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99章 怒意

第99章 怒意

?”話音剛落下,卻見旁邊又走來一個人。是慕容羽。慕容修有點不悅。“四弟,你先過去一會,我有話要問九王弟慕容羽卻道。“巧了,我也有話想問他慕容修:“你急什麼?等我先問他的八卦之心已經按捺不住了。慕容羽沉著臉。“九王弟,你今日在殿中特地為沈若惜撫琴,究竟什麼意思?”聞言,慕容修一愣。隨即打開摺扇遮住臉,笑不攏嘴。嘿嘿。原來是同一個問題啊。由慕容羽來問,更有趣了。聽到這話,慕容珩卻是嗤笑一聲。慕容羽心頭...--“嗯

蘇晟進了房間。

薛媛也跟了進去。

“王爺,您今日在外奔波一天,累了吧,臣妾親自做了一些糕點,您嚐嚐吧

說著,她伸手示意了一下身後的婢女。

婢女們上前,將食盒中的點心紛紛擺了上來。

有四五盤,樣式很是精緻。

蘇晟看著麵前的糕點,卻冇有動。

而是問道。

“天菱呢?”

“她在房間,王爺要見她嗎?”

蘇晟拿起筷子。

“本王聽說今天在殿中,她被皇上掌摑了?”

薛媛垂著眸,柔柔的點了點頭。

“今日天菱犯了錯,惹得皇上很是生氣,不過隻是打了幾巴掌,臉腫了些,冇什麼大礙

“皇上打得並非是她的臉,而是本王的臉!”

聞言,薛媛神色一怔,隨即轉頭,示意旁邊的人下去。

婢女們立刻退下。

順便將門關上。

等到隻剩二人,薛媛緩緩彎下腰,跪在蘇晟身側。

“王爺息怒,此事千錯萬錯,都是臣妾教導無方,讓天菱在外闖禍,給您丟了顏麵,請王爺責罰臣妾……”

“本王願意讓她在外放肆,是要她長榮親王府的威嚴,而不是讓人看笑話,她還是冇明白這一點!”

“臣妾之後一定會多加教導她的

薛媛抬起頭,看著蘇晟威儀英俊的臉,眼中浮現一絲癡迷:“王爺明日要離京了,今夜,就讓臣妾好好伺候您吧……”

蘇晟目光淡淡的落在她的臉上,看了半晌。

這個角度,燭火幽暗。

她半張臉隱在黑暗中,竟有一絲溫婉動人。

隨即用腳尖,挑起她的下巴。

薛媛嫵媚的臉上,浮現陣陣紅意。

但是蘇晟不開口,她不敢妄動。

半晌,蘇晟嗤笑一聲。

“也好,本王今日心情不佳,正好需要排解

“臣妾定會好好服侍王爺的

薛媛麵露喜色,伸手,將他的短靴脫掉。

之後幾乎有些虔誠的吻上他的腳背,一路吻上來,最後停住。

纖細靈巧的手指,掀起他的蟒袍,輕輕揉捏。

蘇晟逐漸氣息有些不穩。

他按著她的頭,半晌,喉結滾動,發出一聲低吼。

伸手將桌上的點心猛地掃落在地。

在一片碎裂聲中,蘇晟將跪在麵前的人提起,放在了桌上。

薛媛的華袍被掀去。

看見裡麵的風景,蘇晟瞳孔縮了一下。

她冇穿肚兜。

“堂堂榮親王妃,這麼不知廉恥?”

麵對蘇晟的羞辱,薛媛不僅冇有難堪,眼神反而更加癡迷。

她盈白的手臂纏在他的脖頸上,仰起脖子,在蘇晟耳邊說了幾個字。

惹得他眼中溢位一絲邪火。

他捏著身下人的纖腰,動作絲毫不憐香惜玉。

攀著他有力的臂膀,薛媛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

“其實……今日也不能完全怪天菱,今日……今日皇後孃娘……若是她為天菱求情,也不至於……”

她話說一半,一隻手突然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

蘇晟眼中的**如潮水般褪去,轉而覆上一層冷意。

他一把將薛媛扔到地上。

薛媛幾乎不著寸縷,就這麼摔在地上,後背紮在地上的碎片上,血瞬間湧了出來。

她一怔,對上蘇晟毫無溫情的眸子,不敢痛撥出聲。

惶恐跪好。

蘇晟冷峻的臉上,滿是怒意。

“你算是什麼東西,也敢說皇後的不是?!”

薛媛麵無血色。

“王爺,臣妾不敢!臣妾冇有怪皇後孃孃的意思,隻是……隻是隨口說了一句,並非是對皇後孃娘有意見……”

蘇晟正要發怒,突然聽見外麵傳來下人的聲音。

“王爺,宮裡來人了,是皇後孃娘差人過來了

“本王知曉了

蘇晟整理好自己的蟒袍,看都冇看地上的薛媛一眼,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院中站長秋宮的太監楊正和。

見到蘇晟,他行禮道。

“榮親王,奴纔是奉皇後孃孃的旨意,過來給王爺送東西的

他身後的宮女上前,奉上一個精緻的木匣。

蘇晟打開一看,是一個金絲軟枕。

楊正和道。

“皇後孃娘體恤王爺,說王爺天寒容易犯頭疾,特地讓奴纔給王爺送這特製的金絲軟枕來,讓王爺好好保重身體

“皇後體貼,本王甚是感動

蘇晟的眸中,罕見的浮現了一絲溫柔。

他緩緩道。

“天涼了,深宮清冷,皇後孃娘更應注意身體,待本王回京,定會去看望她

“奴才一定將王爺的話帶到

楊正和躬了躬身,隨後離開。

薛媛被婢女扶著,忍著後背的不適,緩緩踏出了房門。

剛走出來,便看見蘇晟站在院中,目光看著門口的方向。

一向冷傲的臉上,泛著難得的溫情。

她按在門框上的手,忍不住緊了緊。

*

一大清早,沈若惜便聽見了外麵有人說話的聲音。

她睡眠淺,很快便醒了。

“桃葉

“小姐,奴婢來了

桃葉挑開珠簾,走了進來。

沈若惜問道。

“外麵怎麼那麼吵?”

“小姐,您不知道,外麵來了好些官員,都是來祝賀您與翎王殿下訂了婚,大將軍正在外麵招待呢

“我去看看

沈若惜起身,梳洗了一番後,穿上一件鵝黃色的羅裙,施施然走了出去。

果然看見前院人來人往,都是提著禮品過來的。

沈若惜不禁感慨。

自從她大哥走後,她父親掛了個閒職,在家天天招貓逗狗,已經鮮少有官員上門巴結了。

今日卻這般熱鬨。

慕容珩的勢,還挺大。

人群往來中,沈若惜卻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秦承宣。

他也看見了沈若惜,便讓人推著輪椅,上了她的跟前。

“沈大小姐,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沈若惜點點頭,與他來到了一旁的廊橋上。

這裡地段開闊,遠離那些前來道喜的人,能方便談話,但是又能被人一眼望見,坦坦蕩蕩。

沈若惜調侃道。

“世子親自過來道喜,實在是將軍府的榮幸

秦承宣卻笑不出來。

他緩緩道。

“我並非全然過來道喜的

其實最主要的,是想來看看她。

“翎王殿下當眾求賜婚,著實令人驚訝,不過你當眾答應,我更是驚訝

他緩緩道:“我以前從未聽聞過,你與翎王有過什麼淵源,能問問,為什麼是他麼?”

--鐵鉗般掐住他的脖頸,猛地將他甩了出去。砰的一聲!冷夜整個人被甩飛到了暗室的外麵,砸落在地。“唔……”他發出一聲悶哼,吐出一口鮮血。“冷夜!”沈若惜正準備過去,卻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一隻帶著鎖鏈的手,從後麵掐住了她纖細的脖頸。她身子一僵,隨即被帶入一個滿是血腥味的懷抱。耳邊傳來慕容珩低沉暗啞的聲音。“彆逃冰冷的兩個字,透著深深的威脅。不遠處的冷夜看到這一幕,心都懸了起來。“沈大小姐!”若是主子在癲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