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7章 說你腦子不好

第97章 說你腦子不好

豔。隨即感慨,上天果然公平。給了他盛世美顏,卻又讓他少了男人的尊嚴。眼神不由得又多了幾分同情。“怎麼了?”慕容珩轉頭,對上她的目光,有一絲疑惑。沈若惜走近,歎息一聲。“今天你去將軍府,我還以為你是特地去看我的“確實是“那後來怎麼走了?”“你們父女很久冇見,我估計你們應該有很多話要單獨聊聊沈若惜托著腮,笑了。“原來翎王這麼貼心?”慕容珩也笑。“我一直很貼心,你以後就知道了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淡淡,甚...--私心裡,沈天榮並不想沈若惜嫁給慕容珩。

他再怎麼好,身體不行都是白搭。

沈若惜餘生還長,難不成就一個人孤獨終老?

“爹,我知道你的顧慮,但是女兒和離之後,原本打算終身不嫁的,如今遇上翎王,纔有此念頭,況且世事無常,與其考慮日後怎麼樣,不如過好當下

見她態度堅決,沈天榮也不便多言。

父女二人正準備上馬車,突然見身後追上來兩個人。

“大將軍留步,沈大小姐留步!”

萬贛拖著一臉不情願的萬思語,朝著二人飛奔而來。

他扭著肥胖的身子,到了二人跟前後,已經出了一臉的汗。

沈天榮道。

“萬尚書有何事?”

“大將軍,今日殿上之事,臣還未對沈大小姐好好道一聲謝,實在是過意不去,沈大小姐,多謝今日搭救之恩!”

萬贛拱手行禮。

沈若惜伸手將他扶起。

“萬尚書是長輩,又身居要職,臣女如何能受您如此大禮

“受得起!沈大小姐對小女是救命之恩,自然受得起,再說您如今與翎王殿下已經定親,也是未來的翎王妃,更受的起了!”

說著,他一把將萬思語向前推了推。

“臣這逆女之前與沈大小姐之間,有些誤會,今日她特地想要過來,與沈大小姐當麵道歉

萬思語:?

她什麼時候說過了?!

但是對上她爹嚴厲的目光,萬思語慢吞吞的低下了頭。

“沈若惜,之前是我不對……我日後再也不會找你麻煩了

她嘟囔了一句。

不管怎麼說,沈若惜確實是幫了她的大忙,這聲道歉也是應當的。

沈若惜溫和一笑。

“你雖然確實找過我不少麻煩,但是都僅限於嘴上功夫,實質上並未對我造成什麼傷害,況且上次萬尚書已經教訓過你了,相信你以後一定會改的

萬思語一愣,總覺得這話有點怪怪的。

不等她反應過來,沈若惜已經與沈天榮上了馬車,緩緩離開了。

萬思語轉頭看著萬贛。

“爹,沈若惜什麼意思,我怎麼覺得她話裡有話?”

萬贛有些嫌棄的瞥了她一眼。

“冇聽出來?沈若惜這意思是你隻會口舌之爭,還不夠對她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打擊,換句話說,你腦子不好,她不跟你計較,你日後改正

“什麼?!”

萬思語跳腳。

“好個沈若惜,我誠心道歉,她居然嘲諷我!”

萬贛冷哼一聲。

“你激動什麼?我覺得沈若惜說得很有道理

“爹,我可是你親生的啊!”

“還說呢,你爹我一世英名,也不知道怎麼生出了你這個腦子

萬贛搖搖頭,轉身上了馬車。

萬思語正準備也上去,突然聽見後麵有人喊她。

“萬大小姐!”

萬思語一轉頭,見林秀怡帶著丫鬟,緩緩走來。

“林秀怡?”

萬思語站住腳步:“怎麼了?”

“萬大小姐,剛剛殿內的事,你也看見了

林秀怡垂著眸,眼中是難掩的不甘:“今日翎王殿下親自求賜婚,實在令人震驚,我,我有些接受不了

“所以呢?”

“萬大小姐,我知曉你孃家與皇後孃娘有些淵源,你能不能去探探訊息,翎王殿下為何突然要娶沈若惜?”

聞言,萬思語撇了撇嘴。

“還能因為什麼,肯定是翎王喜歡她啊

“那也不一定……”

林秀怡眸光閃爍。

將軍府有兵權,對翎王來說,是助力。

但是她父親貴為太傅,也能在朝堂之上幫襯他的!

她愛慕翎王這麼多年,而且之前慕容明鈺明明說,皇上和皇後,是有意將她許配給慕容珩的!

如今卻得到了這種結果,她接受不了!

“萬大小姐,你若是不便與皇後孃娘說道,能不能出個麵,讓我見一麵皇後孃娘?”

萬思語擰眉。

“你要見皇後孃娘乾什麼?”

“我實在心有不甘,若是翎王殿下的另一半,的確是個舉世無雙的世家貴女,那我無話可說,可是沈若惜一個和離女子,如何能配得上翎王殿下?”

聞言,萬思語擰眉。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配得上翎王殿下了?”

林秀怡挺直胸膛,清麗無雙的臉上,閃過一絲傲意。

“與她沈若惜相比,我的確更有資格

聞言,萬思語忍不住在心底翻了個白眼。

“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還挺自戀的?”

“萬思語,你這話什麼意思?你不是也很討厭沈若惜麼?”

“我是討厭沈若惜,但是現在更討厭你!沈若惜再怎麼不好,那也是翎王殿下選中的人,你就算不甘心,也改變不了什麼!”

萬思語轉身,爬上馬車:“對了,我還得再多說一句,雖然你跟沈若惜並稱‘京城雙姝’,但是單看長相,我覺得沈若惜更勝一籌

說罷,她一頭鑽進馬車的車廂,悠然離去。

剩下林秀怡站在原地,整張臉都氣紅了。

她絞著手裡的帕子。

萬思語不幫她,她自己再尋彆的法子進宮!

她絕不甘心就這樣算了!

*

後宮。

蘇柳兒與一眾妃嬪,與仁景帝分開後,便朝著後宮的方向走去。

眾人擠在一起,低聲說著今日殿內的事。

今日先是寧蘭雪落胎,後又是翎王求仁景帝賜婚。

熱鬨看得夠夠的。

一眾人中,方蕙的臉色最為難看。

偏偏秦海棠一扭頭,懶洋洋的道。

“方嬪,如今都什麼情況了,你還有空回宮?本宮要是你,一定得去四皇子的殿下,親手解決了寧蘭雪那個禍害纔好!”

方蕙神色不悅。

“貴妃娘娘說話得三思,皇上都說饒了寧氏一命,嬪妾又何必摻和

“也是,你若是去動寧蘭雪,四皇子怕是要與你拚命,畢竟他對寧蘭雪可是一片情深,實在讓人驚歎啊~”

秦海棠笑出聲。

方蕙臉都綠了。

一旁的賢妃寧鶯鶯慢悠悠的道。

“貴妃娘娘又何必在此時挖苦,方嬪已經夠慘的了,你卻還說出這番話,實在太過苛刻

“怎麼,你有意見?”

秦海棠白了她一眼:“彆以為頂著一張冒牌貨的臉就以為有恃無恐,皇上這次隻是罰你去寶華寺,下次說不定就直接送你出家!”

“你……”

“你有空跟本宮在這頂嘴,還不如想辦法好好保養你那張臉,等哪天要是不像了,你的好日子可就到頭了

說罷,秦海棠摸著自己的指甲套,慢悠悠的朝著自己的福陽宮走去。

等離開眾人視線,她身側的慕容明華道。

“母妃,您何必惹她們不快,遭她們怨恨?”

--……其實,其實沈大小姐用的毒,我並不清楚……”聞言,陸瓊睜大眼。“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其實我對毒藥,並不瞭解……”“杜義山!當初喚你過來看藥方,你不是說你對毒也頗有深究,能夠勝任此事麼!”“我撒謊了,其實我對用毒這塊壓根不太懂,當初這麼說,也是因為怕夫人和世子覺得我冇用,從而對我失望,再也不會重用我……”陸瓊勃然大怒。“就因為這點事,你居然撒謊騙我們!杜義山,枉我武定侯府這麼多年,對你照應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