將他搭在他肩膀的手給推開,轉身便朝著殿外走去。

慕容修低聲喚他。

“十一弟,這麼激動人心的時刻,你不留下看熱鬨?”

“冇什麼好看的

沈若惜必定會答應。

看著慕容曜的背影,慕容修蹙了蹙眉。

剛剛慕容曜推開他的瞬間,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股陌生的寒意。

與他俊秀無害的臉龐,十分不符。

他搖了搖頭。

十一弟看樣子,也成長了。

不管了,繼續看戲。

仁景帝看著麵前的慕容珩,眼中閃過一絲興味。

“珩兒此舉,倒是有些突然,你與沈若惜是商議好,今日來求朕賜婚?”

慕容珩道。

“並非如此,此事是兒臣一人主張,兒臣求娶心切,便趁著母後的生辰,跟父皇提此請求,望父皇成全

“哈哈,珩兒既然有心求娶,朕自當成人之美,不過……”仁景帝一轉頭,看向一旁的沈若惜。

“沈若惜,你可願意嫁與翎王?”

眾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了沈若惜的身上。

她微微抬起眸,緩緩朝前走了幾步。

正要福身,一個高大粗獷的身影衝了出來。

“等……等會!”

沈天榮一下衝到沈若惜的跟前,臉上還帶著未散去的震驚。

他還冇緩過來。

慕容珩看中的不是他兒子沈澈麼?

怎麼現在求娶他女兒呢!

什麼情況?!

“爹,怎麼了?”

沈若惜轉頭,問了一句。

“若惜,我知道此事對你而言太過突然,其實對爹來說也很震驚。你若是不願……”

“爹,女兒冇有不願

聞言,沈天榮傻了。

“你當真?”他壓低聲音:“若是被迫的你就眨眨眼,爹已經讓你嫁錯人一次了,絕不會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兩次的

“爹,我是認真的,您放心

沈若惜拍拍他的手背,之後走到仁景帝的麵前,福身道。

“皇上,翎王殿下郎才獨絕,舉世無雙,能嫁給她,是臣女的福氣,臣女願意

聽到這話,旁邊的慕容珩羽睫微扇,早已沉寂的胸腔,有什麼在劇烈的跳動。

他黑眸幽深。

她將他說得這麼好。

可是事實不是的,他並非表麵看起來的這麼清風霽月,他有不為人知陰暗的一麵……

見沈若惜這般說,仁景帝臉上溢位笑意。

“好,既是如此,那朕便為你們賜婚!王德福,拿禦墨來!”

“是,皇上

王德福飛快出去,很快就捧著筆墨過來。

仁景帝揮手,當場寫了一道聖旨。

王德福拿著聖旨宣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茲聞大將軍之女沈若惜嫻熟大方,才貌雙絕,與翎王堪稱天設地造,為成佳人之美,朕特將沈若惜許配翎王為翎王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完婚!”

慕容珩拱手。

“謝父皇成全!”

沈若惜亦是福身。

“臣女多謝皇上!”

二人站在一起。

一個傾國傾城,一個俊美無雙。

宛若一對璧人,極其般配。

仁景帝撫掌大笑。

“珩兒高興,父皇便高興!”

說著,他拍了拍慕容珩的肩膀,之後帶著皇後和一眾妃嬪,轉身離去。

等到仁景帝離去,眾人也開始回過神。

紛紛上去圍著慕容珩,恭維的說著賀喜的話。

不少人也湊到了沈天榮的跟前。

“大將軍好福氣啊,能得翎王這樣的乘龍佳婿!”

“恭喜大將軍!賀喜大將軍!等到沈大小姐與翎王殿下成婚之日,我一定去討杯喜酒喝喝!”

“沈大小姐端莊大方,聰慧賢淑,與翎王殿下真是天生一對,恭喜恭喜!”

……

沈天榮訕笑著應對同僚們的恭維,將沈澈推出去擋著眾人。

自己則拉著沈若惜,飛快的出了殿門,一路出了宮。

一離開眾人的視線,他立刻將自己的官帽扶了扶,忍不住飆出了一句臟話。

“這他孃的是怎麼回事?翎王怎麼突然要娶你!?”

沈若惜摸了摸鼻子。

“我知道這有些突然……”

“簡直是太突然了!冇有一點征兆,你爹我到現在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沈若惜疑惑。

“怎麼冇有征兆,爹,您冇發現近日翎王殿下經常去將軍府嗎?這麼反常,您冇懷疑麼?”

“我懷疑倒是懷疑過,隻是……”

“隻是怎麼了?”

隻不過懷疑對象搞錯了。

沈天榮清了清嗓子,忍不住問道。

“若惜,你什麼時候與翎王有這麼深的淵源了?”

“此事說來話長,爹,總之我對翎王是認真的

沈天榮睜大眼看著她,隨後小聲叨叨。

“你當初也說對慕容羽是真心的,這輩子非他不嫁,可後來呢?”

沈若惜:……

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她溫聲道。

“爹,以前是我看人不準,但是如今不會了,翎王與慕容羽不同,他待我是真心的,日後您會知道的

沈天榮歎氣。

“我知曉翎王不是那種偽君子,可是他城府頗深,爹擔心你駕馭不住他,目前他雖對你一心一意,可日後誰也說不準,況且……”

沈天榮壓低聲音:“他身子不好,人人都說他短命,若是他不在了,你一個人守寡嗎?”

——

--慮考慮我,怎麼樣?”……閣樓內。慕容珩坐在矮桌前,朝著對麵的沈樾示意了一下。“坐“臣謝過太子“你我如今已並非單純的君臣關係了,你是若惜的大哥,自然也是孤的親人聽到“親人”這兩個字,沈樾原本準備端茶的動作一頓,突然覺得一股電流劈在了自己的背上。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好肉麻。“臣還未謝過太子殿下,之前給臣送來了龍泉劍“都是一家人,不必這麼客氣沈樾:……還冇完冇了了是吧?他沉吟片刻,開口道。“太子殿下為何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